福音邊緣群體禱告系列

以星空為蓬,大地為家非洲遊牧人

以星空為蓬,大地為家
非洲遊牧人

親愛的代禱夥伴們,本月是為期一年的FPG群體代禱計劃的尾聲,我們的禱告將來到非洲的大草原與荒漠,守望那些在黃沙烈日、黝暗星空下,四海為家的遊牧人。

國際事工差會(SIM)的宣教士杭特(Hunter)投注多年的心力,接觸遊牧民族,他告訴我們,直至21世紀,遊牧民族當中只有非常少數的基督徒,見證我們這位榮耀的救主。向他們宣教是十分艱難的,因為這意味着,要在充滿挑戰的生活條件下,跟他們一起旅行。例如,水源往往是不穩定的。曾有一時,狂熱的穆斯林接觸這些部落,他們不惜一切代價,想將伊斯蘭信仰帶給這些族群。

這個月,你的禱告會參與在將福音傳給非洲遊牧民族的過程。禱告能軟化人心,大山亦會被移除。你準備好接受這個禱告的挑戰了嗎?

註:Frontier People Groups 福音邊緣群體,未得之民中福音率最低的群體。瀏覽更多關於 Frontier People Groups

7月2021 整理 ISA

在全球多數人為金融海嘯、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發愁惶恐時,非洲大陸逐漸消失的草原區,宛如另一個平行時空。遊牧人巴布魯帶着一家人,和數十隻羊群、駱駝,行走在攝氏47度的高溫裡,放眼望去四周是無垠荒漠,連個綠蔭也沒有。他們為了尋找草場與水,已經整整走了一週,人與牲畜都無精打采。近十年的干旱,奪去了他過半的牲畜。

氣候難民,無「雨」問蒼天

對與自然共生的遊牧人而言,「全球極端氣候」帶來的干旱、降雨異常,才是生活中最嚴峻的考驗。而且從數十年前,全球暖化就開始嚴重衝擊非洲國家,草場、耕地不斷被沙漠化或暴雨侵吞,把原本就經濟脆弱的非洲,逼向更貧窮的深淵。

一個遊牧部落的領袖說,族人每天失去數百頭牛羊,六成家庭因為旱災,而被迫改變傳統生活。曾以大地之子自豪,以日月為伴、山河為家的他們,漸漸過着定居或半定居生活,倚賴城市的糧食救助生存。

▪ 兩大宗教在非洲摔角 ▪ 基督教會在非洲失了陣腳
▪ 兩大宗教在非洲摔角
▪ 基督教會在非洲失了陣腳

兩大宗教在非洲摔角

在為他們禱告之前,我們先來了解過去伊斯蘭教是怎麼贏得非洲人的心。今天,基督教和伊斯蘭教是非洲最大的兩個宗教信仰。兩者都派出宣教士到非洲大陸,持續為贏得非洲人的心靈和思想而角力。

在伊斯蘭教到來之前,非洲人的傳統信仰是多神論,但他們相信有一位至高神領導眾神。非洲人也崇拜祖靈。泛靈信仰(萬物有靈論)是非洲宗教的共同特色,他們相當敬畏自然界的力量;或許是人在瞬息萬變的大自然面前,深感渺小且禍福難測,於是他們想藉由安撫神靈,來求取平安及豐收。

非洲的傳統信仰還有幾個特色:他們沒有文字經典,信仰皆由家庭口傳;也從沒有創始者、改革者,更不會差派宣教士到其他族群去傳教。

基督教會在非洲失了陣腳

伊斯蘭教在西元七世紀來到非洲,當時穆罕默德還在世。西元614年,穆罕默德的門徒在阿拉伯遭遇迫害。穆罕默德鼓勵他的23位門徒到阿比西尼亞(Abyssnia)重新安頓,也就是現今的衣索比亞(或譯埃塞俄比亞)。當他們抵達衣索比亞時,得到了阿瑪王(King Armah)的庇護,並且阿瑪也接受了伊斯蘭教。於是,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成為伊斯蘭教在非洲大陸的第一個行動基地。許多第一批接受伊斯蘭教的非洲人都是商人,因為非洲之角和阿拉伯之間,早已有頻繁的貿易接觸。

起初,接受伊斯蘭教的人都是自願的,直到西元641年,哈里發‧歐瑪爾‧賓‧哈塔卜(Caliph Umar Ibn Al-Khattab)牢牢控制了阿拉伯,他派兵征服埃及,一年後又征服了初期教會的重要陣地利比亞,這兩個國家的基督徒都被驅逐或逐漸改信。教會沒有母語聖經,基督信仰很快就衰弱式微。於是東北非從一個十字架林立的地方,成為伊斯蘭傳教士向非洲南進的基地;他們從衣索比亞、埃及、利比亞帶着古蘭經的教導,進到非洲撒哈拉以南的東部地區。

▪ 伊斯蘭教攻略西非 ▪ 伊斯蘭教迅速被非洲人接受?
▪ 伊斯蘭教攻略西非
▪ 伊斯蘭教迅速被非洲人接受?

伊斯蘭教攻略西非

西元七世紀末葉,穆斯林軍隊征服了非洲西北部,該地成為第二個伊斯蘭傳教士的差派基地,將伊斯蘭教帶到西非。

國家領導者的歸信,常為伊斯蘭教的傳播打開大門。西元711年,塞內加爾(Senegal)國王接受了穆罕默德的教導,使伊斯蘭教傳播到更遠的南方,也就是現今的奈及利亞(Nigeria,又譯尼日利亞)。同時,非洲之角的伊斯蘭傳教士沿着非洲東岸傳教,大約在西元800年把伊斯蘭教推進到莫三比克(Mozambique,又譯莫桑比克)。

古實(Kush)王國,也就是現在的蘇丹,曾猛烈抵抗伊斯蘭的傳播,阻擋了伊斯蘭傳教士進入東非內陸,但這波防線也隨着古實在西元800年瓦解崩潰而結束。

阿拉伯語的傳播,也為伊斯蘭教傳進不同族群打開大門。今日,伊斯蘭教在非洲北部、西部,以及東部都很強盛。

伊斯蘭教迅速被非洲人接受?

伊斯蘭教之所以迅速傳入非洲,一部分是因為早期的伊斯蘭傳教士對歸信者的要求很低,大部分的非洲信徒被允許同時敬拜他們的傳統神祗和阿拉。

二,非洲民族視阿拉伯人為知識和文明進步的來源,許多族群認為接受阿拉伯人的宗教,是幫助社會進步的方式之一;舉例來說,阿拉伯學者在許多非洲王國,建立了第一批學校和高等學院。 第三,很多非洲商人都是阿拉伯貿易商,且是穆斯林。與阿拉伯貿易商的宗教連結在一起,往往為財富和聲望打開大門。有些來非洲貿易的阿拉伯商人,也跟當地女子通婚,他們的妻子與後代都成為穆斯林。

諷刺的是,這些原因,也使得非洲人多半是名義上的穆斯林。他們依然會敬拜非洲神靈,迷信民間習俗。即便是只敬拜阿拉的人,也沒有完全遵守伊斯蘭教法(Sharia Law)。多數人只在面對婚姻、繼承、離婚,和子女監護權問題時,才會參考伊斯蘭教法。

基督徒仍在努力

基督徒還沒有完全失去這場贏得非洲人心的戰役。在撒哈拉沙漠以南,基督宣教士努力引領人歸向基督。不過北非地區和西非的遊牧族群,仍是福音待突破之地。還有非洲之角的索馬里,常年位列世界上最危險的國家榜單,要差派宣教士前去,是相當困難的事。 本月,在為期一年的為FPG群體禱告的尾聲中,宣教日引的讀者們將為許多非洲遊牧人禱告。願神使用我們的禱告,引領這群人的腳步歸向基督!

