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民福音使团


1989年,卢斯‧布什(Luis Bush)在菲律宾马尼拉举行的第二届「洛桑福音会议」中提出了「10/40之窗」, 随后彼得‧魏格纳博士(Peter Wagner)回应这个看见,呼吁众教会为未得之民祷告。 从那时起,神兴起了多个祷告运动,有数千万信徒委身其中。 开始时,华人教会因为资料不足,难以具体推动和参与。 于是神感动范张秀明师母,有负担要出版一本为全球未得之民代祷的中文资料。 1999年11月,随着第一本《宣教日引》诞生(内容主要编译自《Global Prayer Digest》),华人教会也有份参与在这个代祷行列中了。


这个从1989年就开始的全球性为未得之民祷告运动,
令到当时仍有差不多1万2千多个未得群体,
截至今日,这个数目已减少到6千馀个了!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万民福音使团……


欢迎浏览万民福音使团事工


宣教日引20岁了!


我们趁着这个机会,从这一季开始,一直延续到2020年,
策划一个20週年特辑,好好地回顾神这一路的带领,
数算神许多的恩典。
对我而言,《宣教日引》就像一株一直在成长的树,
从种子发芽、幼苗生长、枝干蔓延,都蒙神的恩泽。

一起数算神的恩典

  • 1999.11

    范张秀明师母创刊《宣教日引》在美国出版单月导行本3,000本

  • 2000.08

    在美国、新、马、澳发行季刊

  • 2000.09

    「香港差传事工联会」在香港发行(至2015.12)

  • 2001.01

    「晨曦会」在台湾发行(至2014.3)

  • 2001.03

    「协传培训中心」 在马来西亚发行简体版(至2019.04)

  • 2001.05

    陈启棠长老师母负责加拿大发行(至2016.12)

  • 2002.08

    「缅甸福音协传会」出版傈僳译本(至2009.08)

  • 2004.03

    「澳门基督教城市宣教扩展中心」在澳门发行(至 2007.12)

  • 2007.01

    使用圣经原文解经资料(TODAY’S WORD by A. J. Moen, Ph. D)

  • 2007.07

    「加拿大大使命中心」成为伙伴(至2013.03)

  • 2009.03

    创启地区1发行

  • 2012.04

    黄颖颖担任主编

  • 2013.04

    「加拿大恩福协会」成为伙伴(至2016.12)

  • 2013.07

    创启地区2发行

  • 2014.03

    「中华基督教联合差传事工促进会」成为伙伴,负责台湾发行和全球推广

  • 2016.01

    「香港短宣中心」成为伙伴负责香港发行

  • 2016.01

    启用APP手机版

  • 2016.04

    发行全彩版

  • 2016.09

    提供「华福大会」出席者《宣教日引》

  • 2016.12

    郑永利加入,负责加拿大西岸发行

  • 2016.12

    提供「北美华人差传大会」出席者《宣教日引》

  • 2017.01

    「加拿大华福」成为伙伴负责加拿大发行

  • 2017.06

    启用微信语音版

  • 2019.06

    林荣秀弟兄加入,成立「万民福音使团」东南亚办事处,负责东南亚区发行

范张秀明师母 《宣教日引》创刊人

1999-2012年担任《宣教日引》主编,目前为《宣教日引》顾问及美国晨曦会顾问。

宣教日引的开始

领受负担

1999年是我来美事奉10周年。当我思想神在这10年的奇妙作为时,发现神一直用祷告来引领祂的儿女在普世宣教上与祂同行。 1989年的六四运动,催生了同年12月柏林围墙倒塌令苏俄解体,我深信这是神垂听了许多信徒在60年代开始,不停为铁幕国家祷告的结果。接着,神使用Luis Bush在同年8月发表的「10/40之窗」,在1989-1999这10年,超5,000万信徒委身为窗内的未得之民祷告。 21世纪,将会是宣教大丰收时刻,我的心在问:「华人信徒的祷告在那里呢?」随后神便开路,专注为未得族群祷告的「Global Prayer Digest」(简称GDP),允许我们翻译GDP中文版。

