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天為穆斯林世界禱告

神如何帶領穆斯林歸信?

「如果他們違背正道,那麼,你們在哪裡發現他們,就在哪裡捕殺他們。」——古蘭經4:89下
即使身處現代社會,歸信基督信仰的穆斯林所要付上的代價並沒有減少。改信者因屬靈生命轉向基督而付上沉重代價。但,某些事正在發生。為了跟隨耶穌基督,史無前例、難以估量的穆斯林男女,正小心翼翼在他們所屬的社會洪流上逆流前行。
5月2021

東非見證你將為神贏得很多教長

哈甘教長註(Sheikh Hakim)年約35歲,身型修長,穿着一件鮮紫色的襯衣,外面穿了一件當地很常見的二手西裝;鬍子經過仔細修剪,雙眼炯炯有神。

「你如何成為耶穌的跟隨者?」

哈甘回答:「我的父親是來自波露山地區的穆斯林,他們以信仰狂熱而聞名,伊斯蘭在我們的國家就是起源於波露山地區。當我出生時,父親曾立下誓言:『我的兒子只需研讀古蘭經,他永不需要為我工作。』所以我從2歲到18歲,只研讀古蘭經。」哈甘是一位「哈菲茲」(Hafez),意即他能背誦整部古蘭經。

身為穆斯林,哈甘與朋友曾相信耶穌只是以色列的先知。「若有人說耶穌是神,我們會把他殺掉。」

那麼哈甘是如何被主得着的?

「我接受福音,因為祂以我能明白的方式向我顯明。那時我是四所清真寺的監督,在當中培訓300名伊斯蘭教師。某天,一位非洲的傳道者給我一本阿拉伯語的新約聖經(Injil)。

「在此之前,我認為聖經已被篡改,但這是以阿拉伯語寫成的,我相信阿拉伯語是來自神的語言,因此它不可能被破壞。這位傳道者與我分享穆斯林與基督徒同樣接受的教導:耶穌會再來,誰不相信祂,都會被耶穌的氣息消滅。這教導與古蘭經相同,因此我感到困惑。我向阿拉禱告:『你了解我的心。若有些事我必須去做,請指示我。』

「當晚爾撒(阿拉伯語對耶穌的稱呼)在夢中啟示我。在夢裡我看到某人在嘗試修理清真寺頂部宣禮塔上的揚聲器。然後,我看見宣禮塔的底部有個男人正用斧頭把宣禮塔砍掉。當我走近看時,發現那個男人竟是我自己!

「同樣的夢,我做了四次!」

「翌日早上,我去尋找那給我聖經的傳道者。他微笑着向我解釋:『你將要為神贏得很多教長。』所以我立刻成為耶穌的跟隨者。不久,我便遇上極大的逼迫。」

雖然哈甘沒有透露,但其他教長告訴我,因改信基督,哈甘教長失去了工作、農莊,更差點賠上性命。他父親用一根矛擲向這個叛教的兒子,刺穿了他的背部,險些把他殺死。今天哈甘仍要不斷搬遷,因為經常有人想殺死他。

哈甘說:「我能接受福音,因為它是以阿拉伯語出現。縱然阿拉伯語不是我的母語,但身為教長,我熟悉它並視它為神聖的。其後的七個月,我們見證了74位教長歸信耶穌。直至今時,已有超過四百位教長信了主。」

註:非洲伊斯蘭的宗教與政治領袖

南亞見證數百人前來與我查經

以下是湯瑪士‧莫里的經歷:

在1969年,我當時17歲,我的父親是一名伊瑪目。當年有人由阿富汗將伊斯蘭帶到孟加拉地區,我們就是他們的嫡系後代。

小時候,我經常在伊斯蘭學校質問老師,當他們回答不上,就會非常憤怒。為了奚落我,其中一名老師更稱我為「一個基督徒」。但我其實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不過我知道有一位基督教宣教士住在我的小鎮,他是一位年老並留着長長白鬍子的挪威男子,看起來有點像聖誕老人。這位宣教士於1962年來到我所住的小鎮,他曾在印度事奉了30年,卻未曾讓一人歸信基督。

這位挪威宣教士耐心地回答我所有問題,從聖經教導我耶穌是誰,祂為我們所做的一切,以及我如何能成為祂的信徒。不久之後,我決定將生命獻與基督。

當我回到家裡,我告訴父親,父親立刻與我斷絕關係,接着就在家人與親友面前把我趕出家門,甚至不讓我拿走一件衣服。後來我來到首都達卡,當時我身無分文,只靠着在街上拉人力車來養活自己。其後,1971年國家陷入獨立戰爭,整個國家被弄得天翻地覆。

我在1972年認識了一位名為洛克的浸信會宣教士。洛克改變了我的一生,他亦是影響我最深的人。洛克發現我在國家獨立後流落街頭,他從來沒有以我的生活模式判斷我的為人,相反地更邀請我跟他一起查經。他用了9個月時間透過延伸神學教育(TEE)栽培我。

洛克後來向我發出挑戰──回到我的族群那裡,向他們傳福音。於是我又回到北部地區,並加入了長老教會。聖經班從每天早上六點開始,我將從洛克身上學到的聖經知識教導他們。

1976年有一位美國長老會的宣教士來找我。他說:「村裡來了六名年輕人,它們都是穆斯林,並想知道如何可以得救。你熟悉穆斯林,不如與這些年輕人傾談。」

我花了兩、三個小時與他們傾談,得知他們從一支OM世界福音動員會的旅行宣教團隊手上收到了一些基督教書刊,閱讀後相信了耶穌,並已邀請耶穌進入他們的內心。

那6位穆斯林的其中一位,在一個月後從他的社區中帶了15個長老來。他說:「這些人都希望成為耶穌的跟隨者。」接下來的一個月,他們再帶了十六、七個人來。這種情況持續了8年,數百人前來跟我一起查經。

接下來的30天,
穆斯林將進入
每天禁食禱告的齋戒月。
我們也將與世界各地的基督徒
同步為他們祈禱,
願他們遇見耶穌基督
與愛他們的福音使者。

30天為穆斯林禱告——第19天

伊朗的家庭教會

015月

摩娜茲(Mahnaz)緊張地按下公寓的門鈴,當她快速閃進屋內,看見幾本老舊的聖經和6張熟識的笑臉時,她便知道來對地方了。為了躲避搜查,這個初信者團契每週都在不同的家庭中聚會。
聚會開始,她們先輕聲地唱着敬拜詩歌,避免驚擾到鄰居。敬拜後她們彼此分享見證,再一同收聽線上講道;馬太福音第十章的教導特別讓她們印象深刻,主耶穌告訴祂的追隨者,他們將要因祂的名而受苦,事實上,這位講員就是遭受迫害而流亡海外的實例。摩娜茲認真地聽講,她徹底明白,而且願意承擔追隨主耶穌的風險。
在伊朗快速發展的家庭教會中,摩娜茲只是其中的一個例子。伊朗的家庭教會萌芽於1990年代末期,政府在1979年的伊斯蘭革命之後,限制教會聚會長達數十年之久。教會領袖明白,惟有低調、祕密進行才能持續向穆斯林背景的伊朗人宣傳福音。
過去的涓涓細水如今已成洪流,如今伊朗福音廣傳,所到之處每週都有新的祕密團契成立,而全家一同歸主的見證也時有所聞。
一旦家庭教會被查獲,伊朗政府必定會嚴懲不貸;儘管如此,許多人仍像摩娜茲一般,滿懷渴慕地與信徒們一同聚會,只為更多認識尊貴的救主,而當未信者看見基督徒願意為信仰受苦時,往往會激起更多人的好奇來認識主耶穌。

