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ntier People Groups 福音邊緣群體禱告系列

地位雖低,潛力無窮!首陀羅和達利特

瑪莉亞旅館向來以廉價清潔著稱,因此經常客滿。而短短幾天,我能從十人房,換到頂層單人房,又換到一樓雙人房,這都多虧經理安迪明快的效率。 其實沒有非換不可,我只是覺得住在多人房,雖然省錢,但多少得面對各國旅者制式的交流問候,或搭伙吃喝,同遊的提議,難免就有些倦怠了。畢竟我不再像他們那般年輕,喜歡熱鬧。 因為連番麻煩安迪的緣故,他便成了我在加爾各答最常互動的對象。他總說:「這是我的榮幸。」
安迪似乎對亞洲人較有好感。他能說流利的英語,也會日語、韓語。後來我才曉得,安迪曾擔任專業導遊,之後轉任旅館業,並分別在日、韓住了幾年。他顯然挺懷念在異國的日子和情史。問他為什麼又回到印度?他說:「為了結婚囉!」而我好奇他怎麼沒想與國外交往的對象結婚?
「從來沒有,」安迪直率地回答:「若要結婚的話,還是選印度的女人好。因為在這裡,男人就像妻子的天。」

編按:本月我們將開始為印度的低種姓群體禱告,千百年來他們服膺於世襲的種姓制度中,一出生就被設定好人生劇本,擔任不起眼的小螺絲釘角色,任勞任怨地服侍、供養高種姓群體。究竟種姓制度是什麼?就連伊斯蘭教、基督教來到南亞大陸都未能撼動它?當印度政府宣稱廢除種姓制度後,它在現代社會中還有影響力嗎? 透過這篇《走河》的選文,我們將從一位背包客與他結識的印度旅館經理的談話中,認識種姓制度的廓影,幫助我們在接下來兩個月為印度教低種姓、高種姓群體的禱告期中,理解一些專有名詞,並深入他們的處境與世界觀,為之代求。

註:Frontier People Groups,未得之民中福音率最低的群體。瀏覽更多關於 Frontier People Groups

2月2021 出處 節錄自《走河》,時報文化出版;原文標題為「安迪談種姓」

安迪談種姓

一有機會,我就會把話題轉移到那些令我困惑的疑問。譬如,那些街上的乞丐,或賤民。

我問安迪,印度憲法不是早已規定,不能歧視,並廢除不可接觸制,法律不是有保障賤民一定比例擔任公職和接受教育?怎麼他們的情況,好像都沒怎麼改善?

「嗯……」安迪沉吟了一會兒,糾正我:「我們以前才叫他們是『不可碰觸者』(Untouchable)。後來,甘地改稱他們『哈里真』(Harijan,意為神之子)。而現在,他們稱自己為『達利特』(Dalit,意為受壓迫者)。」但我並不在意那些名稱的轉換,而是他們在這國度遭受歧視的目光依舊存在啊!

安迪接著提到:「規定是規定,但我們宗教的力量一直很強。種姓制度的傳統長達幾千年了,早已根深蒂固存在人們心中,普遍影響著一般人的生活。而且也不只是印度教,這裡的某些穆斯林,基督教徒也做劃分啊!尤其在農村地區。」

「事實上,各國不是也有階級、職業高低的分別嗎?」安迪似乎想為種姓辯護:「而且現在的印度,也的確在改變,就像我們也曾選出達利特的人當總統。我們的政治,經濟,科學等等,可一點也不輸給世界列強,富豪更是多到數不清。」

安迪說大致上可以從姓氏、膚色、職業、住地、穿著、氣質,判別一個人是不是達利特,但已不像以前那樣明顯了。現在有的達利特很有錢,獲得很多工作的保障,而有的婆羅門,卻窮到當乞丐。

另外,還可從聖線的配戴上辨識出來,因為大多是「先進階層」(Forward Classes)、較講究古禮的人,才會舉行「再生禮」註1儀式,佩戴起象徵某階層的聖線。那時,我才注意到他手腕上有一環毛織的線圈。

我發現安迪不太喜歡談及種姓的話題,尤其一提到達利特,他總會皺起眉頭,彷彿連帶沾染甚麼「不潔」的事物。

▪ 四個瓦爾納階層與上千個迦提(種姓) ▪ 從未被打敗的種姓制度 ▪ 基督徒需要遇見耶穌

四個瓦爾納階層與上千個迦提(種姓)

「你知道『瓦爾那』(Varna,意指膚色)嗎?」安迪問。

我約略曉得那是當初雅利安人入侵印度後,為了與當地人區隔,把人依序劃成四種階層,規範各階層的地位、職業、權利,世襲制的分類:最高的是婆羅門(Brahmin,祭司階級);其次為,剎帝利(Kshatriya,武士階級);第三是,吠舍(Vyshya,商農階級);首陀羅最低(Shudra,僕役階級)。賤民則被排除在瓦爾那的體系之外,專門從事卑賤汙穢的工作,如:搬運屍體、清掃糞便、撿拾垃圾、處理皮革的工人……

「你知道『迦提』(jāti)嗎?」安迪又問。啥?我張大著嘴。他顯得有點得意洋洋的樣子:「這經常是你們外國人搞不清楚的地方。」

安迪解釋,簡單來說「迦提」是出生、職業的意思,你生在什麼家庭便繼承什麼工作,是根據瓦爾那再細分出的子種姓。例如:婆羅門有的是祭司,有的擔任學者,或各級老師;吠舍,有的賣珠寶,有的賣菜,賣糖果。因此每一階層,就會產生很多不同的迦提,其中的地位自然也有高有低。

「後來這些不同的迦提,漸漸形成各自的特性,隨著語言、住的地方、信仰差異、親屬關係、生活習慣等等,於是又再形成了其他迦提。」

「這些通常會影響婚配的問題。很多人總是提到那個什麼的成語──啊!『物以類聚』啦!希望能門當戶對嘛!」

我好奇同一階層的不同迦提裡,怎麼區分地位高低?安迪說,主要是印度教認為的「潔」與「不潔」的觀念運作下,像虔誠的婆羅門,大多都有嚴格的飲食戒律,茹素習慣;同樣身為農夫,吃素的地位一般會比吃肉的來得高。

「在印度,大約有三千多種不同的迦提。這才比較符合你所指的『Caste System』(種姓制度)這個字。」

從未被打敗的種姓制度

安迪越說越起勁了。他強調,雖然有那麼多不同迦提,而每個迦提,就像家人,像親族、宗族、社群一樣,有共通的信仰、語言、認同、生活習慣,具有強大的凝聚力,彼此團結互助,同舟共濟,既能爭取保護自己內部的權益,對外又能讓社會分工合作,為龐大的印度,帶來穩定和平的力量。可見這傳統多麼有價值,才能維持那麼長久,影響如此廣泛。

「你看看從佛教、伊斯蘭教、基督教,也從未撼動過種姓,反而還受到它的影響。」安迪又說:「你知道嗎?就連我們的國父甘地,也沒有主張廢除種姓制度。甘地反對的是,對賤民的歧視。」

種姓制度的現代變身

聽了安迪滔滔講述種姓制度的優點,我突然想反駁他,對賤民的歧視不就是源自種姓制度?

