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page: 宣教日引

6dec-AsiaHarvest_1080

納理宗藏族

在中國阿里地區的山上,羅三站在山的邊界,一邊轉動手中的轉經輪,一邊為過世的父親祈禱與告別。他和家族成員採用藏族傳統的天葬為父親送葬,禿鷹已經將屍體吞食,並在屍體上空翱翔,他相信父親會在靈界有好的生活,因為他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

羅三想起父親時常提醒他要看重佛祖的教導,不要追求世上的財富和權力,他決定將來要成為一位僧侶,將生命奉獻給佛祖,一生都住在寺廟專注冥想。

在中國與尼泊爾邊界的阿里地區有超過6萬多位藏族人,他們有自己獨特的藏語形式。納理宗藏族居住的地方,距離兩個藏傳佛教聖地很近,天主教宣教士在17世紀初曾經嘗試想要接觸這裡,卻被納理宗藏族威脅而被迫離開,現在這裡沒有已知的基督徒。

Deqen Tibetans

一對挪威籍基督徒情侶跋山涉水走過一段美麗的山路,終於抵達中國的雨崩村(Yubeng Village)。一個迪慶藏族家庭熱情地邀請他們到家中用餐。

女主人挪可(Norco)用一個木碗裝著加了鹽的氂牛奶油和大麥的茶來招待他們。接著,她的丈夫送了兩條精美的白色絲質圍巾給他們,這是代表主人對客人的高度尊敬與誠摯,祝福客人能有豐盛富足的生活。

收到禮物的挪威訪客立刻將圍巾披戴在肩上,並向主人鞠躬道謝說:「謝謝你們,願天上的神祝福你們。」

接著,他們用裝有巧克力的小籃子來回禮,又說:「每次我們戴這兩條『哈達』時,都會深感榮幸的。」

迪慶藏族夫婦感激地收下回禮。這樣的互動為基督徒訪客和迪慶藏族夫婦開啟了一段溫暖的友誼。

大約有12萬迪慶藏族居住在雲南省偏遠的高原上,多數迪慶人是佛教徒,但也有超過1,200的迪慶藏族是天主教徒。

在19世紀末期,法國的天主教宣教士開始向他們傳福音。近年來,新的高速公路、公共汽車及改良過的登山步道,為遊客開打了前往這個曾經隱藏、神祕的小鎮,同時也為宣教士們打開了一扇門。

後藏族

雷伯是一位後藏族青年,他努力地嘗試說服鎮上的領導多卡爾,讓中國政府興建一條通往中國西部邊疆的道路。

「多卡爾,漢人擁有興建道路的知識和工具,若是我們能有這些好的道路,就會有更多人想要來拜訪我們這個地區。」他用充滿熱情的語調說。

多卡爾的反應卻是:「可是漢人很沒有禮貌,又說我們是未開化的人……沒錯,他們是很聰明,但非常貪婪。」

雷伯點點頭同意地說:「這是真的。我們虔誠於佛祖,多數漢人卻是無神論者;他們眼裡只有賺錢,我們則寧願將錢奉獻給僧侶,期望可以為來世積功德。但無論如何,我們還是需要他們的幫助,同時也可以讓他們見識一下高尚佛教徒的榜樣。」

超過70萬的西藏人說後藏族的方言,他們居住的範圍橫跨整個中國西南地區,一直到西藏和尼泊爾的邊界。後藏族的生活方式和漢人非常不同,導致他們和漢人的衝突不斷。同樣情況也發生在西藏其他族群中。

後藏族非常抵擋基督教,如果他們當中有人接受基督,將會遭受來自族人的排斥,甚至是迫害。

宣教士傳記(三) 揚天民

揚天民先出版了介紹寮國與越南的禱告手冊。接著在2000年出版了《中國的少數民族》(Operation China)一書,詳細介紹中國500個未得之民的現狀,包括這些族群的分布和宗教信仰資料,每一個民族都附上彩色照片和禱告事項。後來這本書翻譯成韓文及中文,有更多人加入禱告的行列。

正因為有許多人為中國禱告,中國經歷了大復興!許多佈道家分享說:「有非常多內心火熱的群眾問我們,為什麼過去他們從來沒有聽過福音?很多人將自己的生命委身於耶穌基督。」

一直到後來物質主義的思想在中國廣傳,屬靈復興才被澆熄。2016年,中國政府再次開始取締教會。同一年,「亞洲豐收協會」完成分派給教會千萬本聖經的里程碑。

本文取自:An Asian Harvest: An Autobiography, Paul Hattaway, Monarch Books, 2017

宣教士傳記(二) 揚天民

揚天民花了幾年的時間參與運送聖經到中國的事工,同時也在神學院進修。後來他拜訪了東亞的一些未得之民群體,包含中國、越南、寮國、印度及尼泊爾。

在拜訪後面幾個國家時,楊天民差點因高原反應而喪生。當他奄奄一息躺在喜馬拉雅山脈的地上時,神用一個特別的方式向他顯明自己對列國的心意。這個經歷帶給揚天民一個全新的異象,後來他便創辦了「亞洲豐收協會」一個動員基督徒為亞洲前線福音事工禱告的機構。也致力於將聖經運送到中國家庭教會及未得之民群體手中。

