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日引

每日為全球未得之民代禱

如何使用宣教日引?

為全球未得之民代禱靈修資料

  • 可以用作為每日靈修材料。
  • 若已有固定靈修材料,可在個人禱告時段中閱讀群體的資料及代禱。
  • 小組可以每次聚會中使用或每人為該週內一個群體禱告。
  • 教會祈禱會,每次可以挑選該日,或該週內的各個群體代求。
  • 父母可以把內容簡化,唸給孩子聽帶領孩子作代求。
  • 主日崇拜牧禱中,挑選該週內的一個群體代求。
  • 團契的禱告時刻內作為宣教禱告資料。

宣教日引

每日為全球未得之民代禱

一九八九年,是宣教史上很特別的一年。八九年六四民運,讓許多中國知識份子,可以在西方國家取得居留,而有更多信主機會。同年在馬尼拉召開的洛桑福音會議。Luis Bush(主後二千福音遍傳運動會長)發表未得之民10/40之窗,把宣教工場聚焦。彼得韋納(Peter Wagner)隨即展開,為10/40窗內未得福音群體禱告的運動,至今,十年內,己有超過五千萬信徒響應。同年十二月東柏林圍墻的倒塌,成為共產蘇俄解體的前奏。我深信這是神垂聽了,許多信徒在六十年代開始,就不停地為鐵幕國家裡的人民和信徒所作的禱告。那麼廿一世紀應是宣教史上,空前未有的大豐收時刻,因為數以千萬計的信徒,願意委身為10/40窗內的佛教、回教、印度教及中國人代禱。

然而,華人信徒的禱告又在那裡呢? 出版一份中文刊物來介紹未得福音群體的負擔,從此越來越重。

九九年十一月份開始,出版「宣教日引」季刊,一份每日為全球未得之民代禱的靈修資料。內容主要譯自多年來對西方為未得之民禱告運動極具影響力的Global Prayer Digest。同來認識、關懷普世未得福音的群體。

今天,我們正經歷著一件非比尋常,由神自己發動的事,就是神的兒女藉著為萬民禱告,經歷衪如何在這世代中,吸引各民各族從各方來歸向衪。求神激動我們為此委身,作忠心代求者﹗

范張秀明
Esther Fan

也門的馬來人

一個也門馬來人傷痛地望著他那幢已被炸成廢墟的大房子。幸運的是當炮彈襲擊房子時,他剛好不在家,至少保住了性命。他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方毀了他的房子,他也不在乎。他想,也許他可以回到祖先生活的地方馬來西亞。很快他便將這個念頭拋諸腦後。他出生於也門,在馬來西亞並不認識任何人。

這時,遠處又傳來一陣陣槍聲,他趕緊躲進曾是家園的廢墟中,至少成堆的混凝土能遮蔽他,使他不被子彈打中。

自從19世紀馬來西亞和也門同為英國殖民地時,就有馬來商人住在也門。今天大部分活著的也門馬來人從沒到過馬來西亞。他們生在也門,如果到馬來西亞或新加坡生活會不適應,因此對他們來說去馬來西亞不是一個選項。

馬來人是遜尼派穆斯林,認為耶穌基督是先知,但不是通往父神的唯一道路。

Read More »

也門的南亞穆斯林

一個年輕的印度人阿米爾(Amir)跑向也門的印度大使館,卻看見大使館所有窗戶都碎了,到處都是玻璃碎渣。門口的告示寫著:最後一班通往吉布提(Djibouti)的船已經離開。

阿米爾哭了。他知道自己失去了逃離正在內戰中的也門的最後機會。這場戰爭導致成千上萬人死亡,包括一些來自印度的南亞人。

2015年4月,印度啟動「拉巴行動」(Raabat),使用船隻把南亞人從也門疏散到紅海對面的吉布提。印度政府在關閉大使館前,透過這次行動疏散了4,600人。但有些南亞人被落下了,其中很多是娶了也門女人的人,也有一些是在這個被戰爭摧毀的國家找到發大財機會的人。這裡的大部分印度人是遜尼派穆斯林,他們不會向耶穌尋求今生和永生的答案。

Read More »

也門的伊朗人

一個伊朗家庭躲在也門的一座公寓內,盡量遠離窗戶。當夜幕低垂時,外面的槍火聲總算停了下來。

「我到外面去找點食物。」丈夫對妻兒說。

當他跑出門外,來到已經是一片廢墟的街上,進入一間昏暗的商店,卻發現貨架是空的。看來今天他們沒有食物可吃了。

伊斯蘭教的兩個派別什葉派和遜尼派,正在為可以控制也門而打仗。伊朗人為什葉派撐腰;遜尼派的後臺則是沙特阿拉伯人。雪上加霜的是近幾年,世界各國為了阻止軍火進入也門,對其進行封鎖。不幸的是,封鎖舉動也阻止了食物進入也門。住在也門的伊朗人和也門人一樣遭受嚴重的食物短缺,饑餓是目前也門各族群共同面對的危機。

Read More »

也門的索馬利亞人

一群索馬利亞人上了船,離開也門海岸進入紅海。他們的目的地是吉布提(Djibouti)。遠處傳來一陣一陣槍聲,也門的戰事持續不斷,他們只能被迫離開。船緩緩駛出海岸,離開也門越來越遠了。夜幕低垂,船上的索馬利亞人稍微放下心,想到或許可以歇息一會兒。

突然,他們聽到「噗噗」的直升機響聲越來越靠近,船上的每個人都縮成了一團。一會兒直升機上的機關槍無情地向他們的船掃射,船上彷彿人間地獄,許多人當場就被機關槍掃射斃命。