差点夭折

第一本《宣教日引》是在1999年11月由「国际福音协传会」(简称PI)发行也是我当时服事的机构。后来机构决定搬迁及人事变动,我计画在他们搬往盛顿时离任。 2000年4月27日,PI因为没有预算和人手来执行《宣教日引》工(估计每年需7万美金),便问我能否把这事工转为范牧师牧会的教会事工一,以便可以继续出版,否则就只能停止了。 《宣教日引》还不足1岁,就面要夭折。

蒙神引导

当时我向神求3个引导是否要继续出版:一、我求神给我祂话语;二、我求神让范牧师要同意;三、我求神预备一个机构来接手。第二,当我灵修读经以后,照常阅读当日的《荒漠甘泉》,内容是关于出埃及记6,说到当比撒列开始他的工作以后,因为明白是上主派给他的,便抱着无比信心奋勇向前,心里充满了喜乐的勇气,直到会幕做成,让上主住在其中。的动作真快!果然给了我衪的话。接着当我与范牧师分享时,他也是全然支持和鼓励。现在只下最后个,就是有愿意接手的机构。当时PI的前任会长区奋礼牧师的师母负负责的「万民福音使团」,认为神交给他们出版儿童宣教材料的使命已经完成,准备要结束这个机构,而《宣教日引》的事工和他们最初领受的异象有关,是董事会通过从2000年7月开始,《宣教日引》正式成为「万民福音使团」事工。 8月开始,新、马、澳洲及香港开始发行《宣教日引》;2001年,台湾及加拿大也陆续加入。


神将宣教日引的危机变成祝福

更上层楼

2012年,我的心脏3个心瓣都需要更换和修补,另外还要面对搭桥和电融房颤的手术,身体需要休息,神就预备了远在马来西亚富有出版、设计及主编经验的颖颖姊妹接手主编的工作。在她的负责下,《宣教日引》不论在内容、设计和各方面都丰富、出色和专业化起来。
2014年,颖颖联系了彭书睿弟兄,促成《宣教日引》和台湾「中华基督教联合差传事工促进会」成为事工伙伴,不只负责台湾区的出版、发行和动员,也成为《宣教日引》全球推广。从此,我们有了一个出版团队。 2016年, 《宣教日引》改为全彩色,并在许多重要宣教大会中,成为会场刊物之一。
当《宣教日引》进入20年时,在马来西亚陪伴了我们20年的「协传培训中心」却不能再继续发行。经过多方祷告等候,神预备了林荣秀夫妇主动帮助成立「万民福音使团」东南亚办事处,使这事工不只没有停止,还要更大拓展,大大激励我们!

危机情谊

2015年,原着GPD通知我们可能要停刊,令我们担忧,也开始思考日后如何自行搜集资料继续出版。过程中,有发行伙伴怀疑我们能否胜任,我们自己也觉得在各方面的条件尚未足够成熟。感谢神,当我们与GPD分享以后,他们了解中文版全球发行量在当时已达4万本,为了支持《宣教日引》,他们决定继续出版!这个危机让我们经历到主内事工伙伴间的扶持,是一种牺牲性 的利他取决,这是何等的宝贵及稀少。神将危机转化为宝贵的情谊,为这少见的祝福大大感恩。


宣教日引团队特色

自负盈亏

《宣教日引》在各地的发行,是和当地机构以伙伴形式合作:由美国供应每季内容,加印当地资料和消息,以自负盈亏的方式在当地发行,成为各伙伴机构的祝福。

看重祷告

每週我们这个来自美国、台湾和马来西亚的出版团队,会固定在网上一起同心为《宣教日引》当月主题地区、同工和事工需要彼此代祷和讨论。很难想像我们大部分人都未见过面,却可以一直这样亲密无间、坦诚分享自己的软弱、彼此勉励;又彼此接纳扶持地同心事奉,这完全是因为每週一次的祷告,把我们紧紧连繫在一起。这是《宣教日引》事奉中很感恩的一环。

黄颖颖 《宣教日引》主编

2012年开始担任《宣教日引》主编,目前在马来西亚神学院进修。

因为是编者,我成了领受最多的人

1999年11月,《宣教日引》创刊。
2000年8月,美国、新加坡、马来西亚与澳门加入发行的行列。
2003年,我加入马来西亚发行《宣教日引》的机构,
负责动员马来西亚教会使用《宣教日引》为未得之民祷告。
这是我踏入宣教代祷事奉的开始。
2011年11月,我编写《365宣教灵修日引》,再多走了一小步。