我們一起禱告吧!

  • 求神興起忠心的工人,帶着救恩信息去到非洲每一個族群。
  • 求神賜下屬靈的饑渴,引領非洲人追求耶穌基督。
  • 求神使用異夢和異象使非洲族群明白:耶穌基督是他們家族得救的真正方式。
  • 求神贏得非洲族群的領袖,使他們在群體、大家族中興起群體歸主運動。
  • 求神帶領非洲的基督歸信者,領人歸主、建立教會、培育門徒。

坦桑尼亞|什拉契人
Shirazi People

017月

機場變福音電影院

航空宣教使團(The Mission Aviation Fellowship)的簡易機場聚集了許多坦桑尼亞人,包括好奇的什拉契人。《耶穌傳》電影首次在此播放,向這些人訴說救主的奇妙!
什拉契人有一段坎坷歷史:被外來人侵略、奴役。然而,這個堅忍的族群倖存了下來。他們幾乎全是穆斯林,因為阿拉伯商人早早就因為貿易,而將信仰傳到此地來。但什拉契人的信仰混雜民間習俗和巫術色彩。
什拉契人普遍為貧窮所苦,對願意進到這個群體的人而言,這裡有許多需要幫助的層面:教育、識字、醫藥、水井,以及農業技術等。有個好消息是,斯瓦希里語的聖經已翻譯完畢!

代禱文

天父,祢使被擄的得釋放、被囚的出監牢,謝謝祢讓什拉契人在被奴役、侵略的艱困環境中存活下來,求祢更帶領什拉契人脫離民間習俗與巫術,進一步從撒旦的擄掠中得着釋放!也謝謝祢差遣工人完成斯瓦希里語的聖經,願什拉契人能看到、聽見聖經的真理與亮光,悔改歸向獨一的真神。我們祝福很多什拉契村莊能看到耶穌傳的放映,並有宣教工人能關懷跟進他們。求祢更使坦桑尼亞在教育、醫療與基礎建設上能持續進步,早日脫離貧窮。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厄立特里亞|提格雷‧厄立特里亞人
Tigrean Eritreans

027月

好祭物是玉米跟牲畜?

提格雷人認為,當自己犯太多罪時,必須獻上牲畜或珍貴的玉米作為祭品。他們也費盡心思取悅那些能降雨、醫病、趨吉避凶的神靈。他們並不曉得有一位愛他們的全能者,已將獨生愛子賜給他們作代罪羔羊。
提格雷人經歷過許多磨難,包括干旱、內戰、饑荒,這些都導致了長期的健康和生存問題。
多數北方的提格雷人是遊牧民族,男人照顧牲畜,女人則是挑水、建造圓錐小屋,以及照顧孩子。每個家庭平均有7個小孩。女人會用棕櫚樹枝編織籃子和草蓆睡墊。提格雷人很好客,歡迎陌生人來訪;也許當中有許多人會成為平安之子,為帶來神話語的宣教士打開門戶,使同胞有機會得聽真理。
提格雷語的聖經已翻譯完成,也有福音錄音及短片資源,但需要有人把這些重要工具帶給他們。

代禱文

天父,求祢使提格雷‧厄立特里亞人明白,屢次獻上一樣的祭物,這祭物永不能除罪。唯有憑藉信心,靠着主耶穌基督一次獻上祂的身體,就得以成聖,進入祂的國度裡。求祢也救贖提格雷人脫離各樣天災、人禍,並讓厄立特里亞國民的健康、糧食等民生問題得改善。祢的話也說,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覺就接待了天使;願主使提格雷人的平安之子,接待到福音使者。求主早日讓提格雷人接受耶穌基督為他們的終極贖罪祭。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葉門|提哈米阿拉伯人
Tihami Arabs

037月

孤立的村莊

我們該怎麼幫助一個離群索居、遊牧、信奉伊斯蘭教,且連生活基本需求都很難滿足的未得之民族群?提哈米人就是這樣的一個族群。
提哈瑪(Tihama)是紅海旁一塊狹窄的葉門西岸地區。除了少許綠洲以外,其餘都是干旱的沙丘和平原。這個地區的人們曾經主導亞非之間的貿易要道。
提哈米人多數是靠日薪度日,工作沒有保障。他們倚賴農業和大海來滿足日常所需,他們所擁有的資源非常稀少,幾乎難以養活自己和家人。除了貧窮以外,一半的提哈米人不識字。村莊裡,除了背誦可蘭經以外,幾乎沒什麼教育機會。在都會區,教育資源也遠遠不足。
提哈米人重視款待客人且慷慨大方。但提哈米地區的上百個村莊,幾乎沒有聯外道路,很難抵達。
想傳福音給他們,最好與領袖建立好關係及合作,以免讓本地領袖覺得外地人越權。

代禱文

天父,祢是在曠野中開道路,荒漠中開江河的神,求祢為提哈米阿拉伯人的得救開路,差派使者帶領他們,走在耶穌基督這唯一的真理道路上。求祢提升葉門的農業、道路等經濟設施,幫助他們早日脫離貧窮、提升整體的教育水平,使識字的人可以明白聖經真理、不識字的也能透過口傳或影片早日接觸福音。求主使福音使者能與當地的領袖建立美好的關係,願領袖們能看見基督徒有美好的靈性,而渴慕認識天上的大君王,並將福音傳遍提哈米阿拉伯群體。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索馬里|加爾氏族
Garre Somali Clan

047月

家族集團分裂了索馬里

在索馬里(又譯索馬利亞),人們以血緣被劃分為大大小小的氏族,宛如一個又一個集團,效忠於所屬勢力。氏族間又有繁多的小支族,彼此常有摩擦與衝突。
阿薩德(Asad),一個加爾氏族的牧民,他的家鄉傳出村莊被攻擊的消息。某個家庭的全部成員在放牧山羊時,被敵對的狄哥迪亞(Degodia)氏族殺害。悲慟中,阿薩德向阿拉祈禱,希望兩個氏族之間的戰爭能很快平息。
加爾是個多元的索馬里氏族,由塔夫(Tuff)和可蘭尤(Quranyo)兩個群體組成。他們使用三種語言溝通,其中包含索馬里語。饑荒和內戰迫使加爾氏族大量遷徙到肯亞北部,多年來他們與狄哥迪亞氏族為了牧場控制權交戰。加爾氏族對彼此非常忠誠,平均分散在各地,以確保每個人都有足夠的水與牧場供牲畜使用。他們依循着傳統遊牧文化,對自身的音樂情有獨鍾。

代禱文

天父,祢曾說:「我必親自作我羊的牧人,使牠們得以躺臥。失喪的,我必尋找;被逐的,我必領回;受傷的,我必纏裹;有病的,我必醫治。」願天父將流離在外的索馬里加爾氏族領回祢的羊圈中,醫治他們在氏族對立中的傷痛,也願忠誠的加爾氏族早日歸向唯一的真神。求祢差派工人使用耶穌傳、音樂或友誼佈道等各樣的方式來接觸他們。我們祝福加爾氏族的基督徒,要透過遊牧的生活與獨特的音樂,將福音好消息傳遍整個索馬里半島,甚至整個東非。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索馬里|拉含溫氏族
Rahanweyn Somali Clan

