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Zinko Hein on Unsplash

师母的话

灯中有油

10月2021

1998年,中国长江大水,我替「国际福音协传会」筹募大米赈灾金;接着2000年,又发生华南大水,当时我心中隐约有一个感觉,以后像这样的灾祸可能会有很多,而遭受这些天灾的,往往是贫穷者居多的地区,也是福音未得群体集中的地方,如果每一次灾祸来临时才进行筹款,总有一种临渴掘井的感觉。因此,当「万民福音使团」开展事工时,除了「宣教日引」和「圣经游踪」两项事工以外,曾经考虑开展扶贫关怀事工。

今年,我响应「福音自传会」(CNEC),为缅甸2月政变失去家园的难民发起筹款的过程中,这个20多年前就触动我内心的一个感动,好像一粒埋在地裡、久久未发芽的种子,开始有些萌芽,而且和我在2020年10月期间所领受的感动,就是希望每个教会都成立一个未得之民祷告小组,以及每个教会能够至少每月一次,同心为未得之民的国家、地区来祷告,可说是互有关联。

我想起耶稣所说的十个童女比喻,在这灾难刚开始时,我们要有所准备,我的灯裡要有油,除了迫切期待主的回来,我们的心中更需要对这多灾多难世代受苦的人满有爱,我们的手中也要有行善的力量。

于是,我开始和同工分享,希望见到每位基督徒能在十一奉献和宣教奉献以外,再拿1%作为预备将来末世的灾难使用的应急钱。后来同工们一一为这事祷告,其中编缉Isa的一句话,更清楚地指出,这是为荒年做准备。

感谢神,在我们的同工中已经有人一早就有这样的操练,也有同工已成立个人基金为主所用,大家都乐意为末世荒年预备自己有行善的力量。

感谢主,刚为缅甸难民的筹足赈灾金后,随即,4月又发生印度疫情,我在Facebook转发了一则印度神学院教职员感染新冠肺炎的代祷需要,接着先后有两位主内同工(其中一个不认识)联络我,告知主已预备一位香港的弟兄,愿意奉献1,000台氧气机,给亚洲多个灾情严重的贫乏地区,并邀请不同宣教负担运输费,「万民福音使团」负责运送100台去巴基斯坦的运费,共15,000美金。也就是每台空运费150美金。

我心中有点踌躇,因为刚刚才为缅甸筹款,现在这麽快又要再筹款,有一些不好意思,所以只在脸书分享。但如果教会和弟兄姊妹早有准备这笔灾难的「应急钱」了,手中已经有行善的力量,心中也充满了爱,那我就不必担心在这麽短的时间内,又要再向弟兄姐妹筹款!因为大家手中有的是行善的力量,一有需要就可以立刻行动。

我在此呼吁每一位《宣教日引》的读者,留意末世荒年的需要,每个人在自己的「丰年」时,操练固定把1%收入收起来,好叫我们在世界有需要时,随时都可以「手中有力,心中有爱,灯裡有油」地回应,迎盼主来。
怜悯关怀事工

浏览上一篇师母的话

Photo by KCK

编者心语

我和罪打交道的日子

10月2021
这是一个不寻常的题目,却是人生最寻常的事。打从我们来到世界,罪就粘着我们不放,没有一个人可以逃脱它,最多只能无视它,或任它侵蚀。

我从小在教会长大,却常陷入不能控制的犯罪欲望与行为中,努力想要摆脱,始终不能如愿,反而变本加厉。小时候,我的许多坏行为让父母伤透脑筋,自己也感到无助。少年时我无意中得知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孩子,从此被领养的身分成了积压在我心头的无形阴影,我把所有对罪的不解,都归咎于血源关係。那时我最爱读《冰点》,作者对原罪的探讨引起我的共鸣,我认定自己这辈子休想摆脱藏在血液裡的坏因子。

青年时期我对神的认识和经历虽有加深,但还是没能完全摆脱罪的缠绕。我依然有意或无意地犯罪,每次犯罪后感到愧疚便向神认罪,但认罪后还是会重犯。日子久了,开始感到灰心,便安慰自己要求别那麽高,谁能不犯罪?渐渐地我对罪就越来越不敏感。

当我参与《宣教日引》事奉时,神透过《倾倒至死》这本书,更新了我对罪的态度。从那时起,我正视生命中每一个隐藏的罪,并操练公开认罪,把黑暗向光摊开来,不再闪避它。虽然这样做难免让我受到一些伤害,但我也深刻经历圣灵的临在和安慰。

有一天,我在静步时,圣灵感动我为过去许多事认罪。于是,我逐件为那些在成长过程中偷的钱、说的谎言、伤害的人、做的见不得光的事,一一求主宝血洁淨,并且肯定地说:「主,我以后不再犯了。」当时,我很肯定自己不想再犯了,但是否真能不犯呢?神很快就给我清晰指引:「你们应当顺着圣灵行事,这样就一定不会去满足肉体的私欲了。」(加5:16)

当我认罪完毕,感到前所未有的释放,脑海却马上闪过一个疑问:「就这麽简单吗?」从小到大犯的罪,真的只要认罪就一笔勾消了吗?神也马上回应我:「不简单的,只是最难的部分,耶稣做了。」

那一晚,我深深明白恩典的意思。

三个月后的一个晚上,我想要犯罪,正要行动那一刻,感到一阵不舒服,便停了下来。那整晚我一想到本来要犯的罪,就感觉难受到想作呕,当时我意识到这个罪应该不会再那麽诱惑我了;我感到这软弱要离开我了。祷告了很久、挣扎了很久,我终于经历释放了。

这是我靠着主的恩典,和罪打交道,得胜的一次经历。

后来,我并没有免疫于罪的诱惑,它依然无孔不入地随时都想要影响我、攻击我,有时它会轻轻地在我耳边昵喃,让我一不留意就掉入它所设的陷阱;有时它来势汹汹,让我很难抵挡。罪最常用的技俩是先引诱我,然后控诉我,它的目的就是要破坏我与神的关係。

然而,在这种时刻,我常经历到圣灵用神的话保护我。有一次,当我陷入自责,感到无脸面对神时,我在电光火石间想到那几天速读耶利米书,神不断向人传达的信息是:只要悔改,神就赦免,于是我马上求主赦免,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又有一次,我犯罪并且认罪多次,仍觉得十分羞愧,神适时用经文鼓励我站起来:「我的仇敌啊!不要因我的遭遇而高兴;我虽然跌倒了,却必起来;我虽然坐在黑暗裡,耶和华却必作我的光……他必把我领出来,到光明中去,我就得见他的公义。」(弥7:8-9)

从我开始正视罪,并靠主扺挡它,渐渐地我对罪便越来越厌恶,尤其对比犯罪和与神亲近的生命,后者明显地更好。我对罗6:21深感共鸣:「那麽,你们在现今以为羞耻的事上,当时得了甚麽呢?那些事的结局就是死。」是啊,犯罪,多麽不值得!