2012年,《宣教日引》创刊人和主编范师母(Esther Fan)因为健康缘故需放下服事,
当时我勉为其难接下主编一职,没想到这多走的一小步,竟让我走向了一趟丰富的信仰之旅。

范师母从一开始就不是要找一个接替编务工作的人,
她要找的是一个接棒人,于是她朝这个方向祷告求主预备。
因此,当我接下《宣教日引》的服事时,就很清楚神不是要我编一本祷告刊物,
而是要我成为一个祷告的人。神安排了范师母和后来加入的魏一恒牧师来陪伴我,每个星期和我一起祷告。
这些年两位属灵长辈把祷告的生命一点一点传承给我,
包括对神的信心、对神话语的渴慕和顺服、忠心委身在代祷服事中等等。

在我编第一期《宣教日引》时,神就先帮我处理两件很重要的事:

第一件事:过去我曾多次问:「祷告对宣教真有实际作用吗?」原来这答桉是要在祷告的行动中得到。当我写第一则祷文时,就明白了为宣教祷告,其实是神要透过我的祷告,和我分享祂爱万族万民的心事,像亲密的朋友在共同关心着一件事。从此我很确定神听每一个祷告,因为这本来就是祂的心意!
第二件事:神让我从范师母身上看到谦卑的榜样,从一开始就清楚提醒我——在服事中不要骄傲,就算只是沾沾自喜也不行。 (这段经历我写在2013年秋季编辑心语)

在《宣教日引》事奉的这些年,我越来越清楚,不是神需要我为祂做什麽,而是神希望透过我成为一个代祷者,将许多属灵福气倾注于我:

  1. 成为一个代祷者,神帮助我完全相信祂。从相信神掌管我的身体,到相信神掌管我的生命;从相信神掌管我个人的事情,到相信神掌管世界的局势。
  2. 成为一个代祷者,神让我渴慕圣灵,并经历圣灵的触摸,有时是安慰,有时是提醒,也有责备和劝勉,还有感动我为某人某事代祷。圣灵的声音不大,不一定很激动,却很清晰。我渐渐熟悉圣灵的工作,并经历圣灵的更新和能力。
  3. 成为一个代祷者,神让我经历祷告蒙应允,亲眼见证好些人生命的改变,使我知道再大的困难、再糟糕的关係、再无可救药的软弱,再巨大的福音挑战,大能的神都能改变。
  4. 成为一个代祷者,神让我在好多次慌乱无助的危机中经历衪的同在。我感觉被安慰、被支持、被拥抱,这些经历使我与神的关係更进深。
  5. 成为一个代祷者,神让我认识衪不是如我过去想的那样冷酷,我开始相信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会恰到好处,神的恩典够用。我不再像刺渭一样提防神、怀疑神、刺痛神。我明白了与神的关係最适合的态度就是柔和谦卑。圣灵也常常用一首歌、一句话、一个祷词柔软我的心,使我敏感神的爱。
  6. 成为一个代祷者,神让我面对内心的黑暗。有时我的祷告是为了寻求方向、帮助、安慰、能力,但无论我求什麽,神的回应都是引导我审视内心的黑暗和软弱。我意识到 神很看重事奉者的圣洁生命,我需要时刻看见自己内心最黑暗的部分,并向神认罪。
  7. 成为一个代祷者,神让我操练顺服的生命,从简单的顺服学起,到需要付代价的顺服,再到令我感到 作难的顺服。无论怎样的顺服功课,只要我不抵挡圣灵,注意保持柔软的心,很快就会发现顺服其实是为我带来祝福。
  8. 成为一个代祷者,神让我经历彼此代祷的能力,清楚代祷的必要性,便不敢像以往那样,草率地对待别人的代祷要求。
  9. 成为一个代祷者,神让我经历当属神的群体一起祷告时,就是属灵战场上最有利的武器。圣经的得救观念是关乎群体,神的心意就是要属衪的人连结在一起。因此稳定的教会生活和有固定一起祷告的同伴很重要,《宣教日引》的同工就是如此操练。我们每个星期会固定在一起祷告,这些年发生了很多事,当我们一起祷告时神都一一开路。原着Global Prayer Digest曾考虑停刊,后来为了中文版的需要,继续这项事工到今天。加拿大、台湾、香港和马来西亚陆续面临无人发行的困境,今天全部地区不只持续发行,而且发行量在拓展中,经费也足够。美国的同工都已到了退休年龄,机构面临无人服事考虑关闭的决定,今天不只还在运作,同工们经过健康的大挑战,大部分还留在岗位中,神也预备不同的义工帮忙。中国的发行从一开始就很不安全,今天的情势更严峻,但从来没有一期是无法发行的。