而安迪剛好就提起,真正大力推行廢除種姓制度,是出生達利特身分,後來成為印度立憲之父的安貝卡爾博士註2

政府廢除種姓制度後,改採四種分類:先進階層、表列種姓(Scheduled Castes)、表列部落(Scheduled Tribes),其他落後階層(Other Backward Classes)。後三者統稱 「落後階層」(Backward Classes),包含以前的首陀羅和賤民種姓,確保這些「落後」的人得以在政府部門和學校,獲得一定名額和福利的保障。這很大一部分,都得歸功安貝卡爾博士當時的努力。 然而我覺得,這種所謂新的分類,除了又換新名稱,賦予一定比例的保障外,實際上,似乎又是另一種貼標籤的方式。

「你知道嗎?」安迪說,後來安貝卡爾博士對政府的改革仍感到不滿,為反抗社會普遍仍對種姓的歧視,他就號召將近五十萬願意跟隨他的信眾,一起公開皈依了佛教。

「你知道,佛教源自印度?」安迪有意地提醒我。

「不過,」安迪笑嘻嘻地又接過我遞上的菸:「你知道嗎?佛陀也是毗濕奴的化身之一喔!」

我不確定安迪說的是玩笑,或是因為虔誠的信仰,抑或只是單純在陳述一個神話故事。但我覺得,眼前這名現代又西化的旅館經理,好像也和不少印度人同樣,總習慣把那些紛紜的神話傳說和宗教故事,當成了事實看待。

(全文完)

註1:在印度教傳統種姓制度,認為前三大種姓:婆羅門、剎帝利、吠舍,屬於「再生族」──即前世,原就身而為人。此三大種姓之子,必須經過「再生禮」儀式,才算正式成為此階層之人。此後,孩子便得開始遵守各種的習俗和規定。首陀羅和達利特不屬於「再生族」,所以沒有舉辦此典的資格,也無法佩掛象徵那些階層的聖線。 註2:安貝卡爾(Bhimrao Ramji Ambedkar,1891-1956)出生印度中央邦賤民種姓的家庭,幼時遷居孟買,其祖父、父親皆於英屬印度軍隊任職。他在孟買接受教育,又留學英、美,歸國後,成為印度賤民領袖之一。印度獨立後,擔任印度政府首任司法部長,和憲法的起草者,被視為印度立憲之父。

影響印度人的印度教世界觀

古印度教徒認為,是「原人」的身體構成了世界,在四個印度教瓦爾那階層中,最高階層的婆羅門代表原人的「嘴」,剎帝利是「手」,吠舍是「腿」、底層的首陀羅是「腳掌」,從事汙穢工作的賤民則被排除在瓦爾那之外,連人都算不上。印度教的原人身體觀,建構了充滿階級高低的社會,成為轄制印度人思想的謊言。
而在聖經的真理裡,使徒保羅提到的肢體比喻則截然不同。哥林多前書12章、羅馬書8章都一再強調,我們是基督身上的肢體(林前12:27),雖彼此領受的恩賜才幹不同,在基督裡卻是平等且同樣重要,各人不可重這個輕那個,而且要彼此相顧。
聖經說:「神隨自己的意思把肢體俱各安排在身上了……眼不能對手說:我用不著你;頭也不能對腳說:我用不著你。不但如此,身上肢體人以為軟弱的,更是不可少的。身上肢體,我們看為不體面的,越發給他加上體面;不俊美的,越發得著俊美。我們俊美的肢體,自然用不著裝飾;但神配搭這身子,把加倍的體面給那有缺欠的肢體,免得身上分門別類,總要肢體彼此相顧。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林前12:22-26)
本月,我們要為那人看為軟弱、
不體面的印度教低種姓群體禱告,
在新的社會制度中,
有些人正努力靠著政府補助、
教育保障制度,緩慢地向上流動。

但制度不能真正地改變人心,
我們需要切切地禱告
印度百姓的思想能被真理更新,
得自由、得釋放,
在基督裡成為相愛、相顧的肢體,
建立屬神的社會關係與結構。

印度|丹納‧巴瓦德人
Dhangar Bharwad People

012月

遊牧民族的孩子怎麼上學呢?

幾百年來,丹納‧巴瓦德人在印度西部漫遊,為牲畜找尋青草和水源。大部分孩子無法上學,因此很多人不識字;加上身為低種姓、從事非主流的放牧 工作,而備受忽視。
「我覺得我們就像政府的繼子,農人才是他們的親生孩子。」巴瓦德人說,「農民有土地,需要繳稅,國家當然會照顧那些養活他們的人。」
英治時期,巴瓦德人在古吉拉特邦人煙稀少處建立村莊,但印度獨立後,國家把土地、荒林都劃給農人開墾,游牧人的生活與空間便被農民侵蝕。他們漸漸分散在各農村,與農人共用公有牧地,但若是牛羊跑進農地遊蕩,巴瓦德人就等着吃棒子或交罰款。由於他們在各村莊只是少數群體,進不了村委會,所以村莊對土地開墾的分配、規畫,都以農民權益為本,而不會有人想到巴瓦德牧人的需要,為他們發聲。
這群牧人相當愛他們的牛,不忍看到牛吃不飽,變得瘦骨嶙峋。即便是可屠宰的水牛(非聖牛種類),他們也不會殺牠們,只會出售乳製品。

代禱文

天父,禱告印度開始重視牧人權益,解決牧地被農地壓縮的問題。讓丹納‧巴瓦德人能擁有定居與飼養牲口的土地,並有宣教工人可以牧養他們,帶領他們在生活轉型中,仰望、經歷上帝的恩典。或幫助他們改善教育環境,使孩子能讀書識字。「看哪,我要作一件新事;如今要發現,你們豈不知道麼?我必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丹納‧巴瓦德家庭要喜樂地不住讚美感謝耶和華,訴說神奇妙的作為,使神的名在巴瓦德群體中大大被榮耀。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艾德‧達米人
Ad Dharmi People

022月

遊牧民族的孩子怎麼上學呢?