自我打从心底不喜悦罪之后,它就越来越难近我身了。

每个人都会做错事,也会良心不安。这时有人来对你说:「没事,你的罪得赦了。」这是对罪人最大的释放。可惜,今天许多人在和罪打交道时,还不认识赦罪的主,也没有神的话和圣灵内住来胜过罪。更糟的是许多人还没看到罪带来的结局是死。

本季,当我们为达拉斯圣经地带的移民、伊朗未听闻福音的族群、全世界的印度教徒和佛教徒祷告时,我们要恳求圣灵打开他们心眼,看到罪狰狞要吞噬他们的样子,使他们渴望主耶稣的赦罪。

浏览上一篇编者心语

Google Map Photo

师母的话

祷告能种下宣教的树苗

7月2021
从2020年10月开始,我心中编织一个梦,就是每个华人教会都会为未得之民祷告。由《宣教日引》提供内容和祷文的PPT,参加者照着内容祷告就行。我在金巴崙长老会的中文堂宣教主日讲道时,提到这感动,接着刘传道就告诉我,她其实已经在落实;感谢主,她还参与了推动。所以我也请她分享这个过程与心得:

扩展宣教祷告心

感谢神,《宣教日引》帮助我认识世界未得之民和宣教祷告,也成为我在教会中推动宣教的工具。回想1984年在洛杉矶的US Centre for World Mission事奉时,每天早上舆同工们使用《Global Prayer Digest》(宣教日引英文原版)来为未得之民祷告。感谢主带我返回三藩市,在金巴崙长老会负责推动宣教,以及在华埠做本地宣教的服事。

得知《宣教日引》是取材于《Global Prayer Digest》后,我很开心地为教会订阅,有很多弟兄姊妹使用,而且很受年长弟兄姊妹欢迎,他们很踊跃地用《宣教日引》为宣教代祷。 大约5年前,我开始带领粤语堂祈祷会时,每月使用《宣教日引》分享未得之民情况,并用5~10分钟祷告。与会者非常感动,因此更多弟兄姊妹也订阅《宣教日引》,作个人宣教祷告之用。 我曾访问使用《宣教日引》的弟兄姊妹,他们说这本手册不仅只是祷告书,更扩大他们对宣教的了解,认识未得之民的文化、背景、历史,以及现今这些族群的需要,加强发挥祷告的效力。有些弟兄姊妹就是藉着这本祷告册子,被神感动,引领他们进一步参与海外短宣的事奉。

去年10月,范师母开始将《宣教日引》每月主题内容,製作成摘要Power Point(以下简称PPT),供教会使用,这帮助我不但方便在祈祷会分享,更将PPT带入粤语、华语、英语的不同团契小组使用,透过祷告让他们对宣教有更多认识。

在分享南印度宣教代祷事项时,有一位弟兄告诉我,他的表哥是在印度做宣教士,所以他立即打电话给表哥,告诉他教会为印度祷告,他的表哥也分享代祷事项,我们在祈祷会为他表哥祷告。感谢主藉由PPT,激发他为表哥宣教及印度祈祷。

最近,神感动我向其他教会介绍《宣教日引》PPT,愿神继续使用《宣教日引》和PPT,推动更多教会弟兄姊妹认识未得之民,藉着祷告扩展及实践神给予我们的大使命的心志。
祷告文PPT下载

浏览上一篇师母的话

Photo by Ben Kerckx from Pixabay

编者心语

神记得我的祷告

7月2021
亲爱的宣教日引读者,时间过得真快,这期我们将完成为FPG群体一年祷告的行动。三百多个未得之民中最被遗忘、宣教机构最难触及的群体,被这麽多人的祷告带到神的面前。我很开心我们参与在这个计划裡。我相信你们有时一定也会想,我们的祷告神听见吗?有时候我们看不见环境有任何动静。但我希望用我经历的故事,告诉你们我相信的答桉。

我初信的时候,进入一个生命培训学院装备,在一门「使徒行传与宣教」的课堂上,看到一张保罗宣教足迹的地图,令我非常震撼。在保罗那个年代,没有汽车、飞机和高铁,他却可以用他的双脚与车船,把福音带到遥远的地方。我自问,那现代的我们呢?教会有更优渥的资源了,我们有更多便利的高科技可以利用了,福音传遍地极这件事,是不是应该更容易,我们更可以放胆去做了。

当初那个过于浪漫的想法,使我向上帝祷告,希望能参与宣教事。我常常求神带领日后的工作,并祈求两件事:(一)我想学一个专业技能,将来这个专业要能服事神,以及服事宣教的需要;(二)工作的时间、地点,未来可以弹性自由(方便短宣长宣)。

装备结束没多久后,同教会的一位总编辑找我去她的出版社上班,而且愿意将白纸一样的我从零教到会。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出版业相当忙碌,每天睁开眼睛就是工作,偶尔想起年少时的祷告,就深觉遥不可及,再也不能实现了。那时的我,就像摩西在旷野牧羊,可以生活就好了。

桉牍劳形之际,我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再也不要作编辑了!」若干年后,准备好要转职时,遇到了过去教会的旧友,找我去他任职的机构帮忙。到办公室面谈当天,我才知道是一个宣教动员机构(联合差传事工促进会)。当下,我想起了十多年前跟上帝的祷告,内心又惊又喜。及至藉由联合差传,参与在万民福音使团的《宣教日引》事工时,回首来路,才发现我是模模煳煳地走在祂清清楚楚的道路上。

祂让我知道,我的祷告祂替我记得,而且祂自己成就。
所以,同样地,我相信我们任何一个当下看似平静无奇的祷告,上帝都听见,而且在我们意想不到的时刻与地方,成就祂的善工!