057月

女子看家,樣樣自己來

比莎羅(Bishaaro),一名拉含溫女人,扛着一條磨損的被子,爬上梯子修補這間只有一個房間的小屋屋頂。快要下雨了,她得趕緊完成,她還要煮玉米糊(Meelee)給家人吃。
拉含溫氏族住在朱巴河(Juba)和謝貝利河(Shebelle)的沿岸。他們是牧人。女人負責家中大部分的工作,例如建造和修理泥屋、瑣碎農事、張羅食物、幫忙放牧動物。
他們群聚的村莊有委員會管理,負責調停紛爭以及分配放牧水源。他們強烈認同自己穆斯林的身分,即便他們更像是文化習俗上的穆斯林,而不是信仰上的穆斯林。曾經有一些基督徒接觸過他們,但拉含溫族仍舊對聖經裡的這位神很抗拒。

代禱文

天父,祢曾藉着先知說:「你們作我的羊,我草場上的羊,乃是以色列人,我也是你們的上帝。這是主耶和華說的。」求祢向索馬里的拉含溫氏族發憐憫,使飄盪的拉含溫氏族在祢的草場上得享安息,並幫助他們在忙碌的生活與工作中,來到基督面前卸下重擔,選擇與主同負一軛。願拉含溫穆斯林早日歸向基督。求祢差派工人,用各樣活潑的方式向他們佈道,使他們不再抵擋真道,並讓各村莊的領袖快快接受基督,在每個村落建立屬神的教會。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索馬里|索馬里‧班圖人
Somali Bantus

067月

進了難民營仍被欺負

索馬里‧班圖人是非洲的少數民族,在19世紀被阿拉伯奴隸販子賣到索馬里,居住在謝貝利河和朱巴河流域。他們的文化、外貌、種族都與索馬里人不同,班圖人多是定居的農民。
索馬利亞發生內戰時,許多班圖人被索馬里武裝民兵趕出家園和農場。為了求生,他們設法徒步穿越危險地帶去到肯亞,這要花上兩到四週,但有許多人死於路途上。國際組織雖設法安頓班圖人,但他們常常在難民營中遭遇歧視、欺壓、性侵等問題。班圖領袖曾向坦尚尼亞、莫三比克、澳洲提出安置申請,但未獲許可,最終是美國政府同意接納索馬里‧班圖人。約有1.3萬索馬里‧班圖人通過申請,移民至美國,多數住在劉易斯頓(Lewiston)。
索馬里‧班圖人是名義上的穆斯林,生活中仍實踐傳統的泛靈儀式。

代禱文

天父,祢是困苦、貧乏人的恩主,求祢救班圖人免於暴徒之手,不再受到歧視與各樣欺壓。求祢從高天伸手抓住班圖人,把班圖人從大水中拉上來,使周邊的民族看見是耶和華拯救了班圖人,並領他們到寬闊之處。班圖群體要發出讚美:「耶和華是我的倚靠!」求神揀選基督使者,將真理傳遍班圖族,使他們遠離泛靈信仰的轄制。求主牧養班圖族,使他們在信心與愛心上成為眾人的榜樣,也因自己所受的患難,而能安慰落在各樣患難中的人,教人看見基督的光。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蘇丹|貝德利亞斯人
Bederias People

077月

需要認識真正的基督徒

貝德利亞斯人是巴加拉人(見前日)的一支,巴加拉的意思就是「乳牛」,這樣的名字暗示着他們的經濟來源就是牛群。貝德利亞斯人竭力保護牛群,他們將帳篷圍成一圈,晚上就把牛群圈在裡面,免得被偷。
貝德利亞斯人是伊斯蘭教混合部落泛靈信仰。他們身邊缺乏基督徒,在生活中展現信仰生命,所以貝德利亞斯人刻板的以為,信基督教的人就像西方人一樣,家庭倫理崩壞、生活放縱。
雖有蘇丹‧阿拉伯語的新約聖經,但貝德利亞斯人的識字率很低,一般人也很難接觸到他們。

代禱文

天父,差派神的兒女住在貝德利亞斯人當中,興起友愛且剛強的貝德利亞斯門徒,建立生養不息的基督群體。主耶穌說:「我來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求祢讓警醒看守牲畜的貝德利亞斯人知道,主就是看顧他們的好牧人,是羊的門,凡從主進來的,必然得救,並且出入得草吃。求神提升貝德利亞斯人的教育水平,並差遣工人用影片、音樂、戲劇等創意方式,向他們傳福音。也挪去貝德利亞斯人對基督教的定見,願基督徒美好的馨香之氣,散播在這個族群中。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蘇丹|梅西利亞‧巴加拉人
Messiria Baggara People

087月

尋找利河伯的牧人1

梅西利亞‧巴加拉人住在達爾富爾省(Darfur)、北科爾多凡省(North Kordofan)與南科爾多凡省(South Kordofan)的平原。這個地區非常適合放牧,僅有6-9月是雨季。當牛有草可吃時,牧人就駐紮停留;沒草可吃就離開。如果牲畜餓死了,他們也會活不下去。因此,梅西利亞‧巴加拉人常因爭奪水源,而跟別的族群發生暴力衝突而聞名。對於生活在干旱地區的人而言,水是稀缺的,必不可少。
梅西利亞‧巴加拉男人的工作是照顧牲畜,這是主要的收入來源;女人負責擠牛奶和賣牛奶,也占收入一大部分。然而,一個男人可以娶多位妻子,近親通婚是首選,一定要有聘禮給女方。
梅西利亞‧巴加拉人會遵守伊斯蘭教的五功,甚至會上麥加朝聖。蘇丹‧阿拉伯語的聖經尚未被翻譯完成,但有新約譯本,和一些福音資源可使用。

代禱文

天父,求祢按時降秋雨春雨在蘇丹這片土地上,使他們可以收藏五穀、新酒和油,也使梅西利亞‧巴加拉人吃得飽足。且不單是肉身飽足,求主差遣基督徒到他們當中,用各樣的智慧、愛心與真理,餵養梅西利亞‧巴加拉人,使他們飢渴的靈魂也得以飽足。求神特別使梅西利亞‧巴加拉的男人能儘快認識救主,向他們的妻子展現真實的愛,使婚約、家庭走向基督化。也為着蘇丹阿拉伯語的聖經翻譯工作持續禱告,願梅西利亞‧巴加拉穆斯林快快聽見主的話語。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蘇丹|貝達維斯人(貝賈人)
Bedawis People (Beja)

097月

尋找利河伯的牧人2

在蘇丹的高速公路兩旁,常常是無垠荒漠,可以看見狀如小船倒扣的貝達維斯帳棚群。貝達維斯人是尼羅河與紅海之間最大的非阿拉伯種族,分布在北蘇丹和南埃及。貝達維斯人在沙漠中遊牧,常常要跟別人爭奪水源。他們率性驍勇,男子多精通劍術。有些貝達維斯人則過農業定居生活,或住在城市的貧民窟裡。
在阿拉伯的穆斯林傳教士來到蘇丹前,貝達維斯人曾信奉基督教。如今貝達維斯人都改信伊斯蘭教,但不論是當基督徒,還是當穆斯林,他們都很難離開民間宗教習俗。
宣教士若想傳福音給他們,必須有不怕苦的心志,以遊牧的方式生活(就像穆斯林傳教士那樣),或是願意走進城市貧民窟裡陪伴他們。