好消息!據PeopleGroups.org報導,艾德達米人中福音派基督徒的比例,最近超過了2%;但這不表示為他們的禱告可以停止了。
艾德‧達米人的傳統職業是鞣製動物毛皮,這樣的工作導致他們過去的社會地位很低 (見上個月第12日) ,被稱為賤民或不可觸碰者,也就是後來所說的達特利人(Dalit,受虐者、被壓迫者);而且直到1920年代,艾德達米人才成為一個官方認可的群體。
現在很多艾德‧達米人接受政府的補助及保障政策,進入中學和大學讀書,躋身城市的中產階層,或從事農業、養殖。但是,大部分的艾德‧達米人所住的村莊,醫療環境落後、缺乏水電設施。多數人還是文盲,或者識字不多。

代禱文

天父,為艾德‧達米人預備足夠的宣教士、代禱者,祝福達米人跟從基督,與神建立穩固的關係。禱告艾德‧達米信徒剛強壯膽,對福音火熱,掀起群體福音運動。祈求艾德‧達米的孩子們能讀書識字,渴慕神的話語,教導身邊的人遵行耶和華的命令法度。「耶和華啊,求你將你的律例指教我,我必遵守到底。求你賜我悟性,我便遵守你的律法,且要一心遵守。」求使艾德‧達米人的生命被主的話語煉淨,有一顆純全的心。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巴格迪人
Bagdi People

032月

釣魚養家

釣魚是很多人的休閒嗜好;對於印度東北部的巴格迪人來說,這是他們主要的謀生方式。如果巴格迪人沒有捕到足夠的魚,他們的家人就會挨餓。
巴格迪人是被國家列入表列部落(Scheduled Tribe,簡稱ST)的原住民,享有補助及就學、公職的保留名額。
印度的西孟加拉邦與鄰國孟加拉國,都有大量巴格迪人。他們定居在靠近孟加拉灣的村莊裡,主要收入來源是捕魚和幫別人務農。大部分巴格迪人不識字或識字很少。有些巴格迪人受到良好教育,離開了捕魚的村莊,去城市生活。
巴格迪人的信仰混合印度教與祖先崇拜、泛靈信仰,他們相信自然界如大海、河流、動物都有各種神靈,如果不用儀式、獻祭來討好這些靈,神靈就會降災。

代禱文

天父,釋放巴格迪人脫離對邪靈的恐懼,使他們在全能的父、創造的主裡面找到真平安。「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你們要呼求我,禱告我,我就應允你們。」求神向巴格迪人啟示你的榮耀、能力及恩慈,差派大能的僕人,幫助巴格迪人認識統管宇宙萬有的全能神。禱告有教導恩賜的基督僕人善用口傳、影音的方式,教導巴格迪人清楚明白真理。祈求巴格迪人教育環境改善,能夠閱讀查考聖經。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阿哈爾人
Ahar People

042月

社區的牛奶大王

印度北部的阿哈爾人是印度教徒,相信牛是神聖的。很多阿哈爾人繼續傳統職業,給牛擠奶,向社區出售乳製品。過去他們是種姓制度底層的首陀羅(農奴、僕人),替人勞動,印度獨立後,很多這樣的群體都分到了自己的土地。現在,阿哈爾人是地主,雇用別人為他們的田地工作。
有些人因阿哈爾人照顧牛而尊敬他們,因此他們的生活、地位在首陀羅(Sudras)群體中高人一等。但高種姓還是不會把他們當成「同道人」。
一些阿哈爾人接受教育,成為工程師、科學家、管理職和政客,突破種姓階級束縛。我們樂觀相信:有一天,人們將無法再用種姓來衡量一個人的貴賤、框限他的發展,但其實現在印度社會新的階級制度正悄悄誕生,是以財富作劃分富人與窮人、老闆與雇工。
阿哈爾人有印地語聖經及福音資源,但缺乏宣教工人「道成肉身」去到他們中間。

代禱文

天父,禱告阿哈爾人能深深感到他們需要罪得赦免,也渴望聖靈來幫助他們過聖潔生活。求主差派工人前往,幫助阿哈爾家庭認識神。「你們要進窄門。因為通往滅亡的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通往生命的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到的人也少。」求好牧人耶穌引領阿哈爾人進入主的羊門,阿爾哈人要認得主的聲音,緊緊跟隨主。求聖靈興起阿爾哈群體歸主運動,並建造門徒、外展福音,影響很多群體。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盧尼亞人
Lunia People

052月

難以「鹽」喻之苦

你能想像有天醒來,再也不能從事自己拿手的專業工作了?
鹽非常重要。不分中外、歷代王朝與國家都愛壟斷鹽、鐵、酒。拉賈斯坦邦的沙漠中有很多鹽湖,湖水蒸發後露出鹽結晶,遠看像是冰雪覆蓋。盧尼亞人過去就是在鹽湖工作的製鹽者。曬鹽、堆鹽相當消耗體力,最難熬的是整日曝曬在酷烈太陽下。
但是,英國人控制印度後壟斷了鹽業,就徹底摧毀了盧尼亞人製鹽的傳統;政府規定印度人不能生產食鹽,必須購買從英國進口、昂貴的鹽。盧尼亞人只好從鹽湖區移居到現今的北方邦,成為建築工人,堆磚砌房、修公路鐵路,或務農。雖然後來聖雄甘地發動「食鹽進軍」的不合作運動,親自去海邊煮了20天的鹽,被送進監牢,慢慢帶領印度人反抗成功,但盧尼亞人的生活,卻再也回不去了。
大部分的盧尼亞人教育程度偏低,孩子們需要接受更高的教育,好在起飛的印度社會中擁有競爭力。

代禱文

天父,禱告盧尼亞人能遇見宣教工人、基督家庭向他們分享神的好消息。過去盧尼亞人的日子是苦的,在耶穌裡他們要嘗到主恩的甘甜,歡欣踴躍、不住讚美。「因為神本性一切的豐盛都有形有體地居住在基督裡面;你們在他裡面也已經成為豐盛。他是所有執政掌權者的元首。」禱告盧尼亞人住在神裡面,成為主的活石,被建造成靈宮,作聖潔的祭司。聖靈興起盧尼亞家庭,全家一起事奉神,藉着耶穌基督奉獻神所悅納的靈祭,成為家庭歸主的典範。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艾倫瑟西亞人
Araunthathiyar People

062月

說泰米爾語的宣教士在哪?