浏览上一篇编者心语

Photo by Aline_vieira from Pixabay

师母的话

在末期临近中祷告

4月2021
2020年2月,我参加一个为新冠疫情祷告的小组。随着时间过去,祷告内容从疫情,逐渐加上中美贸易谈判、香港政局、中美交恶、美国总统选举,以及全球新冠病毒变种令疫情更严峻……这一切的事就像马太福音24章,门徒问耶稣降临和世界末了的预兆。耶稣回答说:「……要听见打仗和打仗的风声,总不要惊慌;因为这些事是必须有的,只是末期还没有到。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多处必有饥荒、地震。这都是灾难(灾难:原文是生产之难)的起头……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

令我觉得忧虑的是主耶稣说,这些只是灾难的起头,只是末期还没有到;这天国的福音要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眼见新的冷战阵营在全球出现,瘟疫一波又一波,全都按主所说的在发生,但这些却只是灾难的起头,其他的会一个接一个,越来越厉害地来,的确令人胆战心惊。圣经所用的「灾难」这个字的原文,是「生产之难」;世界的末了就好像怀孕的妇人在婴孩出生之前,会有阵痛那样,来通知婴孩要生了。现在世界所发生的一切天灾人祸,就是阵痛,这些灾难的阵痛何时结束,就是这天国的福音要向万民作见证,末期就来到。万民听福音的时间拖得越长,这些瘟疫、饥荒、战争就会越来越多。相信许多信徒心中,都恨不得所有未得之民能够在一夜之间就听闻福音,止息战事、灾祸停顿。

每一个人都有他的世代要服事,现在,地球暖化,万年寒冰融化,海水在上升;加上过度砍伐,热带雨林在消失,所引发的疫病、饥荒接踵而来。假如末期在我的年代加速来到,我要做些什麽?哪些是我和教会群体该做、该参与的?因为神是这样把我们放在其中。

2020年10月期间,我领受的感动是:
1.希望每个教会都成立一个未得之民祷告小组。
2.每个教会能够至少每月一次,同心为未得之民的国家、地区来祷告。

这些祷告必定蒙神垂听,让宣教工人放胆宣讲神的话,也预备人心成为好土,愿意接受所听的道。希望你和你的教会都同心领受这邀请。
你可以这样带领祷告:

宣教日引祷告的短文,领祷者可以用此简单介绍这个地区,然后全体会众一起读祷文。
愿我们同心祈祷,让万民早日预备好来领受福音,缩减这些灾难。
祷文会定期上载至网站供教会、团契或小组使用,请点击以下链接下载。

祷告文PPT下载

浏览上一篇师母的话

Photo by Ben Kerckx from Pixabay

编者心语

神早已知道,祂也提早预备好了

4月2021
2020年是全世界难忘的一年,一场疫情使人们被迫停下所有计划,我们的家也一样。这一年我儿子原计划到纽西兰打工度假(Working Holiday),准备出发的一个星期,马来西亚宣布「行动管制令」,这下子他走不了了;同一时候,我们夫妻也准备飞往美国和《宣教日引》同工团契。本来一家三口会分隔两地,没想到最后不只没分开,反而24小时都待在一起。

刚开始的一个月我很不适应,看在家无所事事的儿子手机不离手,十分地不顺眼,越不顺眼就越无法好好沟通,两人关係陷入紧张又疏离之中;那段日子我的课业繁重,平日生活节奏被打乱后,应付得很吃力,最后连健康也出了问题,日子在溷乱无力中度过。有一天灵修时我写下自己的现况:「这段日子忙着上课、写功课、鑽研圣经,却没有让神的话滋润我的心,反而异常刚硬,无法结出任何生命果子。」

第二天和《宣教日引》同工一起祷告时,我没有分享自己的状况,但每个为我祷告的人都不约而地为这需要代祷。圣灵把我的需要告诉了同工。那天之后,我便慢慢摆脱了溷乱状态。

某个早晨当我准备灵修时,一个想法清楚涌现:「这段时间是我给你们一家三口的。」我当时愣了一下,以为在教养儿子上可以放手了,但神说:「还没有」;以为儿子已经可以处理自己的人生了,但神说:「不,妳还需要陪伴他,甚至从最基础的事做起。」

神的声音很清晰,我马上调整心态,用全新的眼光看这段「神给我们的时间」,并且从最基础的事做起:就像儿子小时候我会每晚和他一起祷告。于是我们开始了每晚的家庭祭坛,在祷告中我们很快就经历神奇妙工作,关係在神裡面得以修复;儿子进入受教的状态,我也进入平稳的情绪中。 三个月后,疫情受到控制,儿子在不多的工作机会中找到了一份工作,开始了每天早出睌归的生活。这时,我们又面对另一项挑战,因为儿子的工作环境充满偏差却诱人的价值观,他才19岁很难分辨是非,容易受到大环境的影响。所幸前段日子我们建立了一起祷告的习惯,或许儿子听不进我们的劝说,却愿意和我们一起祷告,于是我们在祷告中把他交託给神,与他一起读神的话,让神的话成为他行事为人的标准,我的心也因此有平安。 其实,神早已知道,祂提早就预备好了。

有一天,我梦见儿子在我正忙碌时,把我拉到一旁徵询我的意见,说他想换一间公司;同一晚又梦到半夜听到儿子房间传来哭声,丈夫第一时间跑去把已长大的他抱来我们的房间,放在另一张床睡,像他小时候一样。