代禱文

天父,求祢差派聖靈充滿的工人住在貝賈人中間,並向他們提供就業輔導與教育的機會,以及介紹那位能供應豐盛生命的主給他們。「那坐在黑暗裡的百姓看見了大光;坐在死蔭之地的人有光發現照着他們。」願神的真光照亮貝賈人心靈的眼睛,認出基督是唯一的主。也求祢興起受洗重生的貝賈基督徒,使他們在生活中常常經歷祢,能向人分享基督的祝福與見證,並將福音傳遍各個貝賈家庭。求神幫助貝賈人離開不討神喜悅的風俗習慣,活出合神心意的新生活!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蘇丹|達哈米德人
Dar Hamid People

107月

尋找利河伯的牧人3

你願意過着像數千年前亞伯拉罕的遊牧生活嗎?達哈米德人就是這種生活型態。他們帶着牲畜從一個地方遷徙到另個地方。如果有基督徒願意接觸他們,他們想必會對亞伯拉罕的故事感興趣! 達哈米德人面對干旱的挑戰,這足以讓他們的駱駝、綿羊、山羊、牛群死亡。如果牲畜們死了,達哈米德人就會挨餓。
達哈米德人由19個部落宗族或家族組成,很不幸地,宗族間常常為着稀缺的水源和牧草彼此爭戰。
達哈米德人常需要四處遷徙,所以孩子們無法接受完整的教育,大部分的人都沒有讀寫能力。他們是伊斯蘭教混合民間宗教的信仰,會使用巫術和魔法驅避邪靈。

代禱文

天父,祢過去曾祝福亞伯拉罕許多牛群、羊群等豐盛的產業,並且主動向他顯現,與他建立永約,今日也願祢大大祝福在蘇丹的達哈米德人,讓他們的牲畜免於疾病與患難,讓他們不再挨餓,並有充滿愛的福音工人將真理帶進他們的生活,使他們靈裡也得着完全的飽足。也求祢差遣和平的福音使者在他們當中,弭平他們當中的爭戰,並帶進好的醫療與教育,使他們身心有健全的成長。求神打開達哈米德領袖的心接受福音,進而使全族人可以領受從神來的祝福。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蘇丹|富爾人(佛羅人)
Fur Peoples (Forok)

117月

政府對我們殺紅了眼

達爾富爾(Darfur),這個名字令人聯想到暴力、種族滅絕的畫面和故事。因着土地荒漠化,阿拉伯牧民漸漸南下放牧,與達爾富爾的農民、牧民常常爆發衝突。2003年,達爾富爾的黑人土著富爾人展開爭取自治的解放運動,與阿拉伯人組成的蘇丹政府對抗。蘇丹政府在鎮壓中,開啟了有系統的種族清洗行動。眾多富爾人被屠殺、逃到鄰國。聯合國曾派遣維和部隊去到達爾富爾,試圖阻止這場人道危機,卻仍無濟於事。
儘管蘇丹已經分成南北兩個國家,但達爾富爾仍是多事之地。此地雨量較多,吸引80多個部族生活在這,常常爆發族群衝突,加上蘊藏石油資源,達爾富爾成為高衝突地帶,也因此有很多人道救助的需要。 富爾人半農半牧,他們種植棉花、糧食、蔬菜、花生和菸草。他們主要是穆斯林,當中只有很少數基督徒。

代禱文

天父,求祢赦免我們過去沒有好好照顧管理祢所賜給我們的地,使地球上許多地方造成土地荒漠化。然而我們相信祢是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的神,求祢恢復蘇丹的農地與放牧的草場,使各地的牧民與農民能安居樂業,不必相爭;也求神的和平臨到這地,如同祢所說的:「他們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這國不舉刀攻擊那國;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願這美好的景象要實現在達爾富爾地區,並且福音的真光要照亮此地,許多基督徒能在此為主做見證。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蘇丹|加瓦瑪人
Gawamaa People

127月

太太金光閃閃,丈夫才有面子

對蘇丹中部的加瓦瑪人來說,判斷一個男人的財富有兩個管道,一是看他的太太(們)在慶典上穿戴多少金子,二是看他擁有多少牛隻。
加瓦瑪人的傳統職業是牧養牛隻,大部分人過着遊牧生活,隨着季節逐水草而居。有些人已經在村莊安頓下來,務農為業,種植菸草和棉花等經濟作物。
在2003年開始的達爾富爾戰爭裡(見11日),加瓦瑪人並不是蘇丹政府攻擊的主要目標,首當其衝的其實是富爾人,但在區域性的衝突中,加瓦瑪人難逃波及。許多人逃離家園,往其他地方尋求庇護。今日,加瓦瑪人極度需要各種人道救援的支持。他們大部分都是文盲,且在生存線邊緣掙扎。

代禱文

天父,求祢給加瓦瑪人夠用的恩典、牲畜與食糧,也按時降秋雨春雨在他們的土地上。祢不單要祝福他們實際的草場,也祝福他們快快進入耶和華的草場,蒙主餵養。並且賜下平安在達爾富爾,願和平的君王在蘇丹的加瓦瑪人當中作王掌權。求主差遣基督徒,藉由人道及慈惠事工接觸加瓦瑪人,使人得知神的愛。願加瓦瑪人向神有顆單純謙卑的心,能夠來敬畏、愛戴深愛他們的耶穌基督,尊主為大。願蘇丹的政府與領袖群體中,有許多被神揀選、合神心意的人興起。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蘇丹|古黑那人
Guhayna People

137月

不斷在沙漠裡搬家

誰想住在沙漠裡,而且居無定所呢?這對一般現代人而言,太瘋狂了!
7歲的菲莉達(Farida)專心聆聽老師對全班說着新奇、令人興奮的事物,舉例來說:古黑那人的祖先曾經住在沙特阿拉伯。對孩子們來說,沙特阿拉伯(又譯沙烏地阿拉伯)是個完全陌生、超級遙遠的地方。接着老師又說,古黑那人的祖先曾是貝都因人(Bedouin)。
小菲莉達勇敢地舉起手,問道:「老師,貝都因是什麼意思?」「意思是,我們的祖先並不像我們一樣住在村莊裡,他們把所有的家當帶在身上,在沙漠裡遷徙。」「噢!那一定很辛苦。我爸應該不會想要帶着我的床到處走。」其他的孩子也加入:「我不想要總是在打包我的玩具。」「我媽媽不會想要一天到晚搬家,她喜歡邀請朋友來家裡作客。」
古黑那人是蘇丹最大的族群,人口超過兩百萬。擁有阿拉伯血統的他們,擁抱伊斯蘭信仰,並且有重視榮譽和好客的特質。

代禱文

天父,過去祢祝福以實瑪利的後裔必成為大國,萬族以他為福源,願祢賜福祢所愛的阿拉伯人與其中的古黑那人;願貝都因人與他們的後代歸屬於祢,願他們的靈魂安歇在祢的草地上;也願祢使蘇丹最大的族群古黑那族成為有福音影響力的族群。儘管他們許多人仍在伊斯蘭信仰中,但祢使古黑那人知道他們所認識的爾撒(耶穌),即是那位全然美麗的救贖主。也願好客的古黑那人接待到福音的使者,並接待福音的真光進入心中,進而領同胞都聽見救恩的信息。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蘇丹|費札拉‧卡瓦希亞人
Fezara Kawahia People

