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民福音使團


1989年,盧斯‧布什(Luis Bush)在菲律賓馬尼拉舉行的第二屆「洛桑福音會議」中提出了「10/40之窗」, 隨後彼得‧魏格納博士(Peter Wagner)回應這個看見,呼籲眾教會為未得之民禱告。 從那時起,神興起了多個禱告運動,有數千萬信徒委身其中。 開始時,華人教會因為資料不足,難以具體推動和參與。 於是神感動范張秀明師母,有負擔要出版一本為全球未得之民代禱的中文資料。 1999年11月,隨著第一本《宣教日引》誕生(內容主要編譯自《Global Prayer Digest》),華人教會也有份參與在這個代禱行列中了。


這個從1989年就開始的全球性為未得之民禱告運動,
令到當時仍有差不多1萬2千多個未得群體,
截至今日,這個數目已減少到6千餘個了!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關於萬民福音使團……


歡迎瀏覽萬民福音使團事工


宣教日引20歲了!


我們趁著這個機會,從這一季開始,一直延續到2020年,
策劃一個20週年特輯,好好地回顧神這一路的帶領,
數算神許多的恩典。
對我而言,《宣教日引》就像一株一直在成長的樹,
從種子發芽、幼苗生長、枝幹蔓延,都蒙神的恩澤。

一起數算神的恩典

  • 1999.11

    范張秀明師母創刊《宣教日引》在美國出版單月導行本3,000本

  • 2000.08

    在美國、新、馬、澳發行季刊

  • 2000.09

    「香港差傳事工聯會」在香港發行(至2015.12)

  • 2001.01

    「晨曦會」在臺灣發行(至2014.3)

  • 2001.03

    「協傳培訓中心」 在馬來西亞發行簡體版(至2019.04)

  • 2001.05

    陳啟棠長老師母負責加拿大發行(至2016.12)

  • 2002.08

    「緬甸福音協傳會」出版傈僳譯本(至2009.08)

  • 2004.03

    「澳門基督教城市宣教擴展中心」在澳門發行(至 2007.12)

  • 2007.01

    使用聖經原文解經資料(TODAY’S WORD by A. J. Moen, Ph. D)

  • 2007.07

    「加拿大大使命中心」成為夥伴(至2013.03)

  • 2009.03

    創啟地區1發行

  • 2012.04

    黃穎穎擔任主編

  • 2013.04

    「加拿大恩福協會」成為夥伴(至2016.12)

  • 2013.07

    創啟地區2發行

  • 2014.03

    「中華基督教聯合差傳事工促進會」成為夥伴,負責臺灣發行和全球推廣

  • 2016.01

    「香港短宣中心」成為夥伴負責香港發行

  • 2016.01

    啟用APP手機版

  • 2016.04

    發行全彩版

  • 2016.09

    提供「華福大會」出席者《宣教日引》

  • 2016.12

    鄭永利加入,負責加拿大西岸發行

  • 2016.12

    提供「北美華人差傳大會」出席者《宣教日引》

  • 2017.01

    「加拿大華福」成為夥伴負責加拿大發行

  • 2017.06

    啟用微信語音版

  • 2019.06

    林榮秀弟兄加入,成立「萬民福音使團」東南亞辦事處,負責東南亞區發行

范張秀明師母 《宣教日引》創刊人

1999-2012年擔任《宣教日引》主編,目前為《宣教日引》顧問及美國晨曦會顧問。

宣教日引的開始

領受負擔

1999年是我來美事奉10周年。當我思想神在這10年的奇妙作為時,發現神一直用禱告來引領祂的兒女在普世宣教上與祂同行。 1989年的六四運動,催生了同年12月柏林圍墻倒塌令蘇俄解體,我深信這是神垂聽了許多信徒在60年代開始,不停為鐵幕國家禱告的結果。接著,神使用Luis Bush在同年8月發表的「10/40之窗」,在1989-1999這10年,超5,000萬信徒委身為窗內的未得之民禱告。 21世紀,將會是宣教大豐收時刻,我的心在問:「華人信徒的禱告在那裏呢?」隨後神便開路,專註為未得族群禱告的「Global Prayer Digest」(簡稱GDP),允許我們翻譯GDP中文版。