睡醒,梦仍清晰。

那段时间我在研读诗篇,发觉诗人描述神的属性以怜悯居多。我想到神以怜悯待我们,祂也希望我们这样待人,而怜悯的本质就是看到别人有需要,并且愿意伸出手帮忙。于是,我抓到了两个梦的重点:儿子需要帮助。当我换个角度看他是需要被帮助者,就不再对他有诸多要求,我感觉到自己变温柔了。 几週后,儿子在工作和感情上,面对他几乎承受不来的压力。虽然他没有跟我多说,但我看到了他的失意和疲累;更看到了他需要帮忙。在那段难熬的日子,我用怜悯和温柔的心陪伴他顺利走过去。

再一次,神早已知道,祂提早就预备好了。

转眼间2020年步入尾声。岁末,我透过儿子的分享,发觉他的思想成熟了;也发觉我们的沟通无阻了。这时我明白了神说的:「这段时间是我给你们一家三口的。」神早已知道儿子这段日子会遇到什麽,也知道他需要父母陪伴和祷告,祂提早就预备好了。

「一个民族要起来攻打另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要起来攻打另一个国家,到处要有地震,有饥荒,这些不过是痛苦的开始。」(可13:8)
这些事,神早已知道,祂也提早就预备好了。
我们不要担心,只需专注在神要我们做的事,就是忠心为未得之民祷告,因为「福音必须先传给万民。」(可13:10)

浏览上一篇编者心语

Photo by raymond scicluna

师母的话

请同来织梦

1月2021
加州山火期间,我默想创世记18、19章亚伯拉罕为所多玛代求的记载,耶和华在幔利橡树那裡向亚伯拉罕显现,和接受他的服事招待,宣告亚伯拉罕的妻子撒拉要生一个儿子。跟着,耶和华把祂要消灭所多玛、蛾摩拉城市的心意告诉亚伯拉罕,亚伯拉罕就开始代求,为了所多玛、蛾摩拉与神「讨价还价」。

这个祷告是神启动的,因为神把祂要消灭这两个城市的计画让亚伯拉罕知道,亚伯拉罕开始小心翼翼地根据神的属性代求,但所多玛仍然被毁灭,因为这城裡连10个义人也没有。创世记19:27-28记载:「亚伯拉罕清早起来,到了他从前站在耶和华面前的地方,向所多玛和蛾摩拉与平原的全地观看,不料,那地方烟气上腾,如同烧窑一般。」

我们常常听到见证,有人为某人某事祷告,然后神就照着他的祷告成就;是有正面的结果。事实上,我们知道更多的祷告是未蒙应允的。问题是,神既然定意要毁灭所多玛,为什麽仍要感动亚伯拉罕为所多玛祷告,明知无论他怎样求,所多玛一定要被毁灭,那麽神又感动亚伯拉罕祷告,神,祢是在开玩笑吗?

《宣教日引》的出版团队来自马来西亚、台湾、美国,这些不同地区的同工每週都会一起在网上聚集,为当週书中所介绍的群体同心祷告,其实有时心中不免会想,究竟我们为这些连名字也不熟悉、未曾见过、分散在世界不同角落的群体祷告,究竟有什麽果效?

创世记章19:29告诉我们,亚伯拉罕祷告蒙记念。「当上帝毁灭平原诸城的时候,他记念亚伯拉罕,正在倾覆罗得所住之城的时候,就打发罗得从倾覆之中出来。」

在祷告的学习上,我得到了极大的鼓励,每一个根据神作事的法则和从神的观点所做的祷告,特别是宣教的祷告,在神成就祂永恆计画的过程中,有其特别的位置。

  • 神是应许的成全者,祂按祂的旨意来行事。耶和华说:「我所要做的事岂可瞒着亚伯拉罕呢?亚伯拉罕必要成为强大的国;地 上的万国都必因他得福。我眷顾他,为要叫他吩咐他的众子和他的眷属遵守我的道,秉公行义,使我所应许亚伯拉罕的话都成就了。」(创18:17-19)
  • 祂把要毁灭所多玛透露给亚伯拉罕知道。
  • 让亚伯拉罕根据神作事的法则,从神的观点来为所多玛代求;也求问出神所能宽容的界限。
  • 即使所多玛全毁,因亚伯拉罕的祷告,神拯救罗得一家;即使罗得妻子成为盐柱,他从女儿生出摩押人的始祖,数百年后摩押女子路得成为大卫的曾祖母,基督是大卫的子孙。神所应许亚伯拉罕的话都成就了。亚伯拉罕的代求,在神成就祂永恆计画的过程中,有其特别位置。

我深深地相信,一切为宣教作的祷告,永不会落空。宣教是祷告的结果,神会行很奇妙的事,成就祂的心意。

两千年前,主吩咐门徒用祷告来等候圣灵降临、教会成立;疫情后的2020年,标志着教会面临一个新世代的开始。佈道家爱德华兹(Jonathan Edwards)说:「每一代人的任务就是去发现神正在行动的方向,然后朝这个方向行动。」让我们努力留心辨认出神的作为,用同心祷告来开始这个特别的世代,以及用期待主的差遣来回应神。

我今年73岁。20年前领受出版中文未得之民祷告资料的感动,今天,我心中正编织另一个梦;就是每个华人教会都有一个实体或网路的宣教引日祷告小组。《宣教日引》会提供内容和祷文,参加者照着内容祷告就行。让宣教祷告先从教会我们的耶路撒冷开始,直到地极。

愿以弗所书3:20的应许成就在我们当中。神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裡的大力,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成就成立宣教日引祷告小组,不只一个,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但愿他在教会中,并在基督耶稣裡,得着荣耀,直到世世代代,永永远远。

愿神继续祝福《宣教日引》,也请大家为我们祷告,那感动我们两位编辑的灵,同样地感动我们所有同心服事的同工,也同样地感动每一位在祷告中与我们同行的你,一同藉着祷告与庄稼的主同行。

浏览上一篇师母的话

Photo by Poi Photography

编者心语

圣灵放在心中的祷告

1月2021
2020年,我暂时放下宣教日引的服事,准备用3、4年时间接受神学装备,编务工作则由Isa接手。
过去7年,每回我写编者心语,都是整理那3个月神在我生命中的引领。近年,我的记忆力越来越退化,许多神在我生命中的工作和感动,不写下来就会忘记,还好有每3个月一次的编者心语,让我可以留下神在我生命中的轨迹。