你無法掌控自己出生的環境、家庭是什麼樣子。如果你出生在艾倫瑟西亞社區,別人會視你為賤民、不可觸碰者,溫和的稱呼是達利特,意思是受壓迫、受虐者。後來,印度政府給了這樣的人新的稱呼:表列種姓(Scheduled Caste,簡稱SC)。
表列種姓是印度官方認定生存環境惡劣的群體。常見生態大概是:孩童時期你要去田裡幹活、掃馬路或拾荒;你的父母從事別人不願做的「汙穢職業」賺得微薄收入;過去你被禁止使用公共水井或墓地;在各處遭排擠,被邊緣化。為了補償或幫助弱勢階層,國家給予特殊福利,包括升學、公部門考試保障名額,期望你的生活可以慢慢翻身。
艾倫瑟西亞人是印度教徒,崇拜、敬畏諸神祇。我們禱告:有說泰米爾語的宣教士可以去接觸他們。目前他們已有泰米爾語(Tamil)的聖經資源可使用。

代禱文

天父,禱告艾倫瑟西亞人可以運用國家的補助與幫助,逐漸改善生活及教育水平。他們也需要有人在靈性上幫助他們,祈求有宣教組織、福音工人能針對艾倫瑟西亞社區的需要,接觸他們,使他們認識基督的救恩。禱告艾倫瑟西亞人對神有顆單純、敞開的心,願意聆聽並行出神的真理。那吩咐光從黑暗裡照出來的神,已經照在盧尼亞人心裡,使盧尼亞人知道:神榮耀的光顯在耶穌基督的臉上。懇求基督的大光照耀艾倫瑟西亞群體,驅走一切幽暗、絕望。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都薩德人
Dosadh People

072月

天花消失了,但天花女神還在

都薩德人沒有土地,多半給人當雇工,也沒有專業的技能養家活口。他們過去是賤民,現在被國家列入弱勢的表列種姓(SC)。
他們的謀生方式包括:抓昆蟲、唱歌賣藝、砍柴、收集林產品、出售作為燃料的牛糞餅、乞討,經濟條件落後,很多人是文盲。
通常賤民或低種姓者不被允許進入寺廟,但像「濕陀羅」(Sitala)這種已經過時無用的天花女神,則被賤民們供奉。或許是這樣的小廟小神,比較不會高不可攀。某些地區的都薩德人是天花女神的祭司,在達利特中地位較高。
都薩德人還崇拜模樣半人半蛇的蛇女神(Manasa Devi,預防及治療蛇咬),可能跟他們常出入森林有關。也崇拜相傳在日食中吞噬太陽和月亮的四臂魔。都薩德人畏懼這些神明,不敢不拜它們。

代禱文

天父,賜盼望的耶穌基督,是唯一能打破都薩德人絕望處境的那一位。「這些不信的人被這世界的神明弄瞎了心眼,使他們看不見基督榮耀的福音。基督本是神的像。」禱告聖靈在都薩德人心中運行,打開他們屬靈的眼睛,不再被偶像蒙蔽,願意悔改歸向真神。祈求宣教工人向都薩德人報福音好信息,使他們領受神的平安與愛。求主救贖都薩德群體,在屬靈及物質層面經歷神的豐盛。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達努克人
Dhanuk People

082月

弓箭手

達努克這個字的意思是「射手」,他們是北印度的達利特人,這個原住民部落曾幫國王打過仗。
不同地區的達努克人生活樣貌也不同,有些人住在森林及河流旁,以漁獵、農牧為生;有些是竹籃編織工;在比哈爾邦他們雖是「其他落後階層」(OBC),但被視為潔淨的,因此有機會作家僕;在大城市德里,他們則會說自己是另一個編織種姓「朱哈拉」,好掩飾賤民的身分。他們通常住在多種姓共居的村落,僅少數的達努克人擁有少少的土地。
達努克人受印度教影響,但他們非常依賴法術、巫師等民間信仰。像是生孩子時,把棗樹枝和不穿的鞋子放在正廳的門房處,好趕走汙鬼和疾病。
達努克人完全不知道那位愛他們的救主,也沒有基督徒親友可以把福音告訴他們。他們常陷入童工、貧窮、文盲和酗酒的絕望景況中。

代禱文

天父,為有福音使者能去接觸達努克家庭禱告,求主賜給達努克人饑渴慕義的心,使他們能夠積極地回應福音。他們要經歷:「投靠耶和華,強似倚賴人。投靠耶和華,強似倚賴王子。」願達努克人專一倚靠神,經歷神的幫助比人與偶像的幫助,更為可靠。求聖靈帶領這個族群得勝,不再跟從虛無的偶像崇拜,而是單單敬畏全能的耶和華神。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穆薩哈爾人
Mushahar People

092月

吃老鼠的人

聖經告訴我們「耶穌哭了。」有些事情的確太沉重了,讓人不忍聽聞。但我們必須知曉,必須屈膝禱告!
一群半裸的孩子與部落的男女老少,在印度最窮的比哈爾邦的科西河(Kosi River)沼澤帶、瘋狂地撈尋食物小魚、蝸牛,甚至蟑螂。到了干季,他們則抓老鼠。「沒東西吃的時候,我們的食物就是老鼠和老鼠洞裡的穀物。」穆薩哈爾的名字就是「吃老鼠的人」。他們是達利特中最底層的群體之一。
鄰近村莊通電了,但穆薩哈爾村莊沒有水電設施,甚至連對外道路都沒有。科西河氾濫時,這裡就完全成為「孤島」。穆薩哈爾新生兒夭折率高達六成,活下來的孩子跟着爸媽拾荒、採集,常常營養不良而生病,但7公里外才有公共衛生中心。學校在兩公里外,由於孩子和一般人格格不入,遭到排斥取笑,都不願上學。
其他低種姓幾乎有傳統職業,但穆薩哈爾人沒有專業技能,所以雖有表列種姓(SC)的福利,卻難以翻身。近二十年來,已有一些孩子去外地打工闖蕩,但也有很多女孩遭綁架拐賣,在大城市賣淫。 有誰肯去牧養他們的部落呢?

代禱文

天父,因耶和華的慈愛長存,你向穆薩哈爾人所發的憐憫不至斷絕。「有兩個瞎眼的人坐在路旁,聽說耶穌經過,就喊叫:『主啊,大衛的子孫,可憐我們吧!』……耶穌就憐憫他們,摸他們的眼睛。他們立刻能看見,就跟從了耶穌。」求主使他們有懇切尋求主的信心,經歷主的拯救、醫治、赦罪與憐憫。禱告全能神興起穆薩哈爾家庭和社群有歸主浪潮,讓他們在物質及靈性上,都因着神康健、豐盛、強壯起來,成為在地上榮耀神的國度。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Mushah

印度|卡提克人
Khatik People

102月

皮革業與屠牛業一起遭殃

警察將執照遞給北方邦坎普爾(Kanpur)的卡提克屠夫,警告他:「我們知道你超額宰殺水牛。新執照降低了你的宰殺限額;如果再違規,就等着關門繳罰款吧!」 卡提克屠夫非常氣憤:「人民黨關閉了最大的皮革廠、屠宰場,還把我的宰殺額減了一半。坎普爾的人仰賴皮革業維生,現在都損失慘重,而且牛肉變少變貴,窮人怎麼辦?」印度的牛肉比雞肉便宜,吃牛的都是窮人,例如穆斯林、基督徒、達利特。
警察滿不在乎:「那是你們達利特和穆斯林的事,穆斯林活該!」
牛在印度教有崇高的地位,北方邦的人民黨向來是印度教國族主義至上,張牙舞爪地擴大禁牛令,整肅穆斯林主導的皮革、屠牛業。但連帶讓卡提克這種印度教屠夫種姓,或其他製革種姓,都倒了楣。
卡提克人傳統是負責屠宰的達特利人,目前在各邦多半屬於表列種姓(SC)、其他落後階層(OBC),以屠宰、農業、畜牧、肉品蔬果銷售為生。他們是達利特人中識字率最高的一群,也有豐富的印地語福音資源,但跟隨耶穌的人寥寥無幾。

