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宣教日引

巫術的捆綁

麗雅是一個華人,她居住的地方有很多馬來人穆斯林鄰居,當他們見面時會互相以「Assalamualaikum」來問安,表示「願你平安」。他們也相信這樣做,邪靈就不會進入屋內。麗雅時常虛心向穆斯林鄰居請教關於他們的習俗,也聲明萬一自己不小心冒犯了他們的文化和習俗,請他們提醒和指教她。

有一次,麗雅在屋內吹口哨,她的穆斯林鄰居表示在屋內吹口哨會邀請蛇進來。麗雅當下的反應是覺得可笑,但她馬上改變念頭向鄰居道歉。現在麗雅曉得如何為鄰居禱告,祈求神的平安能驅逐他們生命中所有恐懼。

馬來人的世界觀深受超自然意識影響,他們深信善與惡的靈同時存在,並懼怕稱為「Jinn」的精靈,因為它會帶來疾病及災禍。他們的生活許多層面都帶有迷信色彩,導致生命充滿了恐懼。懼怕顯示了他們內心的需要,這需要只有耶穌才能滿足。

民眾也經常會諮詢巫師關於各種靈界事物,有時要求巫師驅走邪靈;有時又要求他透過邪靈來詛咒人。巫師被視為擁有強大力量的人。

宗教教育

法利史(Faris)是一名16歲少年。有一天晚上,他在一間宗教住宿學校裡慘遭高年級學生毆打,送醫幾天後不治身亡。根據警方調查,這些高年級學生之所以如此喪盡天良地霸凌法利史,只是因為妒嫉他的成績名列前茅,並且獲得老師們的寵愛。

這件事爆發後,引起馬來社會的震驚,他們深感不安及擔心,不明白為何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一間著名的宗教學校裡?教育部長把責任歸咎到幫會;政府和社會團體則探討如何處理和避免這樣的社會問題再發生。

馬來家庭很看重宗教教育,兒童從小就必須上宗教課。課後還支付額外學費把孩子送去可蘭經誦讀班。每個兒童被要求至少能誦讀一遍可蘭經。有些家庭甚至選擇讓孩子寄宿在宗教學校,以便學習更多可蘭經。

法利史的死亡是因他遭人妒嫉所致。事實上穆斯林每日祈禱之前都需行潔淨儀式,但這些儀式無法洗滌人內心的妒嫉和罪惡,唯有耶穌的寶血才能潔淨人內心的罪孽。

馬來人的宗教自由

安妮塔(Anita)和明發來自不同的宗教背景。當他們決定要結婚時,遇到了一個大難題,就馬來西亞不會接受穆斯林與非穆斯林的註冊,兩人都必須成為穆斯林才可以合法註冊結婚。

安妮塔是一個穆斯林,她幾乎不可能向宗教局申請脫離伊斯蘭教,那是違法的,會面對嚴重後果。他們只有一條路可走,就是明發必須放棄自己的信仰,改教成為穆斯林。

或許安妮塔和明發可以到國外結婚,獲得一份合法的結婚證書,可是在馬來西亞他們的婚姻還是不合法的。因此有些人不得已選擇移民國外結婚,然而並非所有人都有能力如此作。

婚姻問題只是冰山一角,反映了這個表面是宗教包容和自由的國家,仍有許多人失去宗教自由。諷刺的是,占多數人口的馬來族群,卻得不著少數族群所擁有的宗教自由。馬來人擁有進入伊斯蘭教的自由,卻沒有出來的自由。

13oct-iStock-eskay-lim

城市的馬來人

年輕的愛莎(Aisyah)到城市求學,同學邀請她去參加團契。當她第一次去時,一連發問了許多問題:「為什麼你們會相信經過修改的聖經?」「為什麼你說耶穌是上帝的兒子?上帝並沒有兒子。」、「為什麼你說耶穌是神?他只是一位先知。」、「聖書告訴我耶穌沒有死,為何你說祂死在十字架上?」

盡管愛莎心中有許多疑問,但她仍然每星期都來團契聽有關耶穌基督的事。6個月後,她接受了耶穌成為個人救主。

阿末(Ahmad)來自一個傳統和敬虔的穆斯林家庭。他畢業後留在城市工作,認識了一位基督徒同事。他對這位同事的宗教信仰感到很好奇,平時常聽他分享見證,以及個人與耶穌相交的經歷。阿末很驚訝這位朋友相信的神不需遵循任何儀式,隨時都可以親近祂,也不像他所相信的阿拉如此遙遠,而且常會懲罰人。

阿末逐漸發覺過去自己對基督教信仰有很多誤解,過去他從宗教師接受的訊息也不完整。感謝神讓阿末可以遇到忠實的基督徒,將真理的光照明在錯誤的教導上。

馬來西亞的馬來人

馬來人是馬來西亞最大的族群,他們在《馬來西亞憲法》下是土著(馬來語:Bumiputera),意思是「地球之子」或「土地之子」。非土著指的就是華人、印度人、歐亞裔和一些已具有馬來西亞公民權的新移民。