当我停止写编者心语时,神先后差两个人告诉我,过去我写的文章帮助了他们。有一晚我静步默想时,想到以后不用写编者心语,我会不会就忘了这些宝贵的领受和经历呢?于是,我向神求两个印证,让我知道是否要继续写:一、再有一个人给我同样的回应;二、不会干扰Isa的服事,并且她也有同样的看见。第一个印证应该很明显,于是我便留心等候。在等的过程中,我突然想起,其实在我做这个祷告之前,已有一个人分享她读了我的一篇文章,坚定了神对她生命的一个重要呼召。原来在我还没祷告时,神就回应了!至于第二个印证,Isa的看见是一样的,于是从这期开始,我重新写编者心语,求主继续使用。

我确定神要我接受神学装备,也和两个印证有关。

2007年,我第一次考虑是否进入神学院装备,向神求两个印证,也是我认为一个要进深事奉神的人不可缺少的:一、传福音的心志;二、渴慕神的话。

我对传福音向来没有负担,也不曾真正带领人信主。神很快回应第一个印证。有一次我灵修时,神突然打开我的心,让我渴望与人分享福音。从那天开始,我常为福音对象祷告;与未信的友人交谈时,心中总是很奇妙地充满喜乐;与陌生人打招呼时,也很自然发出真诚的关怀。神垂听了我的祷告,祂让我经历了转折性的改变!

至于第二个印证,当时我有固定灵修,觉得神已回应祷告,便开始着手申请神学院和安顿家人的生活。没想到这时丈夫的工作有变动,在有平安之下我决定暂停进修计画。 转眼12年过去。2019年,我再次预备去唸神学。

回头看2007至2019年,发觉神用这12年预备我进入装备和更深的服事。这些年发生了几件事:

第一件事:我在祷告中寻求与教会修复关係,并在圣灵带领下经历了和好。这经历也使我和其他人和好。然后,我发现越来越贴近使人和好的神,尝到神透过和好赐下的丰盛生命。 第二件事:我渴望经历圣灵,常常向圣灵表达我的渴慕。以后,我便常在祷告时、安静时、困难时,有神的话或突然造访的思想来安慰、引导、鼓励、提醒、责备我;也会看见自己的黑暗、明白经文的意思和晓得如何祷告。 第三件事:神让我在与祂的关係,和与牧者同工、夫妻、亲子关係中操练顺服的功课,直到顺服成为自然的反应。

第四件事:2013我开始了《宣教日引》的服事,神让我在祷告中贴近祂普世的心怀,也让我经历祷告蒙应允。

这样丰盛地走到了2018年,这是关键的一年,我参与教会的植堂事工,在牧养和陪伴的服事中深感缺乏,需要神话语上的装备。另外,过去12年,我虽一直维持与福音朋友建立关係,却始终没勇气向他们传福音。有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说有个朋友想要认识神,请我去跟进,但我发觉自己竟不知如何传福音!于是,我知道是时候要去进修了。

当神学院申请和入学时间都尘埃落定时,有一天我在厨房冲咖啡时,忽然有感动向神祷告:「主啊,你可不可以让我带领XX(那位想认识神的慕道友)信主?」虽然我已没有需要这个印证来肯定进修的决定,但神仍愿意以此来鼓励我。

过了两天,这个朋友主动来找我,主动问我如何信主,并主动请我带领她做决志祷告。在整个过程中,神让我有机会向她完整地讲述福音;几个月后又为她做与黑暗势力切断的祷告。我很清楚神要透过她,标志性地应允我12年前求的第一个印证。

于是,我带着肯定的心志,踏上装备的路。

写这篇文章时,我快要完成神学第一年的学习。这一年,我常为着人生能有这段时间专心认识神的话而感恩。我相信,这只是一个开始,前面会有更丰富的等着我。12年前当我向神求第二个印证「要渴慕神的话」,从那时起,神就一步一步引领我往这个方向去。

有一次我在神学院上密集课程,一连5天、每天8个小时,本以为会吃力或消化不来,没想到每天都如同享受丰富的属灵盛宴。有一天早上,我听到神跟我说:「现在妳一天8小时都在学习圣经,妳有开心吗?」我一下子摸着神对我的用心,当我求要渴慕祂的话,祂怎会不喜悦呢?

哦,还以为12年前是我向神求印证,其实那是圣灵把祷告放在我心中啊!

宣教日引的读者都是代祷者,我们正在参与最贴近神心意的服事。当我们为世上未得群体祷告时,那是圣灵放在我们心中的祷告,这是何等福气!

浏览上一篇编者心语

Photo by raymond scicluna

师母的话

祷告把我们连结在一起

10月2020
今年是我们庆祝《宣教日引》成立及发行季刊20周年的日子,原定2020年4月在加州举行一个全球《宣教日引》伙伴及同工退修、交通分享、团队建立的聚会,由于疫情,无法举办,只能寄望明年。虽然我们这一班来自美国、台湾、马来西亚的同工,已经有好几年固定每週在网路上一同为该週的未得群体祷告,但不同地区的同工彼此却未曾见过面。奇妙的是,一起祷告却把我们众人的心拉近了,我们可以很坦诚地分享自己内心的黑暗面、属灵生命上的纠缠挣扎,让同工彼此守望。我们明显地察觉到,团队是可以被圣灵这样建立的。

我自己觉得同工能有这样紧密的扶持关係,是主编黄颖颖姊妹在不知不觉中建立的。假如大家有留意,颖颖在相当多期的「编者心语」裡,皆有分享她在编辑期间的心路历程,其中不乏多次提及内心觉察的阴暗面,而颖颖很自然、坦诚、毫不隐瞒地与众人分享,是其他刊物的编者心语裡极为少见的。而且,颖颖为同工和未得福音群体的祷告,表达了她很明白他们的需要,我经常提醒自己要像她那样多点用心。颖颖的坦诚真挚,不知不觉地影响了我们每週一次的祷告分享聚会。

从7月开始,你会发现「编者心语」换了Isa姊妹,那是因为颖颖开始在神学院进修。我们大家都被颖颖在属灵成长路上的探索和进深追求所激励,所以《宣教日引》台湾负责编务的Isa愿意出任执行编辑,减轻颖颖主编的工作。