揚天民當時提到世界上有7,000多個未得之民群體,其中有5,000個是在亞洲,「亞洲豐收協會」主要目的就是要用禱告消除攔阻未得之民聽到福音的阻礙。

揚天民為了讓亞洲人認識福音,獻上了全部時間,意味著他很難才能找到合適的伴侶。然而,耶和華以勒的神卻為他預備了一個最好的伴侶,就是同樣參與運送聖經事工的喬伊(Joy)。揚天民和喬伊經歷多次屬靈攻擊,最後才得以結婚。婚後他們先在香港居住,後來又搬到泰國清邁。

宣教士傳記(一) 揚天民

揚天民從小在紐西蘭(New Zealand)長大。小時候的他十分頑劣,有一次把姐姐氣得要用枕頭把他悶死!高中時期,他不改頑劣性情,師長屢勸不聽之下,學校只好要他退學。校長在他離開學校之前生氣地對他說:「你的存在根本是在浪費氧氣!」

接下來的幾年,楊天民四處打零工度日,他找不到人生的方向。1986年,他決定搬到澳洲(Australia)生活,但一樣不能好好工作。有一段日子,他甚至淪落成為一個無家可歸的人。

後來,他在一間倉庫找到工作,有一位同事邀請他去教會。揚天民答應了,因為他覺得自己可以找到非常多嘲笑基督徒的理由。但結果卻是他在教會感受到神對他的愛,柔軟了他的心。1987年,他決志信主,從此生命有了清晰的方向。

揚天民曾在「亞洲豐收協會」(Asian Harvest)一篇自傳文章提到:「信主以後,一股責任感在我心中油然而生,就好像我剛發現治療癌症的方法,迫不及待想趕快告訴大家。」

有一次,朋友帶他去一家基督教書局,他購買了一本吸引他的書《普世宣教手冊》(Operation World),那是一本介紹世界各國需要的禱告指南。揚天民十分驚訝世界上有那麼多需要,不久他便回應了中國的需要,開始積極參與將聖經偷運到中國家庭教會的事工。

29-iStockmikyso_1080

意大利的青年使命團

跨越危險的亞得里亞海(Adriatic Sea),一心要在意大利尋求安全生活的人,需要其他人的幫忙。

當中許多人最想去的是社會福利好的瑞典,但只要是可以提供他們庇護的任何地方,都可以是他們落腳處。

對於難民來說,能夠有一個新開始的希望,比什麼都重要。青年使命團(YWAM)的使命就是在這些地方關心難民,為他們提供需要的救援,特別是在意大利。

2013年,青年使命團在意大利開始事工。2015年「拉古薩開放之家」(The Open House Ragusa)開設意大利文課程、縫紉工作坊;又開辦兒童俱樂部、電腦課和英語會話課。另外,他們也舉辦各種難民可能會遇到的課題開討論會,比如被賣為娼妓或者婦女割禮等,以幫助這些絕望及無助的人;教導他們一技之長,使他們早日融入新國家,重新開始人生。

28nov-iStock-Grigorev-Vladimir-1080

意大利的伊朗人

阿爾菲特(Alfred)是一位來自中東的移民。他的妻子是意大利人,帶領他認識了耶穌。有一天,他到住所附近的折扣超市買東西,看見兩個東方面孔的年輕人用英語交談,一位從印度來,一位從伊朗來。後來他有機會跟來自伊朗的安迪交流,得知他在大學修讀商業學位。

阿爾菲特邀請安迪到他的家,他的太太很高興為安迪煮一頓豐盛的晚餐,當晚,安迪告訴他們自己已經不再是穆斯林,因為他對祖國伊朗政權強加給他的宗教,抱持著懷疑的態度。

隨著在生活中有更多的接觸以後,他們彼此之間有更多的了解,也建立了真摯的友情,阿爾菲特藉機將安迪介紹給教會一個成熟的弟兄湯姆,湯姆帶領了安迪信主。之後湯姆祕密地為決志跟隨彌賽亞的安迪施洗。安迪仍住在他的國家之外,信心逐漸增長。

27nov-kck_1080

意大利的北烏茲別克人

烏茲別克最早的祖先曾協助成吉思汗征服了東歐。今日,大部分3,000萬北烏茲別克人居住在烏茲別克斯坦,另有一大部分人分布到中亞各國,還有少部在歐洲國家。

烏茲別克斯坦數10年來都在蘇聯的控制底下,直到1991年蘇聯瓦解之後,烏茲別克斯坦才獲得獨立。然而初立國之際,百廢待舉,人民為了更好的教育與工作,紛紛離家到別處尋找機會,尤其是去到西方國家,意大利便是其中一個目的地。今日在意大利約有1,000多個北烏茲別克人。

大概86%烏茲別克人是遜尼派穆斯林,他們的伊斯蘭信仰混合傳統宗教的習俗。在70年代馬克思主義的統治下,本來是穆斯林的烏茲別克人變成沒有宗教的人,在無神論影響下,人們下意識懷疑所有關於屬靈的事。今天,在烏茲別克仍有14%的人是無宗教信仰的,特別是年輕的群體。

許多基督教資源已翻譯成烏茲別克人的母語,包括整本聖經、耶穌傳影片和福音錄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