代禱文

天父,祝福和摩娜茲一樣的初信者能找到信仰同路人,委身在安全穩定的團契,不斷地在真道上被造就,對神的愛心、信心、知識不斷成長,並遵行主道。求神保守各地的家庭教會及信徒,將他們隱藏在神翅膀的蔭下。神要做他們的盾牌,救他們脫離捕鳥人的網羅!為伊朗的平安、繁榮與穩定禱告,也為所有的伊朗人能自由地敬拜神禱告。願伊朗的當權者能以公義對待基督徒,而基督徒也能在伊朗作光作鹽。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30天為穆斯林禱告——第20天

穆斯林在台灣

025月

在台灣大約有35萬的穆斯林,其中絕大多數來自印度尼西亞。大部分來到台灣的印尼穆斯林都是為着生活而來的,他們包括家傭、漁工及勞工,另外還有新住民配偶及來台灣讀書的學生。當然穆斯林移工們都希望能找到好的雇主、賺取較高的薪資,可以供應遠在故鄉的家人更好的生活。
大部分的台灣雇主都非常照顧與尊重穆斯林移工,允許他們遵行伊斯蘭的宗教生活:每天5次的祈禱、齋戒月時守齋戒禁食、開齋節與同鄉一起歡慶。儘管如此,遠離家鄉的他們,心中對在家鄉的家人總有着無盡的思念。受惠於現代科技的進步,智慧型手機成為他們解鄉愁的最佳工具,透過上網、社群媒體、影音通話,縮短了他們與家人的距離。
每個週日是穆斯林移工最重要的時刻。大批來自不同區域的穆斯林朋友,如潮水般湧向台北火車站大廳,四處張望找尋熟悉的面孔,來自家鄉的朋友們圍坐在一起,用自己熟悉的母語談天說地,訴說在雇主家中的生活。然後大夥兒一起享用滿滿家鄉味的美食,化解濃濃的思鄉情愁,這是他們一週當中最放鬆的時刻。
一般來說,外籍穆斯林在台灣工作一期最少是3年的時間,之後他們就回到故鄉印尼,或者是轉換新雇主繼續工作。在台灣的這三年,也許就是他們一生中最關鍵的時刻,是惟一可以聽到福音、改變生命的機會。

代禱文

天父,祝福台灣的教會與基督徒關注穆斯林移工的福音需要,展開愛的行動去接待、關愛他們。為台灣關懷島內穆斯林的機構禱告,求主賜下夠用的資源及人才,祝福他們的事工有果效,能觸及許多穆斯林好土,帶領他們領受十字架的救恩。求主開啟他們的心眼,得見耶穌基督是他們生命的主。求主裝備造就在異鄉信主的穆斯林,將來返鄉後能持守信仰,並將福音帶給家人及同胞!為台灣的穆宣訓練課程禱告,盼能動員更多基督徒,有愛心、有智慧地與穆斯林建立關係及傳遞信仰。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30天為穆斯林禱告——第21天

喀什米爾的穆斯林

035月

喀什米爾居住的地理位置十分尷尬,他們的西邊是巴基斯坦的穆斯林,南邊是印度的印度教徒,東邊則是藏傳佛教徒。在克什米爾,這三種宗教都有一定的影響力,直到如今,印度教徒仍視此地為極其神聖的朝聖地之一。
然而,多數的喀什米爾將近八百萬人是穆斯林,分布在印度與巴基斯坦的邊境之間,主要居住在印度的查謨和克什米爾邦。自1947年印度脫離英國獨立以來,此地一直深陷衝突之中,衝突的根源是因印度和巴基斯坦各自宣稱擁有此地的主權,然而喀什米爾卻不認為他們歸屬於任何一邊。
一直以來有許多的獨立運動鎖定這塊土地,企圖鼓吹他們獨立。但是,真正驅使喀什米爾渴望獨立建國的因素,肯定不是伊斯蘭極端主義,關鍵其實是喀什米爾的自我民族認同。事實上,因着蘇菲主義溫和的伊斯蘭神祕主義的影響,喀什米爾普遍願意接受伊斯蘭信仰,只是他們絕不認同激進的穆斯林。
然而過去的15年間,喀什米爾明顯地轉趨保守,其中一個原因是:曾有一位著名的穆斯林教師在電視上警告他們,基督徒會想方設法地要喀什米爾改教。雖然基督教在克什米爾的宣教起源可以回溯到一百多年前,但直到如今他們當中仍幾乎沒有基督徒。

代禱文

天父,有多股勢力在此地角逐領土,企圖吸引喀什米爾人民的關注及效忠,禱告喀什米爾能有清晰的方向,為該地區創造和平與穩定。求神呼召更多宣教士及印度基督徒,向喀什米爾穆斯林展開福音行動及拓荒計劃。求聖靈預備喀什米爾穆斯林的心,願意聆聽並接受福音,知道耶穌基督是和平之君、救贖的主。我們禱告喀什米爾成為神的城,神在其中必不動搖。為涉入衝突的政治首領與分裂主義領袖禱告,願他們能為喀什米爾人民的福祉,放下偏見與爭執,團結一致。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30天為穆斯林禱告——第22天

國際學生歸主浪潮

045月

過去十年間,許多穆斯林學生為了獲得高等教育的學位而選擇到海外留學;為此,許多穆斯林家庭甚至會移居海外長達5年之久,他們有非常多的機會能在當地接觸到基督徒。
比方說,英國每年都有多達一萬五千名的穆斯林國際學生;透過大學和政府之間簽訂的各項協議,這些表現好又聰穎的穆斯林學生得以從中東、北非、印尼、馬來西亞和中亞等地到國外學習。留學的生活可能帶給這些國際學生壓力與孤獨,但卻為當地教會提供了絕佳的機會,能以愛心迎接他們,並幫助他們適應一個全然不同的生活環境。
透過友誼與熱情,基督徒得以向這些國際學生展現基督的愛,並澄清許多誤解。當這些學生回到自己的國家時,他們所經歷過的溫暖和擁有的友情,自然會形塑他們對基督教的理解。例如從中東來到英國的穆罕默德(Mohammed),從起初敵視基督徒,到如今竟結識了許多基督徒密友;或是像薩拉(Saara),她對主耶穌有了全新的認識,從此就深深地愛着主耶穌。

代禱文

天父,禱告遠離家鄉的穆斯林學生,能結交真心相助、陪伴的基督徒密友。為國際友愛協會(Friends International)等專注於國際學生事工的機構禱告,願他們帶着基督的愛去接觸來自穆斯林世界的學生,並讓智慧、敏銳的心與深厚的友誼帶來富有意義的交流。求父神打開這些穆斯林學生的心,挪去他們心中的攔阻與恐懼,讓他們願意向真理走近,探究神的話語。願神的靈甦醒他們的心。禱告教會和個別的基督徒能有機會結交穆斯林國際學生,並且願意認識、了解他們,為他們祝福。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30天為穆斯林禱告——第23天

印度的莫普拉人
女權意識抬頭

055月

在美麗的印度喀拉拉邦,你會看到其它村落沒有的特殊景象,就是:女孩與男孩一同上學。沿着海岸線的富庶村莊裡,到處都有外觀色彩豔麗的清真寺及宗教學校,村民們引以為傲的是,這裡的孩子們無論男女都能上學讀書、學寫字和背誦《古蘭經》。該地區近千萬的莫普拉人(Mappila)識字率高達9成,且大都受過教育、經常出外旅行;因此,這群莫普拉人逐漸成為日益增長的女權運動代表。
2019年一月,當阿伊莎用手捧着女兒的臉,彎着腰看着她的眼睛說:「今天,我要為女人發聲!今天我要站出來為女人爭取!我要說:女人、穆斯林女人、莫普拉女人、喀拉拉邦和整個印度的女人,都和男人一樣有價值,應該要被平等對待。」就在那天,阿伊莎和將近五百萬的女人,手牽手築起了一座長達385英里的「女人牆」,她們面朝大路站着,伸出雙手默默地宣示着女人的價值與權利,女人絕對值得在神與男人的眼中被視為珍寶。
或許每個莫普拉女人都該有同樣的勇氣和信心,帶領他們的家人進入上帝的國度。