147月

遠離不信阿拉的陌生人

「不准你反駁我!」丈夫對着他的妻子大吼。「妳和孩子們只能照着我的話做!」
妻子緊緊地閉上眼睛,忍着不要哭出來。丈夫語調稍微柔和下來:「妳記得我們的宗教領袖教導說丈夫要管轄他的太太吧?」女人點點頭,目光垂下,她無法反駁。
丈夫繼續說着:「那就聽從我的話,你和孩子們都要遠離剛搬到隔壁的陌生人。他們不是像我們一樣的費札拉‧卡瓦西亞人,他們也不是阿拉伯人或非洲人。他們可能根本不信阿拉。我知道妳喜歡招待客人,但我們的好客不能用在他們身上。」
費札拉‧卡瓦西亞人是蘇丹的阿拉伯族群之一。雖然在地域上他們算是非洲人,但他們擁有大量的阿拉伯文化傳承。即便他們的女人比其他阿拉伯社會的女人,享有更多的自由,但女人仍然被教導要順服男人。費札拉‧卡瓦西亞人幾乎全是穆斯林。

代禱文

天父,羅馬書說:「凡被神的靈引導的,都是神的兒子。」我們祝福蘇丹的費札拉‧卡瓦西亞人,因信成為神的後嗣,有神的靈居住在他們裡面,使他們能呼叫祢:「阿爸,父。」願費札拉‧卡瓦西亞人的心被祢得着,與神建立親密的關係。願屬基督的肢體在主的恩典榮耀中越發強壯,許多美好的真理見證,要在費札拉‧卡瓦西亞人當中發生,掀起群體歸主的福音運動,甚至擴及到周邊群體,使其他阿拉伯群體也渴望天父的愛,渴望進入屬神的自由國度。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蘇丹|費迪卡摩哈斯‧努比亞人
Fedicca-Mohas Nubian People

157月

別傷心,最糟的已經過了

對瑪利安(Mariam)來說,這是心情複雜的一天。今天她將離家去參加教師訓練,她的母親注意到她很緊張。她的父母因為熟知努比亞的歷史,因此將女兒以十世紀的皇后命名。
「記得我們在埃及的表親嗎?」她的母親試着鼓勵她:「記得亞斯文大壩在1960年代完成後,就淹沒了我們表親的村莊嗎?他們必須搬家到三十多公里外,一切重新開始,但他們最後不也沒事嗎?他們如此剛強堅毅,找到工作並重建了生活。」
母親安慰瑪利安:「妳並沒有失去妳的家,妳只是要搬到一個新的地方,接受教育,並且將會傳承給下一代。這樣的機會很難得,也很幸運,所以不要太難過。」
努比亞人是生活在蘇丹北部、靠近埃及邊境的非阿拉伯穆斯林。第六世紀時,努比亞人曾經歸主,但十四世紀時他們成為了穆斯林。今日,努比亞人幾乎全是穆斯林。

代禱文

天父,祢僕人摩西所記:「當他父親亞伯拉罕在世之日所挖的水井,因非利士人在亞伯拉罕死後塞住了,以撒就重新挖出來,仍照他父親所叫的,叫那些井的名字。」過去努比亞人的先祖曾跟隨基督,如今祢要差遣祢的工人,重新鑿開那些被人填塞的屬神深井,使真理的活水湧出,餵養努比亞人,使喝這水的人永遠不渴。也求神差遣語言學家、翻譯員,使努比亞語的聖經得以完成。也祝福離開家鄉的努比亞人有機會接觸到基督徒,並將福音帶回自己的家鄉。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乍得|卡南布人
Kanembu People

167月

信阿拉,也迷信泛靈1

在法國人進入北非前,卡南布帝國是北非中部的大國,幅員廣大。鼎盛時期的卡南布君王,接受了伊斯蘭教,為此大發熱心,向周邊部落發動聖戰。卡南布人就是該帝國的後裔之一。
卡南布人現今住在乍得湖北岸、撒哈拉沙漠的邊緣。乍得有超過3萬英畝的碳酸鈉礦床。碳酸鈉是一種可用於洗滌和漂白紡織品的礦物質(俗稱蘇打),存在於鹽礦中,這大部分為卡南布人所有。
卡南布孩童被禁止去一般的學校上學。他們必須學習古典阿拉伯文,也就是古蘭經所使用的語言。有些男孩會去伊斯蘭高中上學,但他們的信仰充滿民間泛靈迷信,而且大部分人仍是文盲。卡南布村莊缺乏現代化的學校和醫療保健,也因沒有良好的道路,公共設施的建立受到阻礙。
聖經有部分經卷被翻譯成卡南布語。卡南布語的福音資源相當缺乏,僅有福音錄音。

代禱文

天父,卡南布帝國曾為伊斯蘭教大發熱心,我們禱告卡南布人要如同祢所揀選、被祢大大使用的使徒保羅,他們的熱心要變成追求主與傳福音的熱情。願祢親自向卡南布人顯現,讓大馬色的光照臨到每個卡南布人,使他們悔改,領受完備的福音,成為神合用的器皿。求神差遣宣教士在他們當中做鹽做光、門訓卡南布信徒。求神砍斷泛靈信仰對他們的捆綁,使他們忠心地跟從主耶穌。願卡南布人能受好的教育,學習神的話語。願他們的醫療、交通等基礎設施得改善。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馬里|馬西那‧富拉奇塔人(馬西那人)
Maasina Fula Kita

177月

信阿拉,也迷信泛靈2

富拉奇塔人放牧一種很特別的牛群品種,不是常見的富拉尼駝峰品種(Fulani Humped Breed),他們的「那達馬牛」(N’dama)是一種當地的夫塔加隆(Fouta Djallon)品種,對可怕的采采蠅(Tsetse Flies)免疫。他們也會放牧其他動物,和種植作物,但主要生計來源還是牛群。每個富拉奇塔的泥屋都有牛圈包圍。
幾乎所有富拉奇塔人都信奉伊斯蘭教,且積極傳播信仰。從前他們信奉泛靈信仰,如今巫醫往往也身兼伊斯蘭教領袖的身分。現今,他們的孩子必須要上村莊裡的伊斯蘭學校。伊斯蘭教是他們的身分認同之一,這使得他們對福音充耳不聞。他們也擔心基督教會使家庭分裂,尤其是看到許多新信徒離開了自己的家庭。

代禱文

天父,求祢讓善於放牧的富拉奇塔人,知道主是好牧人,使他們認出大牧者耶穌的聲音,安心地信賴、跟隨耶穌,躺臥在可安歇的水邊。耶穌曾說:「不與我相合的,就是敵我的;不同我收聚的,就是分散的。」願聖靈賜下與主合一的心,在富拉奇塔家族當中,願他們不再敵對基督信仰,而是與神相合。求神差派工人在馬西那‧富拉奇塔群體中建立教會,幫助他們打好信仰根基,生命扎根在基督這堅固的磐石上。並且將基督的馨香之氣,傳遍在富拉奇塔人當中。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马里|索宁科人Soninke People
Soninke People

187月

信阿拉,也迷信泛靈3

馬里的索寧科人世代務農,以小米為主食,部分的人是牧民。索寧科人對干旱及牧人間搶奪土地的狀況,非常困擾,這都威脅着他們的生計。因着環境變化和現代化,索寧科人的勞工移民率是西非之最。
很久以前,索寧科人是古加納帝國的創始者。十世紀時入侵的穆斯林征服者,摧毀了這個帝國。
1980年代,基督教宣教士開始在索寧科屬靈的旱地上撒種。從那以後,福音種子多次撒在這片土地上。人們分發聖經單張。一位牧師每週在廣播上讀聖經片段,民眾叩應(Call-in)進來的回應也很熱烈。宣教士們持續在種子上澆水。我們禱告這些種子可以扎根生長,迎來群體歸主運動。