代禱文

天父,求聖靈幫助卡提克人明白真神的獨一性、超越性,並渴慕屬神國度的自由、喜樂。「神藉着困苦救拔困苦人,趁他們受欺壓,開通他們的耳朵。神也必引你出離患難,進入寬闊不狹窄之地,擺在你席上的必滿有肥甘。」當卡提克人遭遇困難挑戰時,求使他們聽見福音好消息,渴望掙脫印度教的重擔與捆綁。祈求宣教士能進入卡提克人當中,預備人心歸向基督。願卡提克家庭教會興旺,信徒信心、愛心、認識神的智慧不斷增長,能影響其他北方邦的群體。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普拉延人
Pulayan People

112月

地位雖低,才華洋溢!

普拉延人的名字是「汙染」,達利特人的身分昭然若揭。他們曾被禁止出現在其他種姓面前,僅僅眼神接觸就被認為會汙染人,所以他們被規定:進到社區或共用道路時要帶着鈴鐺走路,發出響聲警示自己的存在。這是多麼大的屈辱啊!如果他們知道有其他高種姓在附近,就會主動避開。
普拉延的部落在南印度山林裡。雖然普拉延人的地位低如塵埃,但他們非常聰明、有能力。不僅參與社會改革運動,而且當鐵路局向各部落徵募工人時,普拉延人是唯一勇敢走出森林接受文明訓練的部落。他們還是山上果園、林園最優秀的工人,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爬上各種高大樹木,高效地工作,還能應付野生動物的干擾和長達八個月的雨季天候。所以現在他們被印度教園主接納為工人,但不能踏進印度教徒家裡,不能一起吃飯。
普拉延人在音樂、舞蹈、工藝方面均有高超的造詣。有音樂結合幽默演說的說唱藝術,還有面具舞、長髮舞,不過舞蹈都跟驅魔、祈福有關。村莊處處可見萬物有靈的信仰痕跡。

代禱文

天父,我們為普拉延人能被福音觸及、觸動來禱告。求差派大能的使者來觸及山中的普拉延部落,求神使用普拉延人的勇敢,引領他們對福音抱持開放的好奇心,不斷地認識神。為他們的家庭能接受神的祝福,並義無反顧地跟隨神來禱告。願他們在工作中「不輕言放棄」的認真態度,要被神使用在傳福音的事上,可以不屈不撓地向其他群體傳福音,成為積極實踐大使命的門徒。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都薩德‧巴赫利亞人
Dusadh Bahelia

122月

替牛抓跳蚤

都薩德‧巴赫利亞人分布在印度東北部。他們從前的傳統職業是轎夫、村莊巡邏,以及為人送信。
現今的都薩德‧巴赫利亞人勤勞、堅韌,但經濟普遍落後,擁有土地者稀少。一般人透過砍柴、收集林產品、出售作為燃料的牛糞餅為生,或為人做僱工,例如替農人的牛群抓跳蚤。但一般農民認為他們沒有務農技能,不願雇用他們做農工。他們識字率低,有許多長者是文盲。這個群體被印度政府列為弱勢的表列種姓(SC)。
都薩德‧巴赫利亞人曾在為英國東印度公司建立霸權的羅伯特‧克萊夫男爵(Robert Clive)麾下當兵,在征服孟加拉的普拉西戰役(Plassey)中以寡擊眾,並贏得關鍵性的勝利,使英國收穫巨大的利益。
他們都是印度教徒,可使用印地語聖經及福音資源,但基督徒比例只有0.02%。

代禱文

天父,求使都薩德‧巴赫利亞人聽見福音,知道上帝關心他們、幫助他們。願勞苦負重擔的都薩德‧巴赫利亞人,在主裡找到安息與安慰,知道神天天為他們背負重擔,陪他們同行。為都薩德‧巴赫利亞人能獲得專業技能禱告,使政府與宣教機構能給予實用的培訓幫助;都薩德‧巴赫利亞人要知道:得貨財的力量是神賜給他的。祈求他們能提升識字率、有閱讀神話語的能力及渴慕。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姆努爾人
Munnur People

132月

西南部的鄉村小農

姆努爾人住在印度西南部,想與之溝通的話,可學習他們常用的泰盧固語;這是印度第四大語言。美國民間智庫的移民研究發現,這個南印度語言的使用人數在美國成長最多(2010~2017年),因為前述兩邦有許多科技、工程人才赴美工作。
不過,姆努爾人多半是貧窮鄉村的農民。他們不管是地主還是佃戶,都非常擅於種田、飼養牲口。過去他們的地位是首陀羅,屬於農奴、僕人的低種姓階層,因此,現代印度政府將他們列為「其他落後階層」(OBC),享有保障政策,在大學和政府部門也有為他們保留的名額。
他們的教育水準正在提高,可預期的是,這個群體將來的職業樣貌將更多元。而且有更高的識字率,意味着姆努爾人有閱讀泰盧固語福音資源的能力,不識字的人則可收聽泰盧固語的福音廣播,或觀看《耶穌傳》電影。

代禱文

天父,我們為南印度的教會禱告,求神興旺教會,預備許多門徒進入南印度的禾場。不論是鄉村或城市裡的姆努爾人,求主使他們有機會聽見福音,或是能接觸到泰盧固語福音資源,被主的真理觸摸感動。「耶和華的律法全備,能甦醒人心。耶和華的法度確定,能使愚人有智慧。」禱告姆努爾人的心甦醒,被神的話語潔淨,成為聖潔的族類,宣揚耶和華的美德。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勒瓦‧昆比人、說康卡尼語的昆比人
Lewa Kunbi、Konkani Kunbi

142月

大家都想當昆比人?