我成为《宣教日引》主编7年,在每一期的「编者心语」中,我都会记录下那3个月与神相交的点滴,这7年从来没有一期是空白的。我发觉神给我的属灵祝福,都是《宣教日引》使用的圣经原文解经资料(Today’s Word)裡的内容,我因为是编者,结果成了领受最多的人。

我多麽感恩、多麽受激励!这些属灵经历何等珍贵,而神在我还不知道时,就为我预备了。

魏一恒牧师 《宣教日引》万民福音使团总干事

2015年回应神的呼召辞去了工程师的职务开始全职事奉。2018年毕业于北美基督神学院基督教道学硕士。现任美国三潘市真光浸信会主任牧师。

参与这荣耀的事奉

虽然现代的资讯发达,世界上仍然有许多与世界失联的角落。主耶稣宣告福音要传到地极,《宣教日引》的目标就是提醒神的儿女特别为不为人知、被人忽略的未得之民祷告。然而现在我们时间有限,每天收到太多的信息,常常无法消化,因此不可避免地只读与自己有关,或自己有兴趣的信息,其他的讯息就搁在一边了。

在北美的教会,不可否认是非常蒙福的。我们可以自由地敬拜真神,没有什么逼迫,加上舒适的生活,或许『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就是我们最大的挑战吧!

自从我在美国信主以后,每每听到宣教的信息,常抱着两种矛盾的情绪:一个是畏惧,害怕主要我放下一切到非洲去宣教(后来听到许多基督徒也都有同样的畏惧);另一方面从使徒行传和许多宣教士的故事,感受到宣教是一个既荣耀又重要的差遣和使命。因为害神呼召我去宣教,过去我对为未得之民祷告的态度是敬而远之,可能许多基督徒也抱着类似的态度。

几十年过去了,曾经参与过短宣和培训,一直都在华人的群体当中服事,直到我参与《宣教日引》的团队,才开始打开对未得之民、异文化和普世宣教的视野,也知道了除了本人走进宣教工场外,还可以成为祷告和推动者(Mobilizer)。从此,我不再把《宣教日引》放在一边,我选择在祷告中举起圣洁的手,参与这一荣耀的事奉。

不久之后,主带领我牧养教会,我开始思考如何把宣教的异象和《宣教日引》带进教会。很快地我发现弟兄姐妹对宣教的信息相当冷漠,中国人固有「自扫门前雪」的观念,在教会里非常普遍。在教会参加祷告会的人本来就是少数,如果祷告会是为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未得之民祷告,更是难上加难。

感谢主,借着《宣教日引》的事工和每个星期跨国的同工祷告会,我发现自己并不孤单,原来在世界各地不同的角落,神感动祂的儿女为传福音给万国万民和未得之民的事奉祷告。祷告和宣教都需要极大的信心,因为「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并且「义人的祷告,是大有功效的」。因此我锲而不舍的分享,3年来教会的弟兄姐妹渐渐地开始按着《宣教日引》为未得之民祷告。

因着主的恩典,《宣教日引》走过20个年头,让华人教会可以借着祷告还福音的债。比起当初远渡重洋、适应不同语言、文化和恶劣的生活条件到中国的外国宣教士,我们所付出的真是微不足道,也是每个人都在能力范围做得到的。盼望您选择每天用几分钟时间,也邀请您的朋友,一起加入我们的行列,为未得之民祷告,也从每天的「原文灵修资料」中得到灵命的喂养!

《宣教日引》是以自由奉献的方式订阅,
欢迎弟兄姐妹们将这本适合个人、团契、小组、亲子家庭
使用的祷告灵修手册,介绍给更多人使用。

让我们一同加入普世宣教的代祷行列,使福音能尽快传遍万民!
同时,盼望弟兄姐妹透过《宣教日引》的圣经原文解经灵修,
每日研读神的话语带出省思与应用,愿神帮助我们灵命茁壮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