差點夭折

第一本《宣教日引》是在1999年11月由「國際福音協傳會」(簡稱PI)發行也是我當時服事的機構。後來機構決定搬遷及人事變動,我計畫在他們搬往盛頓時離任。 2000年4月27日,PI因為沒有預算和人手來執行《宣教日引》工(估計每年需7萬美金),便問我能否把這事工轉為范牧師牧會的教會事工一,以便可以繼續出版,否則就只能停止了。 《宣教日引》還不足1歲,就面要夭折。

蒙神引導

當時我向神求3個引導是否要繼續出版:一、我求神給我祂話語;二、我求神讓范牧師要同意;三、我求神預備一個機構來接手。第二,當我靈修讀經以後,照常閱讀當日的《荒漠甘泉》,內容是關於出埃及記6,說到當比撒列開始他的工作以後,因為明白是上主派給他的,便抱著無比信心奮勇向前,心裏充滿了喜樂的勇氣,直到會幕做成,讓上主住在其中。的動作真快!果然給了我衪的話。接著當我與范牧師分享時,他也是全然支持和鼓勵。現在只下最後個,就是有願意接手的機構。當時PI的前任會長區奮禮牧師的師母負負責的「萬民福音使團」,認為神交給他們出版兒童宣教材料的使命已經完成,準備要結束這個機構,而《宣教日引》的事工和他們最初領受的異象有關,是董事會通過從2000年7月開始,《宣教日引》正式成為「萬民福音使團」事工。 8月開始,新、馬、澳洲及香港開始發行《宣教日引》;2001年,臺灣及加拿大也陸續加入。


神將宣教日引的危機變成祝福

更上層樓

2012年,我的心臟3個心瓣都需要更換和修補,另外還要面對搭橋和電融房顫的手術,身體需要休息,神就預備了遠在馬來西亞富有出版、設計及主編經驗的穎穎姊妹接手主編的工作。在她的負責下,《宣教日引》不論在內容、設計和各方面都豐富、出色和專業化起來。
2014年,穎穎聯系了彭書睿弟兄,促成《宣教日引》和臺灣「中華基督教聯合差傳事工促進會」成為事工夥伴,不只負責臺灣區的出版、發行和動員,也成為《宣教日引》全球推廣。從此,我們有了一個出版團隊。 2016年, 《宣教日引》改為全彩色,並在許多重要宣教大會中,成為會場刊物之一。
當《宣教日引》進入20年時,在馬來西亞陪伴了我們20年的「協傳培訓中心」卻不能再繼續發行。經過多方禱告等候,神預備了林榮秀夫婦主動幫助成立「萬民福音使團」東南亞辦事處,使這事工不只沒有停止,還要更大拓展,大大激勵我們!

危機情誼

2015年,原著GPD通知我們可能要停刊,令我們擔憂,也開始思考日後如何自行搜集資料繼續出版。過程中,有發行夥伴懷疑我們能否勝任,我們自己也覺得在各方面的條件尚未足夠成熟。感謝神,當我們與GPD分享以後,他們了解中文版全球發行量在當時已達4萬本,為了支持《宣教日引》,他們決定繼續出版!這個危機讓我們經歷到主內事工夥伴間的扶持,是一種犧牲性 的利他取決,這是何等的寶貴及稀少。神將危機轉化為寶貴的情誼,為這少見的祝福大大感恩。


宣教日引團隊特色

自負盈虧

《宣教日引》在各地的發行,是和當地機構以夥伴形式合作:由美國供應每季內容,加印當地資料和消息,以自負盈虧的方式在當地發行,成為各夥伴機構的祝福。

看重禱告

每週我們這個來自美國、臺灣和馬來西亞的出版團隊,會固定在網上一起同心為《宣教日引》當月主題地區、同工和事工需要彼此代禱和討論。很難想像我們大部分人都未見過面,卻可以一直這樣親密無間、坦誠分享自己的軟弱、彼此勉勵;又彼此接納扶持地同心事奉,這完全是因為每週一次的禱告,把我們緊緊連繫在一起。這是《宣教日引》事奉中很感恩的一環。

黃穎穎 《宣教日引》主編

2012年開始擔任《宣教日引》主編,目前在馬來西亞神學院進修。

因為是編者,我成了領受最多的人

1999年11月,《宣教日引》創刊。
2000年8月,美國、新加坡、馬來西亞與澳門加入發行的行列。
2003年,我加入馬來西亞發行《宣教日引》的機構,
負責動員馬來西亞教會使用《宣教日引》為未得之民禱告。
這是我踏入宣教代禱事奉的開始。
2011年11月,我編寫《365宣教靈修日引》,再多走了一小步。