這樣的悲劇常常發生在也門和附近的索馬利亞。自從也門爆發內戰,很多索馬利亞人試圖逃離動盪不安的也門。

幾乎所有索馬利亞人都是遜尼派穆斯林,他們盼望穆罕默德的預言在一片戰土中,能帶給他們平安。幾乎沒有人聽過耶穌基督才可以賜給他們內在平安和豐盛生命。

Read More »

也門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

「願他們得著勇氣!」一個忠心的代禱者掙扎地從禱告墊上站起來,擦去眼中的淚水。主給了她一個重要使命,就是為也門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代禱。她知道他們中間只有極少基督跟隨者;由於社會限制和異議,阿拉伯人普遍上十分抗拒福音。她明白代禱是得著他們的關鍵。

同一個時候,也門的一個年輕人阿蔔杜勒(Abdel)在熱汗中醒過來,他擦去眼角的淚。他又再次夢到了耶穌!這些夢使他確信耶穌是救主,但他知道要在穆斯林文化中跟隨耶穌,將會為他帶來很嚴重的後果。社群對他極為重要,就算他不被殺害,也會被整個社群排斥。他需要勇氣!

阿蔔杜勒代表著生活在也門的3萬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在1948年巴勒斯坦戰爭時,他們失去了家園,分散在從約旦河西岸到也門的各處。他們至今仍維持著部落的思維和生活方式,視社群生活是最重要的。他們的村落如山寨一般,拒絕那些他們不願接觸的外人進入,保持著嚴苛的傳統和規範。

Read More »

也門的伊拉克阿拉伯人

小阿馬爾(Ammar)跑回家,為他的禮物感到自豪。他衝進帳篷找到一動不動躺在那裡的媽媽。

「媽媽!」他喊道:「我給你找到餅乾了!」然後把當地的一塊也門餅乾塞進媽媽乾裂的嘴裡。伊拉克難民女人虛弱地睜開眼,她餓得頭昏眼花,以為自己準備要回到家鄉了,實際上她即將從也門飛往另一個國家。

伊拉克難民危機是60年來最嚴重的一次。伊拉克人往各地逃亡,甚至包括像也門這樣的危險國家。也門缺少乾淨水,沒有足夠的食物或藥品,局勢也不穩定。

2016年,人道援助機構估計也門80%的人需要某種程度的人道援助。超負荷的聯合國機構沒有能力檢查伊拉克人的難民身分,也不能幫助安置他們。去年,全球將近50%的平民傷亡是來自伊拉克、敘利亞和也門。因此,伊拉克的難民將繼續四處逃難。

大部分伊拉克基督徒飛到友好國家如約旦,約4萬名伊拉克穆斯林難民飛到也門。

Read More »

也門的阿曼阿拉伯人

你認為有沒有可能向也門的阿曼阿拉伯人傳福音,其中一個關鍵步驟是傳給他們當中的恐怖組織成員?聖經告訴我們「神揀選了世上愚拙的,為了使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為了使強壯的羞愧。」神似乎喜歡做與常人的智慧相反的事。

使徒保羅就是一個很經典的例子。他熱心逼迫基督跟隨者,卻奇妙地與基督相遇,最後成為全能者手中的大能器皿。神使用保羅寫下大部分新約,並將福音傳到當時的地極。或許以人的智慧來看,讓保羅作神的大使實在是個糟糕的選擇,但神卻有別的計畫。

按人的智慧可能也會說,讓極端組織的成員成為傳福音的使者是個糟糕的選擇。然而想像一下,一位恐怖分子奇妙地遇見神,熱切地與阿曼阿拉伯人分享他的信仰!可能這就是把這個群體帶到救主面前的必經之路。

Read More »

也門的波斯灣阿拉伯人

哈立德(Khaled)很確定他的朋友亞西爾(Yasser)有些不對勁。平時亞西爾總是很吵鬧,尤其當他們在清真寺禱告結束後。

哈立德關心地問:「你怎麼了?」

「我今天見到一個人。」亞西爾小聲地回答道。

「是誰?」

亞西爾停頓了一下說:「你真的相信阿拉(Allah)是唯一的真神;穆罕默德是他的先知嗎?」

「什麼?!當然!我是阿拉伯人!」

「我今天遇到的一個人告訴我不一樣的事情,令我感到困擾。你答應我不會告訴任何人。」

「我答應你。」

「他告訴我先知爾薩(Isa)……」

在也門選擇信靠爾薩(耶穌)是非常危險的。跟隨耶穌的極少數波斯灣阿拉伯人必須悄悄地信主,如果被別人發現,他們可能會被處死。

Read More »

也門的埃及阿拉伯人

幾百年來,埃及人的生活和文化幾乎沒什麼大變化,包括現在住在也門的埃及人。埃及阿拉伯人以音樂著稱,他們的音樂在也門非常流行。埃及有個傳說,他們的音樂源自於一位想用音樂來教化人的神明。

埃及是阿拉伯世界人口增長最迅速的國家。有限的耕地、超高的稅收以及各種社會問題,導致很多埃及阿拉伯人移民到也門。然而,也門的經濟狀況比埃及更差,因此埃及人很難找到好工作。

也門爆發內戰時,為了保護遜尼派穆斯林領袖不被什葉派取代,埃及軍隊進入也門。過去在很多情況下,埃及軍隊也是多次進入也門。

在也門的大部分埃及阿拉伯人是遜尼派穆斯林。多數人說埃及阿拉伯語,因為大部分廣播節目來自埃及。目前已有阿拉伯語的聖經和福音音頻、視頻資源,但不被這個群體接納,他們當中97%人是穆斯林。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