代禱文

天父,謝謝祢差派祢的僕人們不斷地在索寧科撒種、耕耘,求神差派更多工人進到這片禾場,並預備索寧科人的心成為好土。「那撒在好地上的,就是人聽道,又領受,並且結實,有三十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一百倍的。」願聖靈澆灌這些福音種子,它們起初微小,卻要在索寧科群體興起大改變。求神使索寧科人聽道也行道,將真理落實於生活、工作等層面。願主的旨意自由地運行在馬里,並興起更多索寧科基督徒,獻身於傳福音與宣教的事工中。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馬里|馬西那‧富拉奇塔人(馬西那人)
Maasina Fula Kita

197月

信阿拉,也迷信泛靈4

富拉尼人是西非一個常見的族群,尤其是在尼日利亞(又譯奈及利亞)。他們主要是牧人。索科托富拉尼人是其中一個少數支族,主要住在尼日利亞北部的索科托州。
半農半遊牧的索科托‧富拉尼人,像牧民一樣到處遷徙,當他們落腳安頓時,會住在臨時村莊的小屋裡。不是所有的索科托人都是牧人,事實上,有些人受過良好教育,他們被稱為托洛比(Toroobe),被視為統治階級。他們手握權力,特別是對自己的宗族。定居的索科托‧富拉尼人通常是政府人員、稅務人員和市政管理者。他們的孩子會接受教育,表現也不錯。
所有的索科托富拉尼人都是穆斯林,伊斯蘭是他們生活中的重心。他們也相信超自然的力量,經常使用巫術跟邪靈打交道,以獲得啟示和力量。

代禱文

天父,願祢使索科托家庭從靈界的轄制中得釋放,不再與撒旦魔鬼打交道。讓他們有聽見並接受福音的機會,使他們認識聖經、明白真理,時時與聖靈交通。求祢祝褔當中擁有權柄的高知識分子,使他們知道:「沒有權柄不是出於上帝的。凡掌權的都是上帝所命的。」讓他們有敬畏神的心、有智慧與秉持公義來治理百姓與地土。求神柔軟這些執政掌權者的心,差遣像但以理這樣的人,在他們當中活出美好的見證。願尼日利亞各領域的基督徒,為主興起發光。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尼日爾|西富拉尼人
Western Fulani

207月

壓抑情感的人

很多人說,富拉尼人要成為基督徒難如登天。但在神沒有難成的事。西富拉尼人放牧長角牛,這也是他們的主要食物來源。牲畜越多的人,越受人尊敬。但現在很多西富拉尼人,都已定居在首都尼亞美(Niamey)和周邊地區,還有多索(Dosso)這個城市。
雖然西富拉尼人絕大多數是穆斯林,但他們更遵循古老的傳統習俗。他們推崇高尚的道德準則,並頌揚慷慨、尊嚴和誠實等美德。他們不輕易表露情緒和情感,因為矜持含蓄被視為一種美德。他們在公開場合很低調害羞,母親連對襁褓的嬰孩都會刻意壓抑愛意,甚至不呼喚孩子的名字。

代禱文

天父,西富拉尼人急切需要知道,救主按每個人的名字認識他們;他們的名字被寫在上帝的心上,祢渴望他們認識祢,並稱呼祢阿爸父。求祢讓每個西富拉尼人聽見祢愛的呼喚:「這是我的愛子,是我喜悅的。」願他們渴望蒙祢的眷愛,如同浪子回到祢的家中,享受父神完全的愛。願西富拉尼人能在基督裡自由地表達情感和需要。懇求祢預備他們的心田,也讓他們能遇見基督使者。禱告普世教會對宣教有迫切的動力,成為世界的光,打發工人走進西富拉尼人。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尼日爾|曼加卡努里人
Manga Kanuri Peoples

217月

脆弱的婚約

即使基督教並不是某些非洲民族的主要宗教,但還是會有一些基督徒在當中。不過,尼日爾的卡努里人是例外,他們百分之百是穆斯林。
除了尼日爾以外,曼加卡努里人也分布在乍得(又譯查德)、喀麥隆(Cameroon)以及乍得湖附近的區域。大部分的卡努里人是農夫,同時飼養綿羊、山羊和一些馬。擁有一匹馬被視為聲望的象徵。卡努里人多數是農民、手工業者和商人,在政府部門或宗教領域工作的人,社會地位較高。
對曼加卡努里人而言,家庭的人口越多,這個家就越有聲望。他們經常會將家庭成員借給其他家庭,幫忙田間勞務或協助保護家庭。獲幫助的家庭會為這個年輕人提供衣食作為回報,甚至會許配新娘給他。他們很常見一夫多妻制,離婚率也很高,十對夫妻裡大約八對會離婚。

代禱文

天父,卡努里人急切地需要認識耶穌為救主,他們要知道耶穌的犧牲已經塗抹了他們的過犯。他們不需要再倚靠馬匹、財產與社會地位來證明自己的價值,反而他們要在真理光照下認識自己的價值是:信靠祢而成為屬神的兒女。求神柔軟卡努里人的心,改變那些不屬神的信仰與價值觀。求神轉化尼日爾的宗教與政治,在他們當中興起合神心意的屬神領袖,帶領百姓歸向主的心意。願他們破碎的家庭、婚姻觀被神醫治、更新,恢復上帝起初設立婚姻的美好目的。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尼日爾|塔馬切克人(圖阿雷格人)
Tamacheq (Tuareg) People

227月

干旱衝擊了許多人的生活

如果你看到一個男人,全身上下都穿黑色,臉也幾乎被遮住,他很可能就是圖阿雷格人,禮貌一點的稱呼是塔馬切克人。與大多數穆斯林群體不太一樣,這個民族的男人會蒙面,而女人卻不用。 塔馬切克人依賴他們的牲畜維生。1972年,五十年來最嚴重的干旱襲擊了撒哈拉沙漠,這些遊牧民族被迫南遷,為牲畜尋找牧草地。當時許多牲畜都渴死了。雖然兩年後情況稍微好轉,但干旱已對他們的生活方式帶來嚴重的影響,導致許多人選擇了較穩定的城市生活,再也沒有回到自己原始的家鄉。
依然保持遊牧生活的塔馬切克人,住在輕便的皮革帳篷或茅草屋裡。他們只要打包所有家當,放在兩隻駱駝和一到兩隻驢子的背上,就可以出發了。他們信奉伊斯蘭教,但被許多穆斯林視為不冷不熱,因為他們行巫術,也有許多民間習俗。

代禱文

天父,祢是掌管宇宙萬有的神,願祢按時賜雨在尼日爾干旱之地,讓每個定居或游牧的塔馬切克人得祢的憐恤,安然居住。求神差派福音使者關心、牧養這個群體,使他們男女老少都有機會聽見福音,歸向基督,並將靈魂錨定在真理中,堅固站立得穩。我們奉主名祝福塔馬切克人,要撇棄一切不屬神的信仰、巫術與各樣民間習俗,並專心地仰望耶和華,在真道、聖經與敬虔的祈禱和傳福音的事上,不斷地渴慕追求與成長。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耶爾瓦‧卡努里人
Yerwa Kanuri People

