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門的馬來人

一個也門馬來人傷痛地望著他那幢已被炸成廢墟的大房子。幸運的是當炮彈襲擊房子時,他剛好不在家,至少保住了性命。他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方毀了他的房子,他也不在乎。他想,也許他可以回到祖先生活的地方馬來西亞。很快他便將這個念頭拋諸腦後。他出生於也門,在馬來西亞並不認識任何人。

這時,遠處又傳來一陣陣槍聲,他趕緊躲進曾是家園的廢墟中,至少成堆的混凝土能遮蔽他,使他不被子彈打中。

自從19世紀馬來西亞和也門同為英國殖民地時,就有馬來商人住在也門。今天大部分活著的也門馬來人從沒到過馬來西亞。他們生在也門,如果到馬來西亞或新加坡生活會不適應,因此對他們來說去馬來西亞不是一個選項。

馬來人是遜尼派穆斯林,認為耶穌基督是先知,但不是通往父神的唯一道路。

聖經原文每天查經

但以理卻立志、不……玷污自己、但1:8,和合本

立志我們對「立志」的理解是經過思想而產生行動的過程,因此很容易把這節經文看成是但以理坐下思考該怎麼做。然而,原文亞蘭文的直譯是「可是但以理放在他心上」,關鍵字是shavats(放在)和lev(心)。

lev告訴我們但以理的意志、思想和感情全部都投入在他的行動中。這個年輕人把一切都賭上,熱忱地做這件事。他不只理性上看得清楚,他的感情和意志也都全心全意在做這件事。

shavats有兩個不同的意思,第一個是「鑲嵌」的意思,通常描述製作珠寶的技巧,有謹慎琢磨一個榮美作品的意思;第二、含有焦慮、痛苦的意思。但以理的決定不是單純理性上的決定,他是經歷了痛苦和揪心做出一個決定,就是要為神在巴比倫「鑲嵌」一個美好作品。

如果你住在巴比倫,又不願被同化,只是想一想並不足夠,這樣的決定是需要謹慎、琢磨,而且要全人付上很高的代價。今天,「巴比倫」要同化你;四周一切要你接納巴比倫的生活方式,你若選擇為神站出來,最好先計算代價,這不是可以輕易做出的決定。

也門的南亞穆斯林

一個年輕的印度人阿米爾(Amir)跑向也門的印度大使館,卻看見大使館所有窗戶都碎了,到處都是玻璃碎渣。門口的告示寫著:最後一班通往吉布提(Djibouti)的船已經離開。

阿米爾哭了。他知道自己失去了逃離正在內戰中的也門的最後機會。這場戰爭導致成千上萬人死亡,包括一些來自印度的南亞人。

2015年4月,印度啟動「拉巴行動」(Raabat),使用船隻把南亞人從也門疏散到紅海對面的吉布提。印度政府在關閉大使館前,透過這次行動疏散了4,600人。但有些南亞人被落下了,其中很多是娶了也門女人的人,也有一些是在這個被戰爭摧毀的國家找到發大財機會的人。這裡的大部分印度人是遜尼派穆斯林,他們不會向耶穌尋求今生和永生的答案。

聖經原文每天查經

因為神的國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羅14:17,和合本

公義、和平、並喜樂神的國是神在服事祂的人心中掌王權統治的地方。這國有與世界截然不同的觀點,可從這節經文的文法看出來:這世界提供你的是有動作的動詞:奔波、全速推拉、必須得到;神給你的是美好、穩定、不慌不忙。

dikaiosyne、 eirene、chara,或許你無法記住這些字,但要記得它們是禮物,不需要用努力或強求追逐賺取,而且它們存到永遠。公義,是從罪疚感中得到釋放,與造物主恢復美好關係;和平,是神塗抹我們的敗壞後送給我們的禮物,讓我們與祂有和平關係,這份和諧也會流淌到其他人際關係上;喜樂,是做對我和對世界都正確的事,感受到神喜悅我。以上這些,全是世界無法提供的。

在神的國度裡,dikaiosyne、eirene、chara都是祂宴會桌上的佳餚,足夠讓每個人吃得飽足。更令人滿足的是宴會的主人也在那裡,你可以聆聽祂說的每一句話,你的靈魂找到勞碌奔波的世界無法給你的寧靜與和諧。

當你終於停下疲累的追逐,發現過去那個世界不再具吸引力時,你才是真正享受生命。

也門的伊朗人

一個伊朗家庭躲在也門的一座公寓內,盡量遠離窗戶。當夜幕低垂時,外面的槍火聲總算停了下來。

「我到外面去找點食物。」丈夫對妻兒說。

當他跑出門外,來到已經是一片廢墟的街上,進入一間昏暗的商店,卻發現貨架是空的。看來今天他們沒有食物可吃了。

伊斯蘭教的兩個派別什葉派和遜尼派,正在為可以控制也門而打仗。伊朗人為什葉派撐腰;遜尼派的後臺則是沙特阿拉伯人。雪上加霜的是近幾年,世界各國為了阻止軍火進入也門,對其進行封鎖。不幸的是,封鎖舉動也阻止了食物進入也門。住在也門的伊朗人和也門人一