昆比人是印度西部的農業種姓,人數眾多。他們在馬哈拉施特拉邦被列為「其他落後階層」(OBC)。昆比人與當地馬拉塔人(Maratha)有深厚淵源,長期以來常被畫上等號,分界模糊。所以當政府把昆比人列入OBC,享有補助資源後,馬拉塔人也認為自己與昆比有密不可分的關係,而積極爭取OBC的身分。也有政客偽造昆比人的種姓證,好競選為OBC候選人保留的席次。因此,昆比人常常出現在馬哈拉施特拉邦熱議的話題裡。
今天我們要為昆比人中的一支勒瓦‧昆比人,以及說印度西部方言康卡尼語的昆比人來禱告。他們通常是貧苦的農人與勞工,信奉印度教。這群住在農村的昆比人,很難透過網路接觸到福音,但勒瓦‧昆比人可收聽古吉拉特語廣播。

代禱文

天父,我們為福音的光進入龐大的昆比人群體禱告,特別是很難被福音觸及的勒瓦子群體,及廣大的使用康卡尼語的昆比人。求差遣許多僕人不畏環境的貧窮困難,去到農村向他們傳福音。祈求使勒瓦‧昆比人、說康卡尼語的昆比人有柔軟的心,能積極回應福音,單單依靠神,離棄所有假神,遵守基督的道。禱告在昆比勒瓦人中,興起勢不可擋的歸主運動,轉化他們的群體以及整個西部昆比人。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坦博利人
Tamboli People

152月

印度人不只愛咖哩

什麼是印度人最愛的「零食」?檳榔!
全球檳榔產量最高的國家也是印度,他們有各種新奇吃法,讓外國人嘆為觀止。大大小小的檳榔攤,都會放着瓶瓶罐罐的香料、醬料、調味粉、巧克力醬、醃漬物、肉桂、薑……可客製出不同口味的檳榔。
檳榔過去是蒙兀兒帝國貴族喜愛的物品,印度人也將其視為高尚之物,可以拿來交際應酬、餽贈。但檳榔對健康造成的危脅卻不容小覷,印度口腔癌罹癌率位居世界榜首。
坦博利一詞源於梵語的「檳榔葉」,他們分布在整個印度,傳統職業是種植與出售檳榔。坦博利孩子10歲左右就會輟學,加入家族的檳榔事業,幫忙賣檳榔,尤以女孩的受教育程度最低。
坦博利人九成是印度教徒,一成是穆斯林。他們分散在印度各地,說居住地的主要語言。

代禱文

天父,為坦博利人成為好土、有敞開的心來禱告,求使他們渴慕福音,在聽到真理時就心裡火熱;「並且膏抹我們的,就是神。他在我們身上蓋了印,並賜聖靈在我們心裡作憑據。」祈求坦博利人的靈,向造他們的上帝回轉,接受三位一體的真神,作他們唯一的救主,得着救恩之樂。求聖靈幫助坦博利信徒,與基督建立親密的關係,興起門徒與植堂運動,向印度其他種姓彰顯基督豐盛之恩。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博亞人
Boya People

162月

從伊朗來到印度

博亞人分布在南印度,整個安德拉邦都可以找到他們;在泰米爾納德邦,他們則被稱作博亞爾人(Boyar)。
博亞是印度古老的種姓之一,他們的祖先在西元5世紀時,從現今的伊朗移民到南亞大陸。現今他們以農業為生,童工現象十分普遍,少數人則受雇於公家機關。
他們約400萬人,主要說泰盧固語,信奉印度教,也會崇拜祖先。博亞人已有泰盧固語的聖經,但因識字率不高,需要用口傳、影音的方式,向他們傳福音。

代禱文

天父,求賜給博亞人對真理的饑渴,當聽到福音時,能深切感受:唯有耶穌能滿足他們靈魂的渴慕,博亞人將如鹿切慕溪水般地尋求神。求神差派使者服事博亞人,引領他們認識真理與豐富,門訓出許多愛主、對大使命有負擔的博亞門徒。「感謝神!他常率領我們在基督裡得勝,並藉着我們在各處顯揚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祝福博亞人能向別人顯揚認識基督的香氣。也祈求有基督徒商人及組織,幫助博亞人改善教育、獲得更多職業機會與技能。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喀什提人
Koshti People

172月

象頭神的信徒

喀什提人喜歡崇拜印度教象頭神(Ganesh),它是印度教徒開始禮拜、舉行儀式及活動前,最先拜的神祇。印度教徒認為它不只會帶來幸福與成功,保佑他們度過困難和厄運,還會幫助信徒更靠近其他神祇。象頭神看似憨態可掬,其實來頭不小,是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的濕婆,與雪山女神帕爾瓦蒂所生的兒子。印度家家戶戶的神龕上,常常供着它的畫像,以它為家庭守護神。
喀什提人是印度的編織種姓之一,雖然工業化與機械衝擊了傳統紡織群體,但現今許多喀什提人仍受雇於民間紡織廠,或在公家機關尋找職缺。

代禱文

天父,禱告有許多宣教士向他們分享福音。求讓喀什提人被偶像迷惑的心能向主回轉,認識祢才是萬有的源頭、獨一的真神。求神賜給喀什提人柔軟的心,聽見福音就謙卑順服,在聖靈的帶領下知罪認罪,得着罪得赦免的喜樂。求賜給他們堅定的心跟隨主,戰勝來自撒但、肉體、血氣的誘惑,活出屬神的新樣式。「無論在得救的人或在滅亡的人當中,我們都是基督馨香之氣,是獻給神的。」祝福喀什提人在各處顯揚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塔爾漢人
Tarkhan People

182月

小木匠

塔爾漢人是旁遮普的木匠種姓。
1947年印巴分家後,旁遮普地區一分為二,兩國各據一半,所以現今印度和巴基斯坦兩國,都有塔爾漢人,主要信奉印度教、錫克教徒、伊斯蘭教。
如今他們也從事木工以外的工作。儘管在外人眼中,這個群體正在進步,但他們在教育、經濟等方面還是背着落後群體的標籤。
哈里亞納邦是其中一個塔爾漢人口最多的地方,這也是印度最少接觸福音的邦之一。當地有教會,但非常弱小,常受到印度教國族主義者威脅。不過,約有0.1%的塔爾漢信徒在人口普查中,勇敢地宣示基督徒的身分在這充滿敵意的環境中,讓人備受激勵。但他們的人數太少了,不足以在自己的群體中興起福音運動,仍需要許多宣教士、基督信徒來幫助他們。

代禱文

天父,求使塔爾漢人能認識曾為木匠的耶穌基督,知道主為他們來過,並捨命拯救他們;「他被藐視,被人厭棄,多受痛苦,常經憂患……他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為塔爾漢能有第一個歸主浪潮禱告,求打發更多工人進到塔爾漢人這片禾場,預備他們的心,在成熟之時能大片收割他們的靈魂。求主讓全地教會關注這片福音荒漠,開始開墾計劃並栽培宣教工人。求聖靈澆灌塔爾漢群體,使曠野轉變為肥田。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坦提人
Tanti People