237月

拼裝的家庭

尼日爾、乍得、喀麥隆和尼日利亞,這些國家是以前博爾諾(Borno)帝國統治的地區。今天,這些古代統治者的後裔,大部分是農民,也是尼日利亞的主要族群,對附近的族群保持着政治影響力。他們是耶爾瓦‧卡努里人,非洲的一個穆斯林部落。
卡努里人並非一直都是穆斯林。他們是在11世紀受到阿拉伯人的強烈影響,而漸漸穆斯林化。直到今日,伊斯蘭教還是卡努里人的主要信仰。
在許多伊斯蘭文化中,家庭是社群結構裡非常重要的部分。然而,在卡努里社會裡,家庭卻也是個非常破碎的部分,他們的離婚率高達8成。年輕的未婚女孩非常搶手,但是娶未婚女孩需要付出高額的聘金,所以更多人會娶離婚的女人。其現象是,大量家庭經歷破碎後,重組拼湊在一起,然後又再次破裂、再次拼裝。

代禱文

天父,求祢幫助耶爾瓦‧卡努里人,在基督裡得醫治、找到完整的愛和身分價值;願祢使卡努里人能夠聽聞並接受基督,成為神家裡的一分子,並被神永恆不變的愛來滿足。我們祝福卡努里人的家庭觀念能被修復,各個家庭在神的恩典中剛強穩固。詩篇說:「神在他的聖所作孤兒的父,作寡婦的伸冤者。神叫孤獨的有家,使被囚的出來享福。」求神用這句話,使破碎的人得安慰。願充滿愛的基督使者來到他們當中,使他們認識天父的心,經歷神的憐憫與平安。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塞內加爾、甘比亞|沃洛夫人
Wolof People

247月

跟着大英雄成為穆斯林

沃洛夫人的家園位於塞內加爾和甘比亞(又譯岡比亞),數百年前就存在了。當時沃洛夫人征服了許多部落,形成獨立自治的帝國。19世紀,塞內加爾成為法國殖民地。抵抗法國的領導人往往是富有魅力的穆斯林領袖,成為民間的大英雄。如今,許多沃洛夫人仍尊敬和追隨大英雄們所信奉的伊斯蘭教,成為一種身分認同。
法國殖民時期,有一些塞內加爾人被授予法國公民身分,所以法國境內也有為數不少的沃洛夫僑民。
非洲的沃洛夫人從事農業,尤其是在鄉村地區。花生是主要的經濟作物,小米和高粱則是他們的主食。城市裡的沃洛夫人從商、教書,或是當政府官員。他們的藝術文化也很著名,包括藝術、服裝、舞蹈和音樂。

代禱文

天父,求祢讓沃洛夫的政治、宗教與望族領袖得着啟示,讓他們知道他們口中的爾撒(耶穌)不只是一位先知,更是彌賽亞救主。求神讓許多沃洛夫人能聽見福音,知道萬軍之耶和華的榮耀遠勝地上的英雄。求主在封閉的穆斯林文化中,為沃洛夫人敞開各樣的福音大門,掀起群體歸主、教會倍增的運動。願沃洛夫基督徒能有勇氣、智慧與機會,放膽和鄰舍分享福音。願福音不只停留於人們的知識宗教層面,更要使真理在家庭、教育、政商和藝術等文化中成長和興盛。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豪薩人
Hausa People

257月

西非最大的族群

年輕的豪薩人在父親面前提出了信仰的疑惑,而豪薩老人的眉皺得更深了,他說:「伊斯蘭教在各方面都幫助了我們。」
年輕人搖搖頭回應:「我們被富拉尼人強迫接受伊斯蘭教。我們許多族人成為穆斯林都只是為了要避免被殺。我們又再一次被好戰的伊斯蘭族群威脅。」
父親卻說:「基督徒才是真正的威脅。他們想要改變我們的習慣、摧毀我們的家庭,就像他們在西方所做的那樣。我不會支持它的!」
住在城市的豪薩人,對待伊斯蘭信仰的態度,比住在鄉村的豪薩人更嚴謹;後者會將伊斯蘭教跟民間泛靈信仰混合,但兩個群眾都將基督教視為「威脅」。他們認為如果接受了基督教,就會削弱他們的家庭、傳統文化,而且會面臨被迫害的風險。

代禱文

天父,我們迫切為着受壓制的豪薩人代求,願祢帶領他們遠離極端伊斯蘭主義的逼迫,使豪薩家庭免於危險;祢藉着先知以賽亞說:「看哪,我要做一件新事;如今要發現,你們豈不知道嗎?我必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願祢差遣宣教士向豪薩人做美好的見證,求祢在看似屬靈荒漠的豪薩人當中做新事,使他們領受那永恆的真道,與活水江河的祝福,使豪薩人的家庭歸主運動,如雨後春筍般發生。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象牙海岸|尤拉人(祖拉人)
Dyula (aka, Jula) People

267月

天天懼怕觸怒神靈

伊斯蘭教在西非傳播、成長的過程中,尤拉人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他們在13世紀接受伊斯蘭教後,沿着他們的貿易路線,邊走邊傳伊斯蘭教。儘管尤拉人都是穆斯林,但和許多非洲穆斯林一樣,仍持續跟從泛靈信仰的傳統,崇拜眾神靈、參加儀式。除了滿足伊斯蘭教的要求以外,他們每天都在努力安撫各式各樣的神靈。
全本的尤拉語聖經已翻譯完畢,但尤拉人當中幾乎沒有基督徒,他們迫切需要能夠傳揚主愛和救恩給他們家族的基督徒。另外,尤拉人主要透過舞蹈、口語的方式,來傳承文化,這些媒介會是向他們傳福音的好管道。

代禱文

天父,「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因為懼怕裡含着刑罰;懼怕的人在愛裡未得完全。」願祢聖潔完全的愛,澆灌在尤拉人的心中,柔軟他們的心,預備來領受福音。祢的榮耀的大能必除滅惡者魔鬼的挾制,釋放尤拉人來敬拜獨一的真神。願祢差派基督徒,使尤拉人知道:除耶和華以外別無拯救,沒有別神能與祢相比。我們為尤拉語的聖經向祢獻上感謝,也祝福尤拉人渴慕神的話。願尤拉信徒藉着本土化的舞蹈、口傳方式,來影響尤拉同胞歸主。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幾內亞|富拉加倫人
Fula Jalon People

277月

毫不疑惑的人生選擇

還記得雅各為了與拉結結婚,替拉班工作了14年嗎?富拉加倫人的年輕人,約莫在二十歲左右,就會被父母安排初婚的對象,然後替新娘家工作,照顧她父親的牲畜。
年輕的富拉加倫男子毫不疑惑地說起他的人生計劃:「是的,我準備好要結婚了。我想跟我父親一樣,娶3個妻子。我也打算把孩子送去伊斯蘭學校,就像我小時候一樣,這樣他們可以學習阿拉的訓誨。」 富拉加倫人是忠實的穆斯林,信仰上完全跟隨古蘭經的教導,並認為阿拉是唯一的上帝。這個族群一直很抗拒福音。

代禱文

天父,求祢使富拉加倫人認識祢是愛的源頭,以及祢對他們的生命有美好的計劃。我們祝福富拉加倫人的家庭領袖與家中的每一份子,都打開心門接受基督;蒙聖靈引導,在真道上不斷追求、長進,屬靈生命長大成熟,又將全備的福音傳給家人與同胞。願富拉加倫的教會興旺。「祂為我們捨了自己,要贖我們脫離一切罪惡,又潔淨我們,特作自己的子民,熱心為善。」祈禱富拉加倫人可以深刻感受救主的恩典,也願意回應神的愛,將自己全然獻給基督,作聖潔的活祭!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幾內亞|東馬寧卡人(曼丁卡人)
Eastern Maninka (Mandinka) People