2012年,《宣教日引》創刊人和主編范師母(Esther Fan)因為健康緣故需放下服事,
當時我勉為其難接下主編一職,沒想到這多走的一小步,竟讓我走向了一趟豐富的信仰之旅。

范師母從一開始就不是要找一個接替編務工作的人,
她要找的是一個接棒人,於是她朝這個方向禱告求主預備。
因此,當我接下《宣教日引》的服事時,就很清楚神不是要我編一本禱告刊物,
而是要我成為一個禱告的人。神安排了范師母和後來加入的魏一恒牧師來陪伴我,每個星期和我一起禱告。
這些年兩位屬靈長輩把禱告的生命一點一點傳承給我,
包括對神的信心、對神話語的渴慕和順服、忠心委身在代禱服事中等等。

在我編第一期《宣教日引》時,神就先幫我處理兩件很重要的事:

第一件事:過去我曾多次問:「禱告對宣教真有實際作用嗎?」原來這答案是要在禱告的行動中得到。當我寫第一則禱文時,就明白了為宣教禱告,其實是神要透過我的禱告,和我分享祂愛萬族萬民的心事,像親密的朋友在共同關心著一件事。從此我很確定神聽每一個禱告,因為這本來就是祂的心意!
第二件事:神讓我從范師母身上看到謙卑的榜樣,從一開始就清楚提醒我——在服事中不要驕傲,就算只是沾沾自喜也不行。 (這段經歷我寫在2013年秋季編輯心語)

在《宣教日引》事奉的這些年,我越來越清楚,不是神需要我為祂做什麼,而是神希望透過我成為一個代禱者,將許多屬靈福氣傾註於我:

  1. 成為一個代禱者,神幫助我完全相信祂。從相信神掌管我的身體,到相信神掌管我的生命;從相信神掌管我個人的事情,到相信神掌管世界的局勢。
  2. 成為一個代禱者,神讓我渴慕聖靈,並經歷聖靈的觸摸,有時是安慰,有時是提醒,也有責備和勸勉,還有感動我為某人某事代禱。聖靈的聲音不大,不一定很激動,卻很清晰。我漸漸熟悉聖靈的工作,並經歷聖靈的更新和能力。
  3. 成為一個代禱者,神讓我經歷禱告蒙應允,親眼見證好些人生命的改變,使我知道再大的困難、再糟糕的關係、再無可救藥的軟弱,再巨大的福音挑戰,大能的神都能改變。
  4. 成為一個代禱者,神讓我在好多次慌亂無助的危機中經歷衪的同在。我感覺被安慰、被支持、被擁抱,這些經歷使我與神的關係更進深。
  5. 成為一個代禱者,神讓我認識衪不是如我過去想的那樣冷酷,我開始相信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會恰到好處,神的恩典夠用。我不再像刺渭一樣提防神、懷疑神、刺痛神。我明白了與神的關係最適合的態度就是柔和謙卑。聖靈也常常用一首歌、一句話、一個禱詞柔軟我的心,使我敏感神的愛。
  6. 成為一個代禱者,神讓我面對內心的黑暗。有時我的禱告是為了尋求方向、幫助、安慰、能力,但無論我求什麼,神的回應都是引導我審視內心的黑暗和軟弱。我意識到 神很看重事奉者的聖潔生命,我需要時刻看見自己內心最黑暗的部分,並向神認罪。
  7. 成為一個代禱者,神讓我操練順服的生命,從簡單的順服學起,到需要付代價的順服,再到令我感到 作難的順服。無論怎樣的順服功課,只要我不抵擋聖靈,註意保持柔軟的心,很快就會發現順服其實是為我帶來祝福。
  8. 成為一個代禱者,神讓我經歷彼此代禱的能力,清楚代禱的必要性,便不敢像以往那樣,草率地對待別人的代禱要求。
  9. 成為一個代禱者,神讓我經歷當屬神的群體一起禱告時,就是屬靈戰場上最有利的武器。聖經的得救觀念是關乎群體,神的心意就是要屬衪的人連結在一起。因此穩定的教會生活和有固定一起禱告的同伴很重要,《宣教日引》的同工就是如此操練。我們每個星期會固定在一起禱告,這些年發生了很多事,當我們一起禱告時神都一一開路。原著Global Prayer Digest曾考慮停刊,後來為了中文版的需要,繼續這項事工到今天。加拿大、臺灣、香港和馬來西亞陸續面臨無人發行的困境,今天全部地區不只持續發行,而且發行量在拓展中,經費也足夠。美國的同工都已到了退休年齡,機構面臨無人服事考慮關閉的決定,今天不只還在運作,同工們經過健康的大挑戰,大部分還留在崗位中,神也預備不同的義工幫忙。中國的發行從一開始就很不安全,今天的情勢更嚴峻,但從來沒有一期是無法發行的。