我很感谢恩主有这样的安排,这个团队实在是神丰盛恩典临到的明证。因为她们两位都是看重祷告的人。假如大家留意的话,过去几期的编者心语都不约而同地围绕在祷告上:「持续聚在一起祷告」、「关于祷告的那些事」、「一切的发生始于祷告」和上期的「一路向西的祷告行动」,一切都亲见神的恩典。

《宣教日引》是鼓励大家为未得之民祷告的季刊,所以神祝福我们的编辑,用祷告的灵膏抹着她们。我的内心多次被Isa祷告的那种迫切所感动,有一次我还要求她把祷告内容写出来,让我在其他的群组分享。

愿神继续祝福《宣教日引》,也请大家为我们祷告,那感动我们两位编辑的灵,同样地感动我们所有同心服事的同工,也同样地感动每一位在祷告中与我们同行的你,一同藉着祷告与庄稼的主同行。

浏览上一篇师母的话

Photo by Poi Photography

编者心语

与主连上信号

10月2020

今年第三、第四季的《宣教日引》,是在全球最动盪不安的时刻中产出的,人类与病毒展开了大战,一切的焦点跟轨道都被新冠肺炎(COVID-19)打乱了。

记得疫情之始,范师母在《宣教日引》同工每週固定的云端祷告时间中,要我们分享自己在疫情中最忧惧的事,聆听、静默,然后向神祷告交託。我心裡最担心的是母亲的餐饮工作,还有台湾的非营利组织在疫情冲击下如临深渊,我任职的宣教动员机构,这些事工走得下去吗?

很奇妙的是,那天祷告后,心就安稳了。在凝视深渊和凝视神的时候,祂忽然让我发现几件事:

我在西线无战事的安稳状态中待久了,抗拒任何苦与变动,所以才会惧怕。我想这与初代教会在纷乱世道与患难中生存,仍不改其志地把福音传下去的信徒,在心理素质上已截然不同。

于是我想起基督徒的身份,是来地上出差的客旅,客旅的生活本来就要面对各种不便、变动,而我在地上拥有的一切,都是神借给我的,既然是借的,那供应所需、为此负责的人是祂,我怎麽忧虑起神的事来,难怪苦不堪言。同样的,事工的开始、存留,也是如此,都在神的手裡。

这个疫情让人真正看见,平时让我们很有安全感的科技、财富、国家、公司、人脉、头衔,面对瞬息万变的世事,其实脆弱不堪。神让我清楚明白:万物都会变;但也让我看着祂而知道:祂不会变。在祷告中,祂没有告诉我这世上的苦难会消失、基督徒不会有苦难,而是祂已经在圣经说过,日子将到时,万物都在叹息,连基督徒都不能免去。但在苦泪中可喜的是,我与那唯一不会变的神在一起。

最后,既然世上的一切都会过去,唯有神的旨意长存,那麽神的心意是什麽?使万国万民来敬拜祂。这让我大为振奋地埋头写稿。

亲爱的《宣教日引》读者们,我实在非常兴奋上帝召聚我们,在为期一年多的时间中,为全球福音最荒芜的四百多个FPG群体,做地毯式的祷告。疫情关得住我们,却关不住我们向上帝的祷告;一开口,我们就来到祂面前。

祷告是与主的连结,当我们为未得之民祷告时,就好像把他们跟主连在一起,总有一天他们的「天线」会跟主连上信号。

浏览上一篇编者心语

Photo by Poi Photography

师母的话

为的是记念主

7月2020
因为疫情,我们在家隔离已经三週了,还有几天就是记念主受苦的复活节。在安静中,常常想着主说要我们纪念和表明他的受死,直等到祂来。认真思考时发现,如果我不参与主的受苦,我如何表明祂的受苦;假若基督在我心裡尚未成了荣耀的盼望,我又怎样可以甘愿参与祂的受苦直到祂来。

从二月开始,「万民福音使团」就参与张罗口罩寄给香港的前线医护人员、当地有需要的独居老人以及清洁员工,然后是美国当地的需要,(写这篇「师母的话」时仍在安排), 我问了自己,我做这些和我参与主的受苦有关吗?

我开始用圣餐的主题来帮助反省……过往,非洲的伊波拉、香港的沙士、中东的呼吸综合症给我的记忆是全球多国都伸出援手,展现很多美好;但这次新冠病毒疫情所显露的是许多丑陋,国与国之间那种以利益来维持的脆弱关係陷入紧张。我问自己:疫情把各国间的真实情况显出来,那麽,它又将我这个人真实的黑暗显示了什麽。圣灵催促我检视在疫情中自己内心的真实情况,我发现心中其实充满了万一自己健康出现问题连累家人的忧虑;中美继续交恶,万一疫情严峻,美国民间是否会发生排华的恐惧;和对某些领导人处事的方式极为愤怒。甚至影响睡眠。我是否真实的面对自己的属灵光景,操练完全依靠祂,相信神掌权在全地……

2020年4月《宣教日引》的代祷主题是印度的穆斯林族群,我们每週的网上祷告集中为印度祷告,由于总理莫迪在印度有500多例确诊时,就宣布由3月25日起全国封城21天。首都新德里涌现了成千上万那些来自农村并无固定居所民工,他们因突如其来的封城而顿失生计,只能离城徒步返回百里之外的家乡。许多人在徒步返乡中暴毙,死亡的人数已经逼近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由于害怕医护人员携带新冠病毒,印度多地房东和社区拒絶让医护人员回家,全国有大量医护人员被房东赶出家门,很多医生带着行李辗转街头,无处可去,或只能睡在医院的地上。印度医疗系统脆弱,疫情一旦爆发,封城配套措施弱,底层受苦。1.6亿人无乾淨用水,90%劳工在毫无保障的非正式产业工作,上亿人住在人口稠密的贫民窟,对于在整个社会中最脆弱的他们而言,封城是失业、挨饿、生病和死亡。返家没有久别重逢的愉悦,而是整个家庭陷入困顿。