192月

渴望活水江河

坦提人是織匠種姓,曾以高超的紡織技術、生產精緻的亞麻製品聞名。他們的好手藝不敵機器大量生產,有些人繼續待在鄉下從事老本行,或轉到非技術的勞動職業。
他們所住的村莊,往往沒有干淨的水或穩定的糧食來源,並與其他種姓混居在一起。在社會地位和經濟上,坦提人都比較落後,趨近社會底層,已被政府列入其他落後階層(OBC)或表列種姓(SC)。只有極少數人接受教育、去到城市,在社會上取得較高的成就。
坦提人主要住在印度東北部,多數是印度教徒,一小部分是穆斯林。他們非常需要干淨的水,來改善環境衛生,有些團體正在為他們挖水井。

代禱文

天父,印度水資源相當匱乏,求使每個坦提人村莊,能挖到水源不絕的水井來禱告。求神也把一個不斷尋找神的渴慕,放在坦提人心中,當他們聽見「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時,坦提人會對神湧出極深的渴慕神就是他們在尋找的活水!並且使他們得潔淨!坦提群體的屬靈甦醒,將擴展到鄰舍和整個印度,帶領成千上萬的人將讚美歸給神。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瓦達爾人
Vaddar People

202月

渴望活水江河

今天要介紹的是印度的無名英雄。印度鄉村飽受缺水所苦,常常沒有干淨的飲用水,也不是每個種姓群體、村莊都有水井。有些低種姓為了借井打水,還得看別人的臉色。在八個月漫長的干季中,低種姓家庭每天最盼望的,就是能下一場雨。
瓦達爾人數百年來都在為人鑿井,他們的名字就是「挖土者」的意思。除了挖深水井,在干旱的印度,要尋找水源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但瓦達爾人擁有找水源的敏銳與技巧。
他們最早從奧薩里邦遷徙到南部各邦,現今以卡納塔克邦人數最多。他們除了擅長挖井,也成為建築業的主心骨,擔任採石場的切石工、泥水工人,或日薪臨時工,四處為人作工。
不過,印度人通常視他們為賤民或首陀羅,卡納塔克邦將他們歸類為表列種姓(SC)。大多數瓦達爾人不識字,無法閱讀泰盧固語聖經。

代禱文

天父,為挖井人瓦達爾人能遇見主耶穌禱告。求主來到井邊等候他們,向他們顯現並啟示主自己。「你若知道神的恩賜和對你說『給我水喝』的是誰,你必早求他,他也必早給了你活水。」禱告瓦達爾人必從救恩的泉源歡然取水;他們將不只為人們帶來寶貴的飲用水,也會為許多印度村莊的百姓,帶來耶穌基督的福音與見證,使印度很多未得之民,同得救恩之樂。祈求瓦達爾人不會等太久,他們會在各種場合,快快遇見主的使者來找他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麥格人
Megh People

212月

一個呼風喚雨的聖人

孩子們跑過泥巴路,來到一個小屋前,開始敲門。老人從窗戶探出頭來。「是誰呀?你想要什麼?」
「我們想聽故事!」孩子們嚷嚷着。
老人微笑着走出門外,緩緩坐到椅子上。孩子們迅速在他身邊圍了半圈。「他叫瑞希麥格(Rishi Megh),」老人神祕地說道。「他是一個聖人,很有能力的聖人。可以降雨。他只需要舉手祈求,雨就從天而降。」他停下來,用一根枯瘦的手指指他們,「你們是瑞希麥格的後代。麥格的意思是雨。也許你們也有降雨的能力哦!」孩子們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
麥格人住在印度西部,過去是達利特人,從事農業、編織工作。現在他們被政府列入表列種姓(SC),生活條件、識字率慢慢地在改善中。

代禱文

天父,為麥格人有機會聽見神兒子的故事來禱告。讓宣教士、基督徒能用生動有趣的圖卡、影音、戲劇、說故事等方式,使麥格人認識造天地、行神蹟奇事不可勝數的三一真神,並且知道他們就是神精心創造的孩子,父神深深愛他們,正等候、歡迎他們回家。「相離還遠,他父親看見,就動了慈心,跑去抱着他的頸項,連連與他親嘴。」祝福麥格人不論成就高低、是富是貧,特別能領受父神愛他們的心。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冒爾人
Mal People

222月

為主人看守門戶

唯有繁星能照亮夜晚的黑暗。村裡的巡邏者換了個姿勢,摩挲着他的武器,仔細聆聽任何可疑的聲音。和他的祖先一樣,他喜愛星星與它們的光輝。他的族群冒爾人,一直是保衛者,冒爾的意思是摔跤手、戰士。
冒爾人住在印度東北部,被歸類為表列種姓(SC)或表列部落(ST),也沒有自己的土地。他們為高種姓、有錢人種地,有時為他們看家護院。
每個冒爾人都是印度教徒,識字率很低,即便有豐富的印地語福音資源,他們也無法使用,必須用口傳、影音的方式向他們傳福音。希望有宣教組織能到他們的村莊播放電影《耶穌傳》。

代禱文

天父,讓冒爾人知道耶穌是明亮的晨星,指引他們生命的方向。求主使用信徒、異象異夢向他們說話,讓冒爾人如同信心之父亞伯拉罕那樣地信靠神,屬神的冒爾人後裔將多如滿天星斗,成為榮耀神的大國。祈求冒爾人也在屬靈上保持「瞭望者」的警醒機敏,如同聰明的童女預備燈油等候主;「但你們已經有的,總要持守,直等到我來。那得勝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賜給他權柄制伏列國……我又要把晨星賜給他。」這將成為冒爾人忠心跟隨的盼望。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拉巴里人
Rabari People

232月

沙漠中的牧人

拉巴里人有滄桑深邃的眼睛與古銅色的皮膚,他們總是拿着一根牧杖,身邊有駱駝、牛群或羊群簇擁着,行走於古吉拉特邦的荒野,住在帳篷裡。
雖被視為低種姓、表列部落(ST),但他們却認為自己的工作十分神聖,是牲口的守護者、管理人(而非主人);因為他們的起源神話說,濕婆的妻子帕爾瓦蒂由於好玩而創造了第一隻駱駝,但牠一直亂跑,所以帕爾瓦蒂才創造了拉巴里人來飼養牠。因此,拉巴里人把帕爾瓦蒂視為母親,重要事情都會求問女神的意見,但也崇拜其他印度教神祇。
拉巴里的意思是「圈外人」,目前他們漸漸以半游牧的方式定居,季節性的回到自己的村莊居住,宣教工人將比過去更容易觸及這個群體。
拉巴里人大多是文盲,沒有書面文字紀錄,但部落的故事與文化會以圖樣的方式,出現在繡品、傳統服飾上。圖像與口語是向他們傳福音的好方法,或許喜愛刺繡的基督徒可以餽贈聖經故事的繡物,或邀請他們製作聖經故事的繡品,讓拉巴里婦女有機會聽到聖經故事。