代禱文

天父,在一千年前,莫普拉人是印度第一批接受伊斯蘭的人,禱告這一千萬的莫普拉人,能擁抱並分享來自神國的好消息。求神差派宣教工人、基督徒向他們傳福音、裝備造就他們。禱告莫普拉女人對神的真理抱持濃厚的好奇心,在屬靈上甦醒,為主發光!「他使我的口如快刀,將我藏在他手蔭之下;又使我成為磨亮的箭,將我藏在他箭袋之中。」盼望莫普拉女人在基督裡認識自己的價值,知道自己是上帝的傑作。求神揀選當中的許多人,成為底波拉、呂底亞,為社會及家庭帶來屬靈的改變。他們將要養育出許多敬畏神的後裔,教導兒女事奉、順服主。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30天為穆斯林禱告——第24天

文化穆斯林

065月

聽過「文化基督徒」嗎?這是形容一個人自認可以接受一般公認的基督教價值觀,可能平常也會參加基督教活動,然而卻不認為基督信仰對他們的生命有多重要。
「文化基督徒」實際上可能是無神論者、不可知論者,或者自稱為「有精神信仰的非宗教徒」。這類人多數是在基督教傳統環境中長大的,儘管他們可能對這個信仰的某些方面極不認同,卻依然自我認定是基督徒。
「文化穆斯林」的定義也很類似;隨着穆斯林對極端主義崛起、宗教領袖敗壞,以及受局限的宗教前景感到失望,穆斯林社群中的宗教熱忱也逐漸消退。文化穆斯林雖然以穆斯林自居,但其實只是名義上的穆斯林,甚至根本就不是穆斯林。
全球各地都可以看到文化穆斯林,特別是在歐洲、中亞、北美與中東、東南亞的部分地區。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最新報告指出:在阿塞拜疆與阿爾巴尼亞,分別只有1%與5%的穆斯林固定上清真寺禮拜;而在哈薩克斯坦與波斯尼亞,也只有2%與14%的穆斯林會每天禮拜5次。在穆斯林人口只占1%的美國,也只有64%的穆斯林宣稱宗教對他們極為重要,差不多跟基督徒一樣。
宗教所扮演的角色正經歷全球性的轉變,穆斯林也面臨到基督徒正遭遇的問題,就是:該如何在傳統社群內部與之外建立他們的身份認同?

代禱文

天父,為這些身份上、名義上的穆斯林禱告,願他們有機會能得聽福音,神的愛、救贖和真理,能觸摸到他們內心真實的需要,體會到唯有基督能滿足他們一切所需。求主打發宣教士與基督信徒能找尋這些穆斯林,與他們建立美好的關係,透過生活及友誼,讓這些穆斯林反思自己的信仰,願意跨出勇敢的一步來更多認識神、研讀聖經的話語。也祝福那些有穆斯林背景的歸主者,被神大大使用,來得着穆斯林群體。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30天為穆斯林禱告——第25天

吉爾吉斯斯坦的
基督信仰浪潮

075月

我們到吉爾吉斯斯坦的鄉村拜訪朋友阿齊姆時,照慣例每人都該有一杯茶,阿齊姆卻回絕:「不!我在禁食。」
虔誠的穆斯林在齋戒月中禁食是理所當然的,這是穆斯林信仰中最重要的實踐之一。但阿齊姆是村子裡惟一的基督徒,為什麼他也要禁食呢?
生活在群山腳下的吉爾吉斯人對他們的傳統十分自豪,他們本是吉爾吉斯斯坦族,後來才接受伊斯蘭成為穆斯林的。蘇聯解體之後,他們在找尋新身份的過程中才想起了自己的根源;這不僅強化了他們的伊斯蘭信仰,也重新拾回許多成為穆斯林之前的固有習俗。村子裡懂得齋戒的規矩、或按時上清真寺禮拜的人並不多,但開齋節時,全村家家戶戶都會彼此聚集、拜訪,對他們而言,齋戒月與社群生活及身份認同至關重大。
但為什麼阿齊姆要禁食呢?剛成為基督徒的那幾年,穆斯林不斷地騷擾他和家人,因此他不想與穆斯林有任何瓜葛;但隨着他的信仰愈發堅固,且領受了神的智慧後,他才了解到自己應該如何在傳統民族文化底下過一個基督徒的生活,這也包含了禁食!
因此阿齊姆決定效法基督,以基督徒的身份禁食;但同時他也會與村民正常互動,在開齋節時拜訪鄰居,與他們分享跟隨主耶穌對他的意義。

代禱文

天父,在幾乎不曾聽過福音的穆斯林群體中長大的歸主者,必須要學習如何在一個對信仰一知半解的社群當中,分享成為基督徒的真正意義;求聖靈賜下智慧與指引,給這樣處境下的歸主者,並給他們熱忱,去得着他們同胞的靈魂。禱告吉爾吉斯斯坦能有更多人接受基督信仰,並且能在他們的文化底下找着跟隨主耶穌的信仰之道。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30天為穆斯林禱告——第26天

能力之夜
(Laylat al-Qadr)

085月

一千四百多年前,一位阿拉伯青年對不公不義的社會現況,以及身邊充斥的偶像崇拜感到心灰意冷,於是他決定離開,到家鄉麥加附近一座山丘上的岩洞靜坐冥想(就是如今的沙特阿拉伯)。
他就是穆罕默德;在那一晚,他遇到一段奇特的經歷……
後來,當穆罕默德回想天使是如何向他顯現,賜下崇高的啟示,這些啟示逐漸彙整成為《古蘭經》。
「能力之夜」(Laylat al-Qadr)就是紀念這個晚上。對全球各地的穆斯林來說,這是一個既特別又神聖的夜晚,這一晚他們會慎重地執行宗教規儀如:徹夜禱告,讀完整本古蘭經,甚至是在清真寺住上幾晚。
穆斯林相信在這一夜的敬拜果效,比平常一千個月的敬拜更有價值。而且阿拉也會在這一夜決定每個人來年的命運。
在這個穆斯林全心全意想討神喜悅的夜晚,讓我們齊聚恩典的寶座前,求上帝使穆斯林都能來認識主耶穌。

代禱文

天父,穆斯林會在這一夜尋求阿拉的啟示。我們禱告主耶穌以超自然的方式向他們顯現。這一夜穆斯林會特別關注自身的罪與軟弱;禱告在穆斯林社區中間的基督徒能有智慧地向他們分享救恩。為信仰正在發生轉化,渴望釐清信仰及生命疑惑的穆斯林禱告,「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願基督帶領他們尋見主,進入主的羊門。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30天為穆斯林禱告——第27天

印尼東松巴哇的比馬人(或稱芒布九人)