这个礼拜我带了两次在线上为印度祷告,心中甚为沉重。编辑的祷告:「求主发怜悯让印度能避过这疫情。」这恳求久久仍在心中重複着。我回到主的台前,思想主的话……

我们的主拿起杯来,祝谢了,递给他们,说:「你们都喝……」我想像我当时在场,我见到主拿起祂的杯,喝了,递给约翰,约翰递给彼得,彼得给了安得列、雅各……不知是谁递给了我,我喝了,转身要递出去时,发现整个房子充满了不同的族群,他们的眼都在看着主的杯……今天,主的杯到现在还在传着,还没有传遍整个桌子,它还在传着,主说:「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使罪得赦。你们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直到我回来。」

亲爱的弟兄姊妹,谢谢你的祷告,藉着你每天为《宣教日引》介绍的未得之民举手,主为使多人罪得赦免所流的血才可以继续被表明和传出去,直到我们所思念的主再来。COVID-19已把钟声传来,我们最主要要做的事──把钉十架的救主表明出来,祂要快来。
Photo by Poi Photography

编者心语

一切的发生始于祷告

4月2020
2014年是第一次代表《宣教日引》访宣,
那一趟我们一行3人探访了中亚几地区,
包括吉尔吉斯、哈萨克和乌兹别克,
访问了好些宣教士, 也与前线工人相处, 观察他们的生活。
那一次留下很多重要的文字记录,
其中一篇是关于一双宣教士在东干人当中服事10多年的报导。

东干人是清代同治年间, 在中国西北陕、甘、宁地区爆发的回民起义失败后, 拖家带眷逃到中亚的陕西回民后代。从此, 他们与华夏大地彻底失去联系, 成了一个栖息中亚的新民族。
几乎所有的东干人都是穆斯林, 他们给中亚其他族群对伊斯兰教更着。宣教士说东干人很友善, 但很难接受基督。当年他们在那里已经服事 10多年, 没有收获一个福音果子。一个也没有。 那天临走前, 宣教士跟我说: 「如果有人愿意用一个月每天为东干人祷告, 我就很高兴了。东干人的心要透过祷告才能柔软。」
回来后, 我一直记得他们的嘱咐, 决定要实现这个心愿, 在2015年秋季的《宣教日引》, 破天荒用一个月单单只为东干人祷告。这是《宣教日引》从没试过的, 当时也有回应这样的安排似乎不理想。
许多年后, 我在一个差传年会上听到一个家庭当年就是读了这篇文章, 还有在那个月每天为东干人祷告, 神的东干人的负担放在他心中。后来他和家人去了一趟吉尔吉斯短宣, 探访了当年我们报导的宣教士家庭, 也亲眼看到了他祷告中的东干人。那趟短宣使他意识到在东干人中间服事挑战很大, 同时也 更坚定他的服事心志。
我想起很多年前, 那对服事东干人的宣教士也是在教会读到一本为东干人代祷的手册, 得知中亚一群没听过福音的穆斯林, 特地从美国到吉尔吉斯参加两次短宣, 以后就决定为这个族群留下来。
历史惊人的相似, 同样是代祷手册, 同样是为这个族群祷告, 同样是短宣, 然后留下来。

一切的发生, 始于祷告。

2019年底, 我第4次代表《宣教日引》访宣, 这一次我们去北印度。在访问的众多宣教士当中, 有一个比较特别, 因为她是一个日本人。日本的基督徒不多, 而她不只是基督徒, 还是一个已经在印度20多年的宣教士!
在她年轻时, 因为生活遇到很多难处, 常觉得人生没有意义、没有要, 甚至几次要自杀。有一次她很奇妙地到了一间 OMF 宣教士在日本建立的教会, 在那里经历神的爱, 找到了人生方向, 并且在这个属灵的家培育, 献身成为宣教士。
当她在美国接受神学装备时, 有两年每天用《 Global Prayer Digest 》 (宣教日引英文版) 为印度祷告, 迫切求神差派人印度宣教, 没想到神却对她: 「你就是我要差派的人!」
她觉得这事很不可能, 所以从来没有和别人分享, 自己默默地寻求神: 「我要怎样才能到印度呢?」
当年她现在的丈夫和她在同一所神学院, 对她很有好感, 但他很清楚自己的呼召是要去印度宣教, 而当时她的教会似乎预备差她去中国, 他不想影响她, 所以迟迟没向她表白。然而, 在一次分享中, 两人才知道原来他们有同样的呼召!
她回应神的呼召; 神也回应她的寻求, 奇妙地为她预备了同心同行的人。

一切的发生, 始于祷告。

另一个我在北印度认识的宣教士, 他来自埃塞俄比亚, 在印度宣教已有10多年。 他的教会很看重宣教, 他深受影响, 常常寻求神差他去哪里宣教? 有一次, 他在祷告中听见神对他说: Haryana。他从没去过印度, 也没听过这个地方。之后他在地图上圈起这个地方, 每天祷告; 又每个月禁食祷告, 求神为他开路, 让他可以到这个印度最多杀害女婴的地方。他足足祷告了 17年, 神才开路让他到 Haryana。现在他不只留在这地方长宣, 甚至正在申请移民手续! 他的一生奉献给这个神给他的地方。

一切的发生, 始于祷告。

7年前, 当我开始参与《宣教日引》事奉时, 曾问一个宣教士的朋友: 「有没有人研究过具体的数据, 显示当后方的代祷者在祷告时, 是会影响到宣教前方的发展?」当时他说他不知道, 接着就说: 「或许以后由你来写?」
7年后, 神差派这位埃塞俄比亚宣教士, 在一个寒冷的早上, 骑着摩托车来住宿的地方接受我的访问。访问结束后, 他在离开之前看着我的眼睛, 很清楚地对我说: 「如果不是我的后方有教会强而有力的祷告支持, 我不可能留到现在。许多人来一、两年就离开, 因为这里的属灵争战太大, 恶者攻击主工人的婚姻、健康、家庭和同工关系等等。没有后方的祷告支持, 宣教士就不能服事。」
神给我清楚的答桉。相信也给了每个代祷者清楚的答桉。
本季我们为印度、乍得和全球各地的穆斯林祷告, 要知道这些祷告不会落空。神会很奇妙的事成就祂的心意。