代禱文

天父,求預備許多好牧者在拉巴里人回村莊時接觸他們,或差遣營商宣教士透過與拉巴里婦女們合作發展事業,將這群主的失羊帶進神的羊圈中。拉巴里人的心將在主裡找到歸屬感,知道自己不再是圈外人,「你們從前算不得子民,現在卻作了神的子民;從前未曾蒙憐恤,現在卻蒙了憐恤。」祝福拉巴里人蒙憐恤進入神的國度,看重救主賜下的寶貴救恩,堅定恆守主的道。他們也將用所擅長的圖像語言來傳頌神的作為。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托利人
Thori People

242月

落魄指揮官

托利人說一到三種方言,其中最重要的馬瓦里語(Marwari)。托利人是表列種姓(SC),現今多是農業勞動者或小商販;婦女會編織筐子、家具、板球拍和板球門框,用賺到的錢買餅和玉米作主食。
他們喜愛唱歌,以及講述所敬拜的守護神帕布吉(Pabuji)的故事。帕布吉是拉吉普特王子,在拉賈斯坦邦和古吉拉特邦的民間廣受崇拜,昨天介紹的拉巴里人也是它的忠實信徒。
據說托利人過去在拉吉普特軍隊中擔任指揮官,因王公的忌妒誹謗而被排擠,與拉吉普特群體漸行漸遠,地位沒落。
托利人幾乎全是印度教徒,我們找不到任何的基督跟隨者。和昨天的群體一樣,他們也是耶穌羊群的「圈外人」,還在天國門外。

代禱文

天父,求打發福音使者,向這群愛歌唱、愛講述故事的托利人,來傳講福音的故事,得着第一批托利人門徒,使他們能以同文化的特長,向自己的群體大有果效地傳福音,例如:譜寫許多馬瓦里語的動人詩歌、製作切合托利人處境的福音單張、用托利人喜愛的形式設計佈道活動等等。為宣教士與托利基督徒能有諸般的智慧跟創意,為主得人來禱告。也祈求父神讓托利人聽到屬靈真理時,心思意念被軟化,向神敞開,對屬神的事物有濃厚的興趣與追求。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科爾人
Kol People

252月

靠森林養家活口

他們應該被繼續稱為「科爾人」嗎?英國殖民時期,這個詞的意思是「野蠻人」,是下等階層的標籤,指做粗活的人,也有尚武和好鬥的意思。「科爾」包含了幾個部落群體。
科爾人沒有土地,仰靠森林資源為生,他們的傳統謀生方式,是收集木柴和枯葉作為燃料出售,時至今日仍未改變。
科爾人分布在印度中部,數目不到兩百萬人。我們沒有更多其他資料,只知道科爾人主要是印度教徒,只有極少數的基督信徒;但神知道每個男人、女人和孩子,並且深愛他們!

代禱文

天父,求眷顧科爾人,差遣主的使者把神的恩福帶到科爾人當中。他們當中不論男女老幼皆是祢所造,求神不要離棄祢所造的。祈求耶穌基督向他們顯明救恩的路,並且親自引導這群羊進到祢的羊門,使柯爾人一個都不落在仇敵手中,讓軟弱有病的都被主親自纏裹醫治。「耶和華是戰士,他的名是耶和華。法老的車輛、軍兵,耶和華已拋在海中。」禱告一切與神為敵、攔阻柯爾人得救的黑暗勢力,都被神擊破,柯爾人要自由地來敬拜耶和華神。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印度|薩哈利亞人
Saharia People

262月

跟林業局處不來

「刀耕火種」是非常原始的農耕技術,農人砍伐森林樹木後,待曬干便放火焚燒,讓草木灰滋養土壤,再開始耕種。一直到土壤變得貧瘠,再另闢新地。
薩哈利亞人是部落山民,用刀耕火種的方式將林地轉化成農地;可想而知,他們和林業部門之間有很大的衝突。他們也有分別從事織布、打鐵、編筐和製陶的部落。20世紀,有不少人搬離部落,在茶園工作,或成為修路工。
薩哈利亞人多數不識字,過着與外界隔絕的生活,是表列部落(ST)中開發度最低的原始部落,健康及醫療狀況很差,營養不良及肺結核罹患率很高,政府正關注與幫助他們。
薩哈利亞人雖定義自己是印度教徒,但泛靈信仰的色彩更濃厚,很是倚靠薩滿的儀式與法術。

代禱文

天父,求主成為薩哈利亞人的幫助者!婦人焉能忘記她吃奶的嬰孩,不憐恤她所生的兒子?即或有忘記的,上帝卻不忘記薩哈利亞人。祢已造作,也必褓抱;祢必懷抱,也必拯救!求預備宣教士,去到薩哈利亞人的部落及村莊;基督的愛,也藉着宣教士活在他們當中了,也勝過巫醫及泛靈的權勢,彰顯神的權能。願薩哈利亞人被神的愛觸摸,領袖及家家戶戶都歸向神,並建立強壯堅固的家庭教會、團契,有本地的門徒被聖靈興起、造就,牧養薩哈利亞群體。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斯里蘭卡|摩爾人
Sri Lankan Moors

272月

摩爾人有三種

你注意到了嗎,隨着時代變遷,各民族群體也在變化遷徙。以摩爾人為例,他們本來是來自北非的柏柏爾人(Berber),在世界各處做生意,9世紀的時候,他們來到斯里蘭卡,在此結婚定居,成為當地的少數族群。
葡萄牙人來到斯里蘭卡時,將阿拉伯背景的穆斯林商人都稱為摩爾人。現今斯里蘭卡的「摩爾人」有三個主要的群體,每個都有自己的歷史和傳統:阿拉伯裔的斯里蘭卡摩爾人(主體)、印度摩爾人和馬來人。很多摩爾人是成功的商人,有少數是教師或醫生。
不管他們的背景多麼複雜,穆斯林是他們身分的主要特徵,與島上的僧伽羅佛教徒、泰米爾印度教徒是截然不同的群體。
摩爾人不太可能主動接觸福音,因為歸信基督者,會被摩爾社群視為叛離祖先信仰,在以佛教徒為主的國家中,失去了穆斯林家人,將更形孤單。

代禱文

天父,不管是來自哪個文化、哪個族裔的摩爾人,求主為他們預備合適的宣教士、基督信徒來關懷他們,建立長期的深厚關係,使福音可以滲透進摩爾人的家庭,引領全家歸向主,也興起摩爾家庭向鄰舍及摩爾人圈子傳福音。禱告逐家歸主的趨勢銳不可擋,掀起大規模的斯里蘭卡歸主浪潮。「義人哪,你們當因耶和華歡呼,正直人理當讚美耶和華。」禱告成千上萬的斯里蘭卡摩爾人,會加入聖民的敬拜,頌贊萬王之王,直到永遠!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這一天,請按着聖靈的感動,寫下你為印度首陀羅與達特利的未得之民的禱告。

28 2月

親愛的天父,

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