095月

印尼松巴哇島東部的一個小村落裡,一波小規模的歸主浪潮正在進行中。一位穿戴傳統頭巾(或稱「Jilbab」長衣)的年輕穆斯林女子莎蕾德說道:「上週我才剛為母親施洗!」
莎蕾德接着說:「上帝已經在我們當中動工。以前只有在鄰近市中心的幾個村落裡,才有大約二、三百位基督徒居民,我們之間的關係也不緊密;但是這五年來,上帝讓我們知道主耶穌不只是一位先知,有些基督徒會來幫助我們,透過引支勒(Injil,即福音書)的故事認識真實的主耶穌。原來我們並不需要改變自己的文化、或離開原本的社群,我們自己就可以和家人分享主耶穌。」
聖靈正親自在這個大約八十萬人口、稱為比馬(Bimas)或芒布九(Mbojos)的穆斯林族群中間動工,在這座幾乎全面伊斯蘭化的小島上,儘管逼迫無所不在,歸信主耶穌的信徒仍在不斷地增加中。在這裡母語的新約聖經與耶穌生平電影已經翻譯完成,甚至可以聽到基督教的廣播節目。
多數比馬人或芒布九人的教育程度並不高,因為他們擔心教育會危害到他們的傳統文化及信仰。但是過去幾年已經開始有了變化,雖然多數人依舊過着貧窮的農耕生活,但他們正學習一面跟隨主耶穌、一面維護固有文化的完整性。他們能這麼做,是因為主耶穌來,是為要拯救萬族、萬民、萬邦。

代禱文

天父,為印尼松巴哇島禱告,願這裡的歸主運動能夠持續、並越發成熟。但願有更多門徒及本地教會、小組團契被穩固地建立起來,信徒的屬靈生命健康茁壯,而且對大使命有負擔,知道如何用本地化的方式帶領周邊群體歸主。禱告比馬人能竭力發展教育及工作機會,幫助他們的文化能夠適應未來的世代。祈求更多宣教工人來到印尼,透過各樣的管道向未認識主的人介紹主耶穌。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30天為穆斯林禱告——第28天

倫敦的穆斯林

105月

倫敦至少有150萬的穆斯林,約占總人口的六分之一;不過這個穆斯林社群似乎正被一些改變所影響,例如:
穆斯林逐漸宗教化 這種情況經常發生在不曾與父母的母國有所交流的第二代穆斯林移民身上。他們視母國為外國,或者認為母國過於落後;但他們也不覺得自己是英國人,認為英國的社會風氣太過放蕩不檢。最終他們只能在伊斯蘭裡找到自己的穆斯林身份,因此變得比父母更具宗教熱忱,甚至更容易受到極端主義的刺激。
穆斯林揚棄伊斯蘭 這股浪潮在伊朗人及庫德族當中已經興起好一段時日了,如今更漸漸擴散到其他種族背景的穆斯林群體,例如阿拉伯及索馬里穆斯林。因對政治集團和極端分子宣稱實行伊斯蘭律法的希望破滅,同時看到伊斯蘭先知的實際生活與宗教教義經常背道而馳,是推動這股浪潮的主要成因;許多穆斯林因此宣稱自己是「無神論者」,也有許多穆斯林雖然相信有神,但不再相信任何宗教。他們當中只有極少數人曾聽過福音。
穆斯林看重「人性」高於宗教 很多仍標榜自己是穆斯林的人開始聲稱:「信仰什麼宗教不是重點,與人為善才是最重要的。」我們很難了解這個論點背後的動機,也不能確定他們是否真心如此相信。

代禱文

天父,許多穆斯林正被各種政治衝突、世界趨勢影響,衝擊着他們對伊斯蘭信仰的認知。禱告這些衝擊將促使穆斯林思考人生,擁抱福音與真理。願他們在面對內心掙扎及人生抉擇時,蒙聖靈帶領,在基督裡找到答案與歸屬。禱告他們願意聆聽福音真理,並且找到自己真實的身份神所愛的兒女。禱告倫敦的基督徒積極地向穆斯林或已揚棄信仰的前穆斯林們,分享有力的信主見證。倫敦是深具影響力又充滿福音契機的大都會,求主在定居此地的穆斯林群體中興起歸主浪潮,藉由他們把歸主運動推向世界各地的穆斯林群體。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30天為穆斯林禱告——第29天

索馬里的索馬里人

115月

「Iska warran?」是索馬里人在朋友和熟人之間慣用的問候語,意思是「你最近遇到了什麼新鮮事?」
對索馬里人來說,「陌生人」這個概念並不存在,即使兩人從未見過對方也一樣。兩個素未謀面的索馬里人在巴士上搭訕聊天,根本一點都不奇怪!一直到下車之前,同車的人可能都會誤以為他們是熟識多年的好友。儘管經歷了數十年的殘酷內戰,索馬里人通常還是比較信任自己剛認識的同胞,勝過認識很久的外國人。
打着伊斯蘭旗號的暴力行動在索馬里引爆了兩波相當明顯的浪潮:第一,離棄伊斯蘭的穆斯林正快速增加;而當一些對伊斯蘭感到極度不滿的穆斯林集體脫離宗教時,更多的穆斯林選擇了跟隨主耶穌,成為基督門徒,因此也成就了第二波的歸主浪潮。
1991年開始,索馬里陷入脫序的無政府狀態,但教會卻快速成長。2008年索馬里南部曾發生殘殺宣教士的事件,這也是促使教會增長的重要關鍵。 在索馬里南部服事,29歲的法蒂瑪牧師形容:穆斯林歸主者成長之快速,簡直就是「索馬里版的使徒行傳」;2019上半年,光在她服事的地區就建立了21間新的家庭教會。
讓我們期待每個索馬里人對「你最近遇到了什麼新鮮事?」的回答都是:「我成為基督的門徒了!」

代禱文

天父,為索馬里穆斯林群體的福音突破向祢獻上大大的感恩。願更多宣教工人及穆斯林歸主者,能隨着這波浪潮收割靈魂,帶領更多人脫離伊斯蘭信仰,進入神的光明國度。「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禱告索馬里人得着在基督裡的平安。求神的和平及醫治、安慰臨到這塊土地。為索馬里境內快速成長的新教會禱告,願他們能接受整全的門訓,信心及盼望不斷增長。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30天為穆斯林禱告——第30天

穆斯林歸主者

125月

這一切都是在齋戒月期間發生的。法蒂瑪突然在異象中看見了主耶穌,從那之後就再也無法忘記祂是何等慈愛地看着她,對她說:「來跟從我吧!」。在這次異象中,法蒂瑪經歷了從未有過、深刻的平安,於是她開始私下蒐集資料;自此,這一位來自沙特阿拉伯傳統穆斯林家庭的年輕女性發現,她並不是惟一經歷過這樣轉化的人。事實上,竟然有沙特阿拉伯人以基督徒的身份上電視,而且絲毫不以為恥。 中東國家的改變正在不斷發生。愈來愈多人因極端主義而對信仰感到遲疑,也開始排斥壓迫的宗教教條;他們渴望更認識神,而透過基督教傳媒、異夢或是異象,許多人找到了主耶穌,甚至在恐嚇與死亡的威脅下仍堅決勇敢地跟隨祂。 不過,選擇跟隨主耶穌並未讓穆斯林歸主者立刻就融入現有的基督徒社群中。如同使徒保羅的經歷:「掃羅到了耶路撒冷,想與門徒結交,他們卻都怕他,不信他是門徒。」(徒9:26)。 在沒有宗教自由的國家,安全上的擔憂、恐懼與缺乏互信,讓人們開始省思:究竟是接待穆斯林歸主者加入現有的教會較有效率,還是該鼓勵他們培植、建立自己的教會呢?