一切的发生, 始于祷告。

浏览上一篇编者心语

Photo by Poi Photography

心系宣教拼图

与印度谈福音先剥洋葱

4月2020
印度的宣教士不只一次提到洋葱。
「你知道吗? 洋葱价格飙涨, 好贵啊 ~」
她边说就边皱起眉头, 一脸愁容。

洋葱在印度被喻为「政治敏感食物」。2019年年底, 天灾导致洋葱欠收, 据说价格飙高 100倍, 印度人就叫苦连天, 不只议员在国会里讨论洋葱、人民抗议, 连抢劫洋葱的事件发生了。

乍听之下, 洋葱与福音有什么关系呢? 印度是当今世界经济发展最快速的国家之一。联合国的报告指出, 印度于2006至2016的10年之间, 使2.71亿的人脱离赤贫。但是, 因人口众多, 印度极度贫穷者还是高达 7千万 (占人口 5.3%, 2018年7月 World Poverty Clock 数据)。

极度贫穷的定义是: 一天收入少于1.9 美元, 一个月就赚低于59美元。以这样捉襟见肘的数目度日, 难怪平常超低价, 1 公斤才1卢比的洋葱成了大多数印度人的救命食物。

印度人爱洋葱, 他们的地理区域、语言文化、种姓观念、经济活动、传统风俗等也像洋葱般, 层层包裹着不同复杂的逻辑思想, 这也是非印度的外人 (甚至是印度人本身) 难以理解的。

向印度传福音, 的确有一种剥洋葱的滋味。它味道浓郁; 它有强烈的个性; 它有感官的刺激; 它让人流泪莫名; 它带给人冲击, 要它越爱, 恨它越恨。你会不知道为什么印度会教人不懂? 它没有一条明确的界线, 没有一定的条理和道理。它让人感到溷乱, 难以理解印度人为何能忍受种种看来不合理的事情。当你到印度, 带着耶稣基督的眼睛走一走、看一看, 你会感受那里有一股难以摆脱的灵, 深深捆绑着、影响着那里的人。他们接纳着这种枷锁, 怕惧它、敬畏它、讨好它、放不开它、用各种仪式重重纠缠它、紧紧套拢它, 到最后, 就跟着它漂流到所谓的「一辈子」。

那天我们抵达瓦拉纳西, 机场就看见一个西方女子像印度苦行僧, 留着串串长条状已经打卷的头发, 额头的画有一个线纹, 脖子上挂着数串念珠, 散发着异样的迷幻。东方的灵, 掳获了来自西方的她。我们出发前, 常为印度的属灵黑暗势力祷告。那里是印度教、耆那教、锡克教、各种东方神秘主义、神秘冥想灵修的堡垒, 瑜珈、佛教、伊斯阑教、萨满精灵崇拜都有势力。当年耶稣门徒多马来过印度, 印度也曾被英国统治, 基督教在南印度及东北省份都有很深入的发展, 不少深受种姓制度之苦的印度低阶贱民因信主, 脱离了卑微的命运。但印度, 尤其是北印度, 黑暗的属灵势力已经盘根错节, 很多印度人不得自由, 而现在执政者强烈倾向复兴印度教, 把印度教和印度的国家概念和尊严钩在一起, 更引起族群间的紧张。

不同于南印度及东北省分, 北印度一种印度教高高在上的属灵气氛和种姓制度的人为骄傲, 即使北印度穷困、溷乱无序、脏兮兮、经济落后、识字率和文明低、人权低落、公民意识薄弱。在 h 邦服事的宣教士说, 即使现在已经进入智能时代, 但乡下地区还是弥漫着旧时代的无知、迷信。印度女性地位低落, 女人因印度教的教条、婚嫁负担极大的嫁妆、传统的封建观念, 导致女婴出生常遭杀害 (讽刺的是, 印度人推崇不杀生, 吃素风气极盛)。如果女孩私自爱上不在安排之内的男生, 会被视为不贞。村里的卫道人士会羞辱她、对她施以酷刑, 甚至杀害她。这种杀人被喻为「荣誉杀戮」。这样的结果, 导致该邦男多女少。骗子为讨老婆, 就使计雇人安排诱拐、绑架外地的女人。这种文化和风气, 在司法和印度教本身得不到正义解决。我们听到这样的消息, 感到非常气愤, 这是没有神的光照, 人凭私欲随心而走, 是非颠倒的结果。

在瓦拉纳西一晚, 我们跑去恒河观察当地的晚祭。晚祭由高种姓的婆罗门祭司主持。在亮灿灿的台下河边, 有一个剃了头的妇女弯下腰, 朝黑漆漆的河水放下一小碗的花灯。她看着花灯漂远, 双手合十。根据印度教传统, 女人生来是要讨好丈夫的, 而头发就是她的美丽。当丈夫死了, 她成了寡妇, 头发就没有用处, 必须剃去。剃了头的女人失去了最重要的功能, 像死了般, 剩下只是躯壳。印度的寡妇命运凄惨, 以前就常发生自焚殉葬的悲剧。现在少了这样可怕的结局, 但她们还是苦的、无望的。

印度人极不容易摆脱他们所谓的「宿命」。但是, 我们听到了南印度和东北省的弟兄姐妹负起了传递耶稣救赎的担子, 宣教充满活力和策略。我们要多为他们祷告, 求主打开福音的大门, 光照那里的黑暗。不少印度人 (甚至是印度的穆斯林) 听到福音, 看到异象或发了异梦, 接受了耶稣。他们不再受恶者的辖制, 困境虽在, 但他们有了盼望, 可以了释放。

我们也愿当地兴起更多受装备的工人前去栽培主的羊, 让主道扎根, 黑暗势力和恶者的谎言才能破除。对于内心有印度宣教负担的弟兄姐妹, 建议亲身到印度去剥开这个我们难以理解的「洋葱」。 如果你要印度, 你剥了「洋葱」而流泪、叹息, 可以更多在祷告中寻求主的旨意。印度是不要搞的地方, 但有主同在, 这是主的旨意, 祂会与你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