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告訴你們,凡是向弟兄發怒的,都要被判罪。太5:22,新譯本

被判罪耶穌這句話不合乎我們的倫理觀念。發怒是常有的事,但我服從法律,沒有殺人,怎可以被判罪呢?

耶穌說的是律法的意義,而不是律法的字句。「不可殺人」不是一條民事法規,乃是陳述神的本性祂是創造生命的主。「不可殺人」乃是因為神是生命的主,祂看生命是神聖的,而且祂才是審判官,謀殺者卻自以為可以主宰別人的性命,這就是叛逆神。

現在耶穌更擴展了這個意義,生氣發怒也是會被判罪的(enochos),表示需要接受服從法院的約束,那是因為憤怒會扭曲我們的自我價值。

一個人之所以會憤怒,常是因為認為自己是對的、自己是最重要的。憤怒反映了一個人過於膨脹的自尊,讓自己成為審判官,要扮演上帝的角色,甚至心生謀殺的念頭;憤怒誇大了我們的自我價值。

跟隨神的道不是這樣。我們認為那些人該受罰,不必被憐憫。但正如我們是得到神的憐憫饒恕饒恕,其他人也需要我們的憐憫饒恕。我怎能自己的罪得著饒恕,卻對別人的罪發怒呢?

一個蒙主寬恕的生命,膨脹的自我應當是無立足之地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