代禱文

天父,禱告現今的教會能看重穆斯林歸主者,願意歡迎並接納他們到自己的團契中。禱告穆斯林歸主者能夠更多與老練的基督徒連結,認真裝備自己成為主耶穌的門徒。求主賜給普世教會新的觀念、策略,能夠接納、裝備各種不同背景的歸主者,給他們有家人般合一的溫暖及歸屬感。禱告神帶領更多穆斯林歸主者,成立適合這個群體的教會、團契,因着彼此都有相同的處境、經歷過信仰的掙扎,使穆斯林來到當中,找到一種家的熟悉感,以及被了解的感動,更看到許多歸主者雲彩般的見證,幫助他們勇敢無畏地來跟從主。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30天為穆斯林禱告結束,明日接續中亞族群的禱告

伊朗|拉克人
Lak People

135月

伊朗境內的札格羅斯山

拉克人居住的地區俗稱「拉克斯坦」(Lakestan),是位於伊朗最大山脈札格羅斯山的一片廣闊區域。這座山有豐富的氣候與地貌變化,吸引許多游牧民族在此依季節遷徙,尋找草場,是伊朗重要的農牧地區。
拉克人的起源有許多爭議,有學者認為他們與庫德人有關聯,也有人說拉克人建立了18世紀統治伊朗西南部的桑德王朝(Zand,又譯贊德王朝)。 拉克人曾是游牧民族,有少許的農業活動。然而,和伊朗的很多游牧群體一樣,大部分拉克人已經離開游牧生活,住在城市裡的人從事各種商貿活動。
拉克人追隨一種伊斯蘭什葉派的分支亞桑派(Ahl-E-Haqq/Yarsan)。目前沒有已知的福音管道可以進入拉克人群體。網路上有少許拉基語的福音短片,但拉克人未必能主動接觸這些資源。

代禱文

天父,為札格羅斯山許多村落、游牧部族禱告,求神預備宣教士或福音使者能接觸、服事他們,使許多家庭被主得着,成為福音聚落,或在遷徙中將福音帶給札格羅斯山其他的村莊、山民,包括拉克人。求主預備拉克人的心,在聆聽到主耶穌的名字時,心中被聖靈大大充滿而喜樂,渴望更多親近、了解耶穌。求主使拉克人的靈魂甦醒,引導他們走義路。祝福拉克人群體能建立一個充滿愛和順服的教會。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伊朗|北盧里人
Northern Luri People

145月

山谷居民

伊朗西部進入春末,不久後北盧里人就會帶着牛群羊群,遷往札格羅斯山的高地,因為低地炎熱的氣候很快就會讓草地枯黃干旱,但更高海拔的地區仍有綠草和涼爽的氣溫。
這種一年一度的遷徙已經持續了幾百年,他們與牛羊在險峻的山嶺裡奮鬥求生,但現在很多北盧里人已經放棄了游牧生活,成為農民。更多的小麥、大麥、巴旦木(扁桃)、核桃和蔬菜,在北盧里人的照顧下,茂盛地生長在札格羅斯山腳和山谷裡。
伊朗政府禁止基督徒的宣教活動。福音必須要透過廣播、衛星電視、文學,以及伊朗信徒冒死的口傳,才能到達北盧里群體中。目前北盧里語聖經尚未翻譯好。

代禱文

天父,為北盧里人所需要的聖經譯本及福音資源禱告,祝福他們可以快快透過各樣方式看見造物主的話語及心意。禱告神興起忠心並理解北盧里人文化的宣教工人,在北盧里村莊展開持續性的開拓工作,並大有果效地收割北盧里人的靈魂。求神賜下策略、智慧與機會,給那些嘗試向北盧里人傳福音的信徒。求神使北盧里人的心向基督敞開,特別是領袖們的心,使他們看見耶穌基督屬靈的豐盛,欣然樂見人們追求基督。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伊朗|南盧里人
Southern Luri People

155月

需要詩歌與福音劇

在南盧里人心中,對伊朗的伊斯蘭革命有很強烈的幻滅感。盧里人享有幾百年的半自治狀態,在20世紀被伊朗國王禮薩汗(Reza Khan)父子的軍隊打破。政府想要盧里人改變遊牧的生活方式,定居下來。而且當政府在他們的地土下發現石油後,盧里人沒有得到半分好處;相反地,所有收入都流向政府與德黑蘭的精英階層。如今的伊朗,依然執行這樣不公平的政策。
一些南盧里人遵循着傳統的遷徙方式,為牲畜尋找草料;但越來越多人定居下來,過着農業生活。文盲一直是南盧里人面臨的大問題,近半數的人不會讀寫。有些人讀了小學和初中,但很少人讀過大學。伊朗執政者的政策是,只向那些忠於政府的群體提供大學教育。
南盧里人缺乏完整的聖經,福音資源也有限。他們有豐富的舞蹈與音樂、詩歌文化,若能將福音信息透過盧里傳統歌舞的方式讓他們認識神,或許會成為不錯的福音管道。

代禱文

天父,帶領伊朗的信徒接觸南盧里的平安之子,觸發南盧里群體的歸主運動。求主預備南盧里人的心與環境來接受福音。聖靈在南盧里人心中,賜下對基督與真理的渴慕。「一切都是出於神;他藉着基督使我們與他和好,又將勸人與他和好的使命賜給我們。這就是:神在基督裡使世人與自己和好,不將他們的過犯歸到他們身上,並且將這和好的信息託付了我們。」禱告南盧里人因着基督與父和好,並領受使人與神和好的使命,帶領其他人回到父的家中。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伊朗|卡什凱人
Qashqai(Kashkais)

165月

在帳棚下、星空下

想像一下,你每天都過着露營生活,住在帳棚裡,每次搬家就得收拾家當,然後在新的地方建立營地……你們從不留下書寫的歷史記錄,但在夜晚熊熊燃燒的篝火旁,可以從長者的口中聽見部落的榮耀事蹟,這些故事一代一代地傳講。
這就是卡什凱人的生活。幾十年來,伊朗政府一直試圖同化他們,並向他們施壓,想讓他們定居下來,但還是有很多卡什凱人想保持「自由的靈魂」。一位卡什凱婦女從小跟着部落、家族遷徙,她說:「我從未在一個城市待着,也不會停下腳步,我的靈魂會一直漫遊在這片土地上。」 這群游牧民族雖然自稱穆斯林,但不會一天五次面向麥加禱告,也不遵守齋戒月(Ramadan)或伊斯蘭教的信條。他們是文化及身份上的穆斯林,而非宗教上的穆斯林。
雖然有卡什語的部分聖經和《耶穌傳》電影,但向游牧民族傳福音是件很不容易的事,他們居無定所,艱苦的生活方式也非一般人能承受融入的。主必須用其他方式,在卡什凱人中開始一個跟隨祂的群體及教會。

代禱文

天父,禱告有卡什語的福音廣播節目,讓卡什凱人可以收聽到這些頻道,對神的認識與信心被建造起來。「這些不信的人被這世界的神明弄瞎了心眼,使他們看不見基督榮耀的福音。基督本是神的像。」求主打開卡什凱人的屬靈眼睛,好使他們看見基督的光。禱告卡什凱人開口呼求神,並在禱告中經歷上帝的真實!祝福他們不論走到哪,他們的心與帳篷就是敬拜神的地方,時刻與主保持連結。在他們所到之處帶來認識神的馨香之氣,使人心轉向,敬拜基督。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伊朗|說多馬里語的羅馬尼人
Domari Speaking Romani People

175月

神祕的吉普賽人

伊朗的多馬里語羅馬尼人最初源自印度的吟遊詩人羅姆人(Rom),他們在那裡是低種姓的歌手和舞者。在印度他們遭受歧視,被禁止進入印度教廟宇。他們也被稱為吉普賽人,有着典型的黑皮膚和黑眼睛。在外人眼中,他們的生活方式很神祕,導致人們總是懷疑、害怕他們,然而羅馬尼人一般都是很高尚友善的。
有些羅馬尼人住在村落和城市,其他人則是游牧狀態,靠篷車或運貨馬車遷移,或者騎馬、驢和駱駝。除了靠音樂、詩歌和舞蹈的特長謀生外,他們也做小買賣交易,他們很容易適應新的地方。不過有些羅馬尼婦女和孩童,被迫以乞討作為謀生手段。
多馬里語羅馬尼人跟隨伊斯蘭什葉派信仰。每一萬人中只有6個人被視為基督徒。多馬里語的聖經翻譯尚未完全。流浪或游牧生活使得宣教士很難接觸到他們。

代禱文

天父,求主使羅馬尼人的心在主那裡找到歸屬感,使他們以神為家,神也以他們的心為家。禱告對音樂、舞蹈相當敏銳的羅馬尼亞人,能透過詩歌或藝術被神的靈觸摸。願他們的心靈因認識主而得着滿足、快樂,感到被神完全理解。「我未成形的體質,你的眼早已看見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寫在你的冊上了。」禱告伊朗的羅馬尼人能認識造他們、愛他們、拯救他們的獨一真神。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哈薩克|北烏茲別克人
Northern Uzbeks

185月

哪裡才是我的家?

一個烏茲別克男孩衝進門,上氣不接下氣,痛苦地喊道:「媽!」
「怎麼了?」她丟下正在洗的衣服,跑到孩子面前,「你受傷了嗎?」
男孩抬起頭,眼淚汪汪地看着媽媽,「他們說我們是外地人,這裡不是我們的家,叫我們哪裡來就回那裡去。」
媽媽歎了口氣,什麼也沒說。
男孩帶着一絲冀希地問:「這兒是我們的家,對嗎?」
「這兒是我們的家,但我們來自別的地方。」
中亞五國長年GDP較低,人口流動率很高,其中的烏茲別克斯坦在政府長期獨裁、貪腐的控制下,有許多人向外移民到周邊的哈薩克斯坦、俄羅斯等國。他們遠離家鄉和親人,極度依賴他們的伊斯蘭信仰與薩滿教習俗,來追求生活的富足和意義。

代禱文

天父,祢憐憫寄居的,求祢向住在哈薩克的烏茲別克人,顯現祢對他們的慈愛與看顧,使他們在孤單、痛苦的時刻,經歷到神不撇下他們。求主興起福音使者,向哈薩克的烏茲別克人展開福音行動。「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賜給你們一位保惠師 ,叫他永遠與你們同在,就是真理的聖靈,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為不見他,也不認識他。你們卻認識他,因他常與你們同在,也要在你們裡面。」願得救的烏茲別克信徒蒙聖靈保惠師引導,與神建立親密、合一的關係。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烏茲別克斯坦|卡拉卡爾派克人
Karakalpak People

195月

一個湖泊的死亡

烏茲別克斯坦境內的西北方,有一個自治共和國「卡拉卡爾帕斯坦」,是卡拉卡爾派克人的家園。這個地方的人們早年非常依賴鹹海的漁業,只要做點魚餌,大魚小魚都會上鉤,但烏茲別克斯坦境內的鹹海已經徹底消失,只剩荒涼的沙鹽沉積,和破爛的廢棄鐵船。人們想吃魚必須上市場買。為什麼呢?
過去蘇聯引水灌溉中亞的棉花田,加速這座世界第四大淡水湖的死亡。鹹海一消失,卡拉卡爾派克人完全失業。他們通常很窮,失業率很高,盡可能地靠種植棉花、大米和甜瓜,或畜牧支撐生計。但這裡非常干燥,雨水不足。
年輕人已經沒法體會過去悠哉捕魚的歲月了,老一輩的人如此說:「我們看不到未來,對生活早就失去信心。」 近年鹹海成了沙漠,大大增加了沙塵暴發生機會,使卡拉卡爾帕斯坦成為烏國環境最差地區。 有卡拉卡爾派克語的《耶穌傳》電影、聖經和其他福音資源,但大部分人從未聽過神的真理。
編按:鹹海北部(哈薩克境內)已被國際組織復育。

代禱文

天父,求主差遣滿有能力的福音使者,向烏茲別克斯坦的卡拉卡爾派克人宣告神的盼望。「興起發光,因為你的光已經來到,耶和華的榮耀發現照耀你。看哪,黑暗遮蓋大地,幽暗遮蓋萬民,耶和華卻要顯現照耀你,他的榮耀要現在你身上。」願卡拉卡爾派克人在神的話語中看見基督是盼望,使他們從哀哭變為跳舞。禱告他們謙卑悔改,經歷在基督裡的赦免、救恩。願神的國降臨在卡拉卡爾派克群體中,向烏茲別克人彰顯神同在的榮耀與喜樂。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人
Tajik People

205月

中亞著名的外勞打工客

塔吉克人是遷徙到中亞的伊朗人的後裔,散居在中亞各國家。以塔吉克人為主的「塔吉克斯坦」是中亞最窮的國家,一半的勞動人口離鄉背井,去到俄羅斯、烏茲別克斯坦,以及中亞較富裕的哈薩克斯坦謀生,成為這些國家境內很大的外勞社群。
今天我們要為在烏斯別克斯坦的塔吉克人禱告,但這裡除了塔吉克外勞,其實還有很多隱性的塔吉克人。過去蘇聯為了控制中亞,採用民族混居、分而治之的手段,將中亞一分為五,成立五個共和國,強化各民族意識,讓彼此牽制、爭競,互相消耗。1924年烏茲別克 斯坦共和國成立期間,境內的塔吉克人為了留在烏茲別克斯坦,便註冊成為烏茲別克人。學者估計,烏茲別克斯坦的人口,有35%是塔吉克人。
對宣教學者而言,塔吉克人一直是大使命任務中的一大挑戰。其中兩個原因是,因着政治與宗教,人們很難進入中亞,尤其是外國宣教士;地理上,塔吉克斯坦又被山脈封閉。
塔吉克人是虔誠的穆斯林,生活越是困苦,伊斯蘭信仰就越發成為他們的精神支柱。

代禱文

天父,為寄居他鄉的塔吉克人禱告,但願他們被福音使者熱情接待,看見神熱切地愛他們、歡迎他們、將他們視為寶貴。求主讓塔吉克人聽見福音時,經歷聖經中小兒子(浪子)靈性的悔悟,他們要起身尋求天父的愛,回到祢永恆的家中。「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禱告塔吉克人藉着基督成為神的後嗣,享受作兒女的自由,也用天父所賜喜樂與恩典祝福他人,使萬民做主門徒,在所到之處顯揚天父的愛!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俄羅斯|達吉斯坦阿瓦爾人
Dagestani Avars

215月

動盪的北高加索聯邦

達吉斯坦共和國(The Republic of Dagestan),是俄羅斯北高加索聯邦的成員,由幾個互相爭鬥的族群組成。北高加索山區向來貧窮、烽火連天,也成為伊斯蘭恐怖主義的溫床,讓俄羅斯焦頭爛額;阿瓦爾人與達爾金人、車臣人(見22日)及很多族群皆火爆強悍,為了政治和經濟權力而互相爭鬥。
山裡的生活很辛苦,阿瓦爾農民面對的是貧瘠的多岩土壤。他們的文化極度重視榮譽,但缺乏恩典、赦免和包容。暴力衝突使旅遊、經貿都大受影響。
阿瓦爾人是穆斯林,但宗派眾多。北高加索的現況讓人難以想像,過去拜占庭傳教士曾讓此地福音化,留下了俄羅斯境內最古老的教堂,但自從阿拉伯人征服達吉斯坦後,北高加索各民族開始伊斯蘭化。現在,此區的衝突、混亂為福音築起重重高壘。
阿瓦爾人說阿瓦爾語和其他五種相關語言。儘管他們痛恨俄羅斯的統治,俄語仍是其第二語言。有阿瓦爾語部分聖經,和福音影音可供傳福音使用。