在馬來西亞,如果一個人使用馬來語、遵循馬來傳統、是一位穆斯林,就會被定義為土著,他們就可以享有許多特權,包括在教育和商業界。

馬來西亞的馬來人幾乎都符合以上這些條件,不論他們居住在鄉村或都市、比較現代化或比較傳統的地區,受教育的中產階級或從事勞力低薪的工人,基本上情況大同小異。

馬來西亞的馬來人是世界上最難接觸福音的群體之一,原因是他們強制性受到信仰的束縛,在伊斯蘭宗教法律底下,他們被剝削了選擇信仰的自由,向他們傳福音也屬於違法行為。

不久前,馬來西亞還通過一項法案,非穆斯林印製或說出「阿拉」(Allah)這個名字是違法行為。但「阿拉」這名字是傳統阿拉伯文聖經中上帝的名字,耶穌傳、馬來語聖經、福音單張及福音語音信息全都用「阿拉」稱呼神。

馬來人相信自己生來就是穆斯林,在這樣的情況下,跟隨耶穌基督的人會被視為是抹煞傳統文化的行為。

4 oct

曼德里克人

如果你一月去到馬來西亞叢林的深處,想和曼德里克人在一起,他們很可能會把你趕走,因為他們準備要開始「普加敬拜儀式」(Puja Pantang),是不允許外人參加的。

我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要舉行這個儀式,但知道他們世世代代都是泛靈信仰,相信在叢林和大自然的力量底下,人類是很脆弱的。他們非常害怕祖先和那些被他們捕殺的動物靈魂會帶給他們不幸。惡者長久以來都利用這種恐懼來控制他們,影響他們生活中的每個層面。

曼德里克人的人數非常少,他們很多文化已被周圍其他群體同化,很可能再不久,人們就無法分辨他們是一個獨立的族群了。

今天曼德里克人的生活、傳統和世界觀都面臨巨大的改變。如果改變得宜,對他們來說或許是好的,因為他們確實需要學習如何在21世紀生存,無法一直停留在原始的生活方式中。

malaysia-1864676_1920

肯西人

一個肯西人父親看見孩子到了上學的時間,還在屋外玩,便喊他說:「你今天怎麼又不上學呢?」

「我不想去,我不喜歡那裡!」孩子低著頭回答,繼續玩他的泥沙。

「為什麼呢?」父親生氣地問。

孩子語帶委屈地回答:「我也想去念書。可是同學很喜歡欺負我、嘲笑我,他們都很壯,我不敢反抗他們。」

肯西人天生體型矮小,加上處於社會低階層,他們去上學不僅面對課業壓力,還有來自其他群體的歧視。

肯西人是馬來半島上最早的原住民塞芒人(Semang)的一個分支。多數肯西人聚居在泰國南部和西馬的吉打州(Kedah),他們用木頭、蜂蜜、製作鹽巴的草、刀具、煙草和附近的馬來人或到泰國市場進行以物易物。

肯西人十分抗拒接受大群體馬來人的教育,因為他們不想學習伊斯蘭教義,也不想受馬來文化影響。

至今有約1/3肯西人轉信伊斯蘭教,但多數人仍維持傳統的泛靈信仰。他們相信有「靈」住在橋、墳墓和樹木裡面。他們的生活哲學是:「今天有今天的祝福;明天的事明天再說。」

由於肯西人遊牧和孤立的生活方式,政府很難幫助他們;宣教士也很難接觸他們。目前尚沒有他們母語聖經,在他們當中也還沒有基督徒。

印度的帕坦人(或稱:普什圖人)

今天帕坦人主要是遜尼派穆斯林,但過去好幾個世紀,他們先是處於印度教婆羅門種姓的嚴格控管下;後來又落在嚴苛的佛教徒手下。

帕坦人是南亞主要的穆斯林族群。他們在阿富汗較為人所知的族名是「普什圖」,在那裡他們有較大的權力。

在印度,帕坦人的存在可追溯自 11世紀。當時他們從故鄉阿富汗來侵略這個地方,令人聞風喪膽,人們驚恐地稱他們為「穆斯林之虎」,因為他們是世界上聞名的剽悍鬥士之一。

其實帕坦人除了剽悍以外,還有另一面很不同的面貌,就是他們擁有極高的藝術天賦,在舞蹈和音樂方面有出色的表現,在文學和詩作的創作上,更是令人讚賞不已。

今天,許多帕坦人從事業務、放貸、政府主管和軍人。住在南印度的帕坦人必須說多種語言才能做生意,他們會和一些客戶說烏爾都語,又和另一些人說接近泰米爾語的方言。然而,一旦回到自己的圈子,在帕坦親人和友人之間,他們就習慣自己的普什圖語溝通。

帕坦人屬於印度四大穆斯林群體之一,因為他們拒絕改變生活方式,所以向他們傳福音十分挑戰,需要為他們接受福音來禱告。

28sept Rob Oo

戈西人

在印度北邊有一個村落,在當中住著戈西人。「戈西」這個名字在梵文的意思是「呼喊」。他們之所以會取這樣的名字,是因為許多戈西人是牧民,而在畜牧的工作中時常都 需要大聲呼喊。幾個世紀以來,戈西人皆以畜牧維生,透過飼養牛羊取得所需乳製品,一直到今天還是如此。

戈西人曾經信奉印度教,但現在多數人是伊斯蘭教的遜尼派。不過他們仍然保留一些印度教傳統,比如會在夜間火葬過世的人。

戈西人分散居住在印度好幾個邦當中,但多數人居住在北方邦、拉賈斯坦邦和孟加拉。其中居住在拉賈斯坦邦和孟加拉的人,除了畜牧業以外,也從事農業工作。

戈西人擁有許多福音資源,包括完整的母語聖經,但是他們仍然還末聽聞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