我成為《宣教日引》主編7年,在每一期的「編者心語」中,我都會記錄下那3個月與神相交的點滴,這7年從來沒有一期是空白的。我發覺神給我的屬靈祝福,都是《宣教日引》使用的聖經原文解經資料(Today’s Word)裡的內容,我因為是編者,結果成了領受最多的人。

我多麼感恩、多麼受激勵!這些屬靈經歷何等珍貴,而神在我還不知道時,就為我預備了。

魏一恒牧師 《宣教日引》萬民福音使團總幹事

2015年回應神的呼召辭去了工程師的職務開始全職事奉。2018年畢業於北美基督神學院基督教道學碩士。現任美國三潘市真光浸信會主任牧師。

參與這榮耀的事奉

雖然現代的資訊發達,世界上仍然有許多與世界失聯的角落。主耶穌宣告福音要傳到地極,《宣教日引》的目標就是提醒神的兒女特別為不為人知、被人忽略的未得之民禱告。然而現在我們時間有限,每天收到太多的信息,常常無法消化,因此不可避免地只讀與自己有關,或自己有興趣的信息,其他的訊息就擱在一邊了。

在北美的教會,不可否認是非常蒙福的。我們可以自由地敬拜真神,沒有什麽逼迫,加上舒適的生活,或許『肉體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並今生的驕傲』就是我們最大的挑戰吧!

自從我在美國信主以後,每每聽到宣教的信息,常抱著兩種矛盾的情緒:一個是畏懼,害怕主要我放下一切到非洲去宣教(後來聽到許多基督徒也都有同樣的畏懼);另一方面從使徒行傳和許多宣教士的故事,感受到宣教是一個既榮耀又重要的差遣和使命。因為害神呼召我去宣教,過去我對為未得之民禱告的態度是敬而遠之,可能許多基督徒也抱著類似的態度。

幾十年過去了,曾經參與過短宣和培訓,一直都在華人的群體當中服事,直到我參與《宣教日引》的團隊,才開始打開對未得之民、異文化和普世宣教的視野,也知道了除了本人走進宣教工場外,還可以成為禱告和推動者(Mobilizer)。從此,我不再把《宣教日引》放在一邊,我選擇在禱告中舉起聖潔的手,參與這一榮耀的事奉。

不久之後,主帶領我牧養教會,我開始思考如何把宣教的異象和《宣教日引》帶進教會。很快地我發現弟兄姐妹對宣教的信息相當冷漠,中國人固有「自掃門前雪」的觀念,在教會裏非常普遍。在教會參加禱告會的人本來就是少數,如果禱告會是為那些八竿子打不著的未得之民禱告,更是難上加難。

感謝主,借著《宣教日引》的事工和每個星期跨國的同工禱告會,我發現自己並不孤單,原來在世界各地不同的角落,神感動祂的兒女為傳福音給萬國萬民和未得之民的事奉禱告。禱告和宣教都需要極大的信心,因為「神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並且「義人的禱告,是大有功效的」。因此我鍥而不舍的分享,3年來教會的弟兄姐妹漸漸地開始按著《宣教日引》為未得之民禱告。

因著主的恩典,《宣教日引》走過20個年頭,讓華人教會可以借著禱告還福音的債。比起當初遠渡重洋、適應不同語言、文化和惡劣的生活條件到中國的外國宣教士,我們所付出的真是微不足道,也是每個人都在能力範圍做得到的。盼望您選擇每天用幾分鐘時間,也邀請您的朋友,一起加入我們的行列,為未得之民禱告,也從每天的「原文靈修資料」中得到靈命的餵養!

《宣教日引》是以自由奉獻的方式訂閱,
歡迎弟兄姐妹們將這本適合個人、團契、小組、親子家庭
使用的禱告靈修手冊,介紹給更多人使用。

讓我們一同加入普世宣教的代禱行列,使福音能盡快傳遍萬民!
同時,盼望弟兄姐妹透過《宣教日引》的聖經原文解經靈修,
每日研讀神的話語帶出省思與應用,願神幫助我們靈命茁壯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