287月

幾內亞第二大群體

老電視影集「天龍特攻隊」(The A Team)跟馬寧卡人有什麼關係?其中一個明星,T先生,宣稱他的馬寧卡祖先曾被帶到美國成為奴隸。很不幸地,他說的很可能是對的。十八至十九世紀時,被阿拉伯人賣給跨大西洋貿易商的奴隸中,有三分之一是馬寧卡人。
幾內亞的東馬寧卡人有75%不識字,其他人則是不認為需要學習文字。這是一個依靠口語傳播的社會。他們透過說故事的人,習得馬寧卡人的故事、歷史和傳統,閱讀能力並不是一個被看重的技能。
除了幾內亞,周圍的7個鄰近國家也有馬寧卡人的蹤影。通常他們住在傳統的圍牆村莊,幾代同堂的大家庭住在一起。每個社區由一個酋長和數名長老治理。一個馬寧卡孩童出生後有幾種階級的可能:自由民、奴隸、工匠,或是穆斯林神職人員,不同階級不得通婚。他們的伊斯蘭信仰混雜了占卜、治療、咒法和護身符。

代禱文

天父,「耶和華保護寄居的,扶持孤兒和寡婦,卻使惡人的道路彎曲。」過去馬寧卡人的祖先們曾被帶到美國成為奴隸,求主保護、憐恤他們的後代,並帶領他們尋求主。求神也向幾內亞的東馬寧卡人大發憐憫,打破存在他們文化中,不自由的階級制度與信仰。求祢為東馬寧卡人打開福音大門,差派許多基督徒向他們傳福音。求神提升東馬寧卡人的教育水平與識字率,使他們能用母語學習聖經,並將真理與祝福帶給鄰國的馬寧卡群體。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塞內加爾|夫塔突洛‧富拉尼人
Fouta Toro Fulani People

297月

智慧型手機的福音契機

富拉尼是一支西非的重要民族,突洛是一個地區,夫塔則是他們自己取的名字。突洛這條狹長地帶靠近塞內加爾河流域,水源與兩岸沃地吸引很多民族與動物在這生活,成為塞內加爾重要的農業區。夫塔突洛‧富拉尼人主要以農業為生。
為什麼這群穆斯林當中僅有一小撮基督徒?原因包括穆斯林信仰的控制、社會壓力,以及缺乏宣教士。夫塔突洛‧富拉尼人使用的方言普拉語,是富拉尼語的一種。他們無法讀懂古蘭經的古典阿拉伯文。但部分聖經已被翻譯成普拉語,也有文字、影音類的福音資源,而且15歲以上的夫塔突洛‧富拉尼人超過半數能識字,使用網路的人口增加,許多人也持有手機。我們禱告更多福音資源、電子版聖經在夫塔突洛‧富拉尼人當中擴散開來,成為他們群體歸主的契機。

代禱文

天父,「耶穌站着高聲說:人若渴了,可以到我這裡來喝! 信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夫塔突洛‧富拉尼人深知河水的重要,願他們知道耶穌是活水江河的源頭,能供應他們全人的需要。使他們在神的樂河歡然取水,心靈被祢滋養和滿足。並使得救的夫塔突洛‧富拉尼人,樂意去帶領塞內加爾河流域的居民,來享受神所賜的豐盛。求神使普世教會動員、栽培出更多宣教士,能向塞內加爾的夫塔突洛‧富拉尼族群傳福音好消息。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塞內加爾|普拉爾‧富拉尼人
Pulaar Fulani

307月

期待近文化基督徒接觸他們

如果你是塞內加爾的普拉爾‧富拉尼家庭的領袖,而某人想要娶你家女兒,首先你要決定聘金的金額。這個數字的變動範圍很大,取決於你的社會地位,並依照他們嚴格劃分的階級制度來通婚。
普拉爾人以農業、畜牧為主,會沿着塞內加爾河種植甘蔗之類的作物。他們的信仰混合了古老的習俗、伊斯蘭教傳統、巫術和通靈。普拉爾面對的問題,有貧窮、文盲、汙染的水源和疾病,例如瘧疾。
即便是小型的普拉爾村莊,也有精心打造的清真寺。但基督徒只有兩三人的小型家 庭教會,人單勢薄。我們該怎麼讓福音信息進到他們當中?基督徒教師、慈惠工作者和醫療團隊,可以提供他們物質和精神上的幫助,也求神興起鄰近茅里塔尼亞(Mauritania)的幾百名普拉爾信徒,可以主動接觸他們。另外,有許多年輕世代遷移到網路較普及的城市,希望他們有機會接觸到《耶穌傳》電影,和全球福音錄音網(GRN)的福音資源。

代禱文

天父,帶領許多忠心、委身的宣教士,走進塞內加爾的普拉爾村莊,與普拉爾‧富拉尼人一起生活,將耶穌的愛與信仰的真理活出來,向他們分享基督的故事,使普拉爾‧富拉尼人被基督的生命吸引。願聖靈賜給普拉爾‧富拉尼人謙卑柔軟的心,以及屬靈的渴慕,使他們愛慕耶穌,學習真理,明白祢說的話:「我,惟有我是上帝;在我以外並無別神。我使人死,我使人活;我損傷,我也醫治,並無人能從我手中救出來。」願普拉爾‧富拉尼人在基督裡找到生命的滿足和醫治!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茅里塔尼亞|摩爾人
Moors of Mauritania

317月

奴隸制還深藏人心

自古以來,勤奮的摩爾人一直是遊牧貿易商和商人。西元711年,他們與穆斯林柏柏爾人(Berber)一起,征服了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大片地區。西元1492年,歐洲的基督教王國驅逐了摩爾人,迫使他們回到非洲西北部,生活在嚴酷的撒哈拉沙漠。
今天,將近370萬摩爾人住在茅里塔尼亞,西撒哈拉的地區也住着大量人口。茅里塔尼亞擁有惡劣的沙漠環境、嚴重的貧窮和種族間的緊張局勢。雖然茅里塔尼亞的奴隸制度已被正式廢除,但摩爾人依舊實行奴隸制,以孩童為奴隸的狀況很猖獗。來自柏柏爾阿拉伯(Berber-Arab)血統的白摩爾人,被視為貴族;擁有非洲血統的黑摩爾人,在摩爾社會裡通常被視為奴隸。
十一世紀中葉發生了大規模的伊斯蘭化之後,今日摩爾人幾乎全是穆斯林。但是,大部分摩爾人也奉行涉及泛靈及巫術的民間信仰。部分聖經、有聲聖經,和《耶穌傳》電影都有哈桑語版本,這是摩爾人使用的阿拉伯語言。

代禱文

天父,求祢的大光照在貧窮的茅里塔尼亞,這個全世界最後廢除奴隸的國家,仍存在蓄奴問題。我們禱告所有摩爾人,存謙卑的心領受福音,知道每個人都是上帝創造的,有神尊貴的形象。求神的福音更新他們的世界觀,真理釋放他們得自由,懂得尊重每個人,愛人如己。求聖靈帶領他們知罪悔改,蒙神潔淨,有聖靈住在他們心中。求使得救的摩爾人脫離奴僕的心態,並領受兒子的心,成為屬神的國度、聖潔的子民,並使真理傳播在摩爾人以及說哈桑語的族群當中。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