代禱文

天父,懇求祢的平安臨到北高加索山的每個部族,求主恢復這地,願祢的國降臨,願祢的旨意行在這地如同行在天上,使北高加索地區成為再得之地。禱告阿瓦爾人對基督有屬靈的渴慕,願意敞開心聆聽福音,並學習基督的生命樣式,行事為人不再效法過去的風俗習慣。求主興起他們成為敬拜、禱告的群體,為北高加索山的和平、其他部族的得救來呼求神!禱告阿瓦爾人有活躍的門徒運動,領受使人與神和好的使命,服事本地及外族人。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俄羅斯|諾奇車臣人
Nohchi Chechens

225月

在廢墟中浴火重生

「願你自由。」這是車臣人普遍的問候語。就連他們的諺語也充滿了對自由的渴慕:「像狼一樣自由和平等。」
俄國沙皇花了五十多年的時間,才成功征服車臣,殺光抗俄份子。蘇德戰爭期間,車臣人被控通敵,蘇俄決定懲罰他們,把所有車臣人趕出世居的高加索山,流放到西伯利亞跟哈薩克,數十年後車臣人才獲准返鄉。
不幸的是,就算蘇俄解體,車臣人仍沒有脫俄的自由。車臣在宣布獨立後,被俄軍炸成廢墟。俄羅斯絕對不會善罷干休,因為車臣的戰略價值太高了,這裡有石油,又地處高加索山的進出要道,有輸油管線通過。俄羅斯不願失去南部的天然屏障,也不想經濟損失慘重。
曾經滿目瘡痍的車臣,現在是俄羅斯北高加索聯邦下的自治共和國,經過俄羅斯的重建,而有了美麗的樣貌。
車臣語的聖經翻譯已經完成了,但車臣人是遜尼派穆斯林,極為抗拒耶穌的福音。

代禱文

天父,祝福車臣不只是外在被重建,這座城市和居民的屬靈層面,也經歷神的更新。那些被惡者毀壞、扭曲,成為荒涼的,求神來做拔除、拆毀、建立、栽植的工作。使車臣人的心按着神的心意、準繩被重新建造。「你這受困苦、被風飄蕩、不得安慰的人哪,我必以彩色安置你的石頭,以藍寶石立定你的根基。又以紅寶石造你的女牆……以寶石造你四圍的邊界。你的兒女都要受耶和華的教訓,你的兒女必大享平安。」禱告車臣人的新生命彰顯屬神的榮美。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土庫曼斯坦|土庫曼人
Turkmen People

235月

神祕的「中亞北朝鮮」

土克曼斯坦是以土庫曼人為主體的中亞國家,但土庫曼人還分布於伊拉克、伊朗、土耳其和敘利亞等地。他們是突厥人的後裔,受阿拉伯及伊斯蘭文化影響。土庫曼地區在沙俄入侵、蘇聯統治時期,受俄羅斯文化滲透;直到蘇聯解體、土庫曼斯坦宣布獨立後,為了「去俄羅斯化」,國家又開始大力恢復伊斯蘭傳統文化。
知名旅遊書《孤獨星球》(Lonely Planet)對這國家的評價是「中亞的北朝鮮」,顧名思義是很保守、很專制、很封閉。他們是前蘇聯的加盟國,蘇聯土崩瓦解後,新的獨裁者自立為「終身總統」,大街小巷、飛機上都能看到他的自畫像。繼任的總統也不遑多讓,每天都是印在報紙上的頭版人物。
土庫曼斯坦是全世界最難簽證的國家之一,可想而知宣教士多難進入此區工作。土庫曼語完整聖經已於2016年出版。土庫曼斯坦急需宣教工人。

代禱文

天父,為有心前往土庫曼斯坦的宣教士、基督徒禱告,求神預備他們的語言、愛土庫曼人靈魂的心,並為他們在各方面開路,幫助他們順利取得簽證,找到留在當地生活的方法;使基督的愛能藉着他們道成肉身住在土庫曼人中間,充充滿滿地有恩典有真理,讓土庫曼人看見父獨生子的榮光!禱告接下來的十年,土庫曼人和中亞其他關鍵群體,會有極大的屬靈突破,是地上的政治、人意、環境都攔阻不了的!求興起土庫曼整個群體的悔改、復興。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土耳其|阿拉維人
Alawites in Turkey

245月

天上貶落的星星

阿拉維人的孩子們,從小就認為所有人是被貶到地上的星星,因為他們的老師會告訴他們:「很久以前,天上布滿了非常多的星星,它們的工作是讓天上更美麗,但一些星星決定他們不想再做這樣的工作,所以被阿里(Ali,穆罕默德的女婿)貶到地上。如果這一生你是個虔誠人,死後靈魂就會回到星辰與阿里同在,有罪的人將一次次輪迴,直到足夠聖潔才能回到天上!」
信奉伊斯蘭教什葉派中的阿拉維派的人,信仰上充滿神祕色彩,且相對寬鬆開放,受到保守伊斯蘭教派的質疑。例如阿拉維派可以慶祝聖誕節、相信輪迴、婦女可以不戴頭巾、允許酒精品。他們有時被穆斯林視為「異端」,也曾受過打壓。
土耳其境內除了本國的阿拉維人,也有很多是從鄰國敘利亞逃來此地躲避內戰的。

代禱文

天父,禱告阿拉維人能降服在真正的造物主、獨一神的面前,知道創造日月星辰、一切人類的父神!願他們的心向祢發出敬畏!求主向阿拉維家庭啟示屬祢的奧祕,透過異象、異夢等方式,開啟他們對基督的認識。願他們回應福音,領受十字架的救恩,與耶穌基督同死同復活,不再做罪的奴僕。禱告阿拉維人將自己作義的器具獻給神。「你們要彼此相愛,像我愛你們一樣,這是我的命令。」求主在阿拉維人中興起一個充滿愛的教會,吸引他人來到救主面前。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土耳其|阿澤里土耳其人(亞塞拜然人)
Azeri Turks (Azerbaijanis)

255月

完美融入土耳其

土耳其有個很重要的少數民族——亞塞拜然人。他們非常適應土耳其社會,跟土耳其人最大的差異,只有信奉的伊斯蘭教派不同亞塞拜然人是什葉派,土耳其人是遜尼派。
歷史上亞塞拜然人有幾波移民潮,其中一次是1917年俄羅斯成為共產主義國家後,他們為逃離信仰迫害,離開了亞塞拜然,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堡得着庇護。20世紀末,蘇聯解體時,也有成千上萬的移民為了尋求經濟保障,從剛獨立的亞塞拜然遷到土耳其。時至今日,據JAMnews報導,有約一萬五千名亞塞拜然學生住在土耳其。他們表示土耳其的教育品質比家鄉更好,而且有更多的工作機會和更高收入,所以很多人畢業後還是留在土耳其。
亞塞拜然語的聖經已經翻譯好,也有影音、文字的福音資源可供使用。

代禱文

天父,禱告在土耳其求學、生活的亞塞拜然人有機會聆聽福音。特別為亞塞拜然學生禱告,求神賜給他們對基督的好奇心,願他們在尋求課業知識的同時,也能夠主動接觸聖經,或找尋關於基督的資訊。求神使亞塞拜然學生尋找就尋見,叩門祢就開門。願他們愛慕神的話語,如同大衛:「我看萬事盡都有限,唯有你的命令極其寬廣。我何等愛慕你的律法,終日不住地思想。」禱告亞塞拜然家庭興起逐家歸主的浪潮,帶動土耳其的屬靈突破。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卡巴迪人
Kabardian People

