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心語

持續聚在一起禱告

我有寫靈修筆記的習慣。每一季要寫編者心語時,我會翻閱過去3個月的記錄,重溫神那段時間在我生命中行過的事、說過的話、有過的感動。這次翻閱時,發現有兩件事很激勵我,願意與大家分享。

這些年來,《宣教日引》各地同工每週都會固定聚在一起禱告,我們除了記念未得之民以外,也為事工的需要禱告。過去我們透過禱告,曾多次經歷神為我們開路。今年,我們再次遇到困難,就是已經20年在馬來西亞負責出版與推廣的「協傳培訓中心」,由於長期經費不敷,不得已通知我們要停止發行《宣教日引》。在很短時間內,我們需要應對這個變故,否則《宣教日引》在新馬就會成為絕響。聽到這個消息,全部同工都有默契,把這件看起來棘手的事帶到禱告中,我們相信神會像以往一樣,在祂的時間裡為我們開路。

在尋求過程中,我有自己的想法,就是希望神預備另一個機構與我們配搭,接手所有事工,這是最容易的處理方式。但神一直沒有讓我看見適合的機構,卻讓我看見一個願意幫助我們在馬來西亞設立「萬民福音使團」東南亞辦事處的弟兄。我對這個安排是抗拒的,因為和我想的不同,而且是更困難的路,意味著「萬民福音使團」需要承擔財務的壓力和責任。很多次當感動臨到我,我都選擇推延,希望事情會有轉機。

有一次,當我禱告時,一個思想很清楚地進來,說:「這個弟兄很願意服事神,妳不可以攔阻。」我終於順服下來,就在那一刻,心中有了一種塵埃落定的平穩。

這幾個月,這位弟兄開始投入在註冊、出版、發行和推廣事工,我看見了一番全新的景像,突破了以往的框框,也看見了更大的可能性;我又看見原來神沒有為我們預備配搭的機構,但祂賜給我們真正願意推廣又有恩賜的同工。我只想維持現狀;神卻要拓展事工。

神的道路高過人的道路,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許多事我們只看見很小部分;神卻看見全部。當我們禱告時,是要預備自己配合神的步伐,而不是要神聽我們那小部分的看見。

我在2018年6月參與植堂事工,寫這篇文章時,我們的教會剛度過一週年紀念。一年前,我們決定在這個地區植堂,這裡有很多中產家庭,也有來自印尼、緬甸、尼泊爾、孟加拉等地的外勞。

通常雇主會租店屋頂樓供外勞住宿,那些地方給人的刻板印象是環境不衛生或不安全,本地人通常都避而遠之。因此我們在尋找教會地點時,也避開了吵雜髒亂的茶餐室,和有安全隱憂的外勞宿舍。

尋覓多時,我們決定租用一間3層樓店屋中的一樓。沒想到這幢空置了許久的店屋,就在我們準備裝潢的第一天,樓上和樓下全都租出去,卻是我們避開的茶餐室和外勞員工宿舍!

CFKK-yein-article

我當時不免沮喪、擔憂:中產的福音朋友可以接受這個環境嗎?家長們放心讓孩子來嗎?但同一時間,其他一起植堂的弟兄姐妹卻抱著非常積極樂觀的心態看這件事,也有人當下就看到向外勞傳福音的契機。我意識到神在這事上有衪的心意,我需要安靜下來,留心祂的帶領。

很長一段時間,我是抱著抗拒的心和神摔跤,希望神能照著我想要的方式建立這教會。在我們當中有一位弟兄,首先對住在我們樓上的外勞有很深的負擔,提起他們靈裡的需要,他會忍不住硬咽。我們因為他有這負擔,便常常和他一起禱告。很奇妙的,雖然我的心如此抗拒,但每一次當我們一起禱告時,我感到我們在靈裡相通,也感受到聖靈在柔軟我的心。那是一段令我很難忘的禱告經歷。

起初我們不知該怎麼做,畢竟語言不通,沒辦法更進一步帶領他們。但我們相信神要做的事,祂自己會開路,我們只需持續禱告,預備好自己來配合神。

禱告了半年多,神果然預備了一個神學生,不只能說他們的語言,而且很關心他們,在教會帶領他們查經禱告。在異鄉飄泊多年,每一次的母語團契都讓他們十分珍惜,常常到深夜都不捨得離開。

今年6月,教會一週年時,我們樓上樓下不分種族共聚一堂,構成一幅最美的畫面。那天我凌晨醒過來,第一件事就是想起他們,心中湧起一陣溫柔,很自然就為他們禱告。我多麼感恩,想起一年前我如此抗拒,神卻把我放在禱告中,一步一步建立我,讓我學習寶貴的功課,關於順服,關於明白神的心,關於禱告。

這一季我們為馬來西亞禱告,那是我的國家,我和大部分的禱告對象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很清楚他們要改教相信耶穌是多麼困難的事;也很清楚在當中服事的宣教士處境多麼危險。除了禱告,誰能轉換如此惡劣的屬靈環境?前線同工很清楚禱告的重要,為了讓更多人參與禱告,他們甚至付上了巨大代價。

我們也為中國未得之民禱告。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年去探訪其中一位帶領同工,他眼眶濕潤地跟我說: 「我不像你看到的這樣堅強,要處理的事太多,需要太大,還要天天擔驚受怕。我很需要你們的代禱。」

神隨時可以動工,但祂選擇禱告作為成就計畫的方法。當信徒合一禱告時,所有事情就會往對的方向前進,再大的困難神能突破;再有限的人神能用;再剛硬的心神能柔軟。我們要做的,就是持續聚在一起禱告。

editor

黃穎穎
《宣教日引》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