265月

被流放的高加索民族

你有見過男人在足尖上跳舞嗎?不是腳掌着地,而是腳趾的關節處着地。痛!卡巴迪人有這樣跳舞的傳統。男人和女人們穿着過膝或及地的衣服。他們舞服最特別之處是袖子垂到舞者的膝蓋!表演者環抱雙臂,揮動長袖,好像圍巾。舞者的背挺得筆直,男人們踮着腳莊重地穿過舞臺。
卡巴迪人是西爾凱西亞部落(Circassian)的後裔。1860年代,俄羅斯人在征服高加索地區的過程中,驅逐了卡巴迪人,成千上萬的人在流放過中死於飢餓與疾病。移民分散至土耳其,他們成了那裡的少數民族;有部分卡巴迪人去了敘利亞跟約旦。
他們已經被周圍的環境同化了,其中一個危機是卡巴迪語成為瀕危語言。卡巴迪人是穆斯林,有約100位已知的基督信徒。根據調查,卡巴迪人曾在西元二、三世紀時歸信基督,是歐洲最早的歸信群體之一,但到了十九世紀,多數卡巴迪人都成為穆斯林了。

代禱文

天父,禱告福音使者主動去尋找卡巴迪人。願卡巴迪信徒可以轉化他們的家庭、帶身邊的朋友認識神。求主賜給卡巴迪信徒屬靈好友或群體為伴,彼此堅固。為2011年卡巴迪語新約出版獻上感恩,求神讓很多人能看見神的話、心靈被觸動。禱告卡巴迪語的完整譯本能早日完成。「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你們若彼此相愛,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願卡巴迪信徒對他人的愛,會吸引他人進入神不能震動的國度。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土耳其|說庫爾馬基語的庫德人(北庫德人)
Kurmanji Speaking Kurds

275月

土耳其的一根刺1

庫德人的家園位在現今土耳其、敘利亞、伊拉克、伊朗交界的崎嶇山地。庫德人共有兩三千萬人,是中東第四大民族,但在現代國界的劃分下,就變成各自國家的少數群體。所以許多庫德人希望在這片山區,建立自己的國家「庫德斯坦」,但不被獲准。
900萬說庫爾馬基語的北庫德人,住在土耳其好幾十年了。直到十年前,他們一直被禁止在公開場合使用庫德方言。在土耳其婚宴上,有4位歌手因為演唱庫爾馬基語的歌曲遭逮捕,並被判處3~9年有期徒刑。幾所土耳其大學的學生因為請願開設庫爾馬基語的課,而被關進監獄。父母被禁止給孩子起庫爾德名字。
2001年,土耳其通過了改革法案,讓庫德語私立學校、電視及廣播的合法化。有些學土耳其語長大的庫德人,想重新繼承語言遺產,但諷刺的是,他們必須上土耳其語的庫爾馬基文學課,因為他們不會讀庫爾馬基文字!
北庫德人住的地方缺水,依舊流行砂眼、瘧疾、肺結核。山區冬天溫度直探零下30℃,夏天飆升至45℃。聖經已經翻譯了庫爾馬基語和土耳其語版本,但缺乏宣教工人。

代禱文

天父,求使用庫爾馬基語或土耳其語聖經,使庫德人因神話語的盼望而被更新。「神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禱告明白被棄絕滋味的庫德人,能知道神也為了他們走向被人厭棄、拒絕的十字架道路。願他們在受傷與孤獨之處,看見釘痕手的安慰。禱告他們因着理解主,在向人講說十字架的道時,格外能深觸人心。願他們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土耳其|說土耳其語的庫德人(北庫德人)
Turkish Speaking Kurds

285月

土耳其的一根刺2

很多人相信東方博士是今天的庫德人的祖先。據說如果重新繪製中東地圖,把庫德人的領土劃給他們,庫爾德斯坦可能和法國一樣大!儘管他們在同一片土地上住了兩千五百年的時間,但如今這塊土地分屬六個國家。今天我們為住在土耳其,說土耳其語的庫德人禱告。
庫德人約占土耳其總人口的五分之一。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美國總統威爾遜喊出「民族自決」的口號,同盟國本來許諾庫德人建立自己的國家庫德斯坦,但後來食言了,庫德人的土地被劃在六個國家的疆界裡。庫德人試圖武裝起義,但遭到強烈的壓制,與政府的關係交惡,也造成很多衝突、死傷。
最近,有些庫德人嘗試透過政治組織來達到他們的目標。2015年土耳其的庫爾德少數民族的歷史翻開了新的一頁,親庫德人的人民民主黨獲得超過了10%的席位,第一次進入土耳其議會。儘管庫德人一直感到被壓制,但在雷傑普‧埃爾多安(Recep Erdogan)總統執政期間,庫德人開始享有更多文化權利。大部分土耳其的庫德人是遜尼穆斯林。

代禱文

天父,禱告住在土耳其、說土耳其語的庫德人,向福音打開心,有回應神的自由。求祢給他們一個更大的盼望跟切慕,就是要得着天上那不震動的國。祝福庫德人有永恆的眼光與智慧,將自己的生命、熱情投注在進神國的窄門,不計代價地要成為上帝的子民。「坐在二基路伯上的萬君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啊,你─惟有你是天下萬國的神,你曾創造天地。」求神差遣宣教士帶領庫德人仰望萬國之主,禱告庫德人將謙卑降服於神的主權。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土耳其|札札‧迪姆利人
Zaza-Dimli People

295月

他們是庫德人嗎?

札札‧迪姆利人是庫德人嗎?他們自己是這麼認為的,而且札札‧迪姆利人的文化、傳統、儀式,跟庫德人很像。然而,札札人的起源、語言,和庫德人不同。庫德人是遜尼穆斯林,札札‧迪姆利人也是,但有一個札札族群是阿拉維派(Alevi)什葉穆斯林。因此,庫德人認為所有札札人都是非庫爾德的外人,有不同的宗教。有時候庫德人會逼迫他們。
札札‧迪姆利人是英勇的戰士。他們在山裡放牧、飼養牲畜。有時他們住在鎮上,在貧民區形成自己的社群。他們是沒有文字的口傳文化。札札人沒有聖經,可能只有極少的信徒在他們當中,他們幾乎對耶穌一無所知。

代禱文

天父,禱告札札‧迪姆利人會遇到福音使者,告訴他們耶穌基督為他們降生、受死的福音。求主也預備豐富的札札語福音影音資源,使札札‧迪姆利人有機會觀看。祢差派使者讓在貧民區的札札人知道,耶穌基督渴望走近他們、觸摸他們。「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札札人要看見基督救恩的宣告,相信福音是神為他們預備的。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德國|土耳其人
Turks in Germany

305月

這麼多土耳其人在德國?

德國為什麼有那麼多土耳其人呢?二戰時期就有大量土耳其人到德國打工,二戰結束後,德國百廢待興,勞工短缺,於是西德跟土耳其簽訂協議,讓大批土耳其人來從事勞力或低技術的工作,加上土耳其的穆斯林家庭很能生養,人就漸漸多了起來。
在歐洲各國中,德國有最多的土耳其人,它有歡迎土耳其移民和難民的政策,已經執行了70年。土耳其人傾向於團結在一起,但並不是因為他們不想融入德國社會。他們的穆斯林信仰或文化,以及外貌、獨特的口音、文法,都讓土耳其人很難真正融入德國人的群體。有些德國土耳其人會透過社交媒體如couchsurfing.com,認識一些西方朋友。

代禱文

天父,禱告德國的教會及信徒看見這個福音的契機,求聖靈感動他們,主動走近土耳其人,與他們建立美好的關係。願祢的使者獲得土耳其人的信任、接納,進入他們的大家庭,如同彼得進入哥尼流的家,帶領整家的人經歷神。「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我所做的工作,信我的人也要做,並且要做得比這些更大……你們奉我的名無論求甚麼,我必成全,為了使父因兒子得榮耀。」禱告德國的土耳其人把基督的名、神活潑的道帶進穆斯林世界,使神得着榮耀。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

這一天,請按聖靈感動,寫下你為中亞未得之民的禱告。

31 5月

親愛的天父,

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

瀏覽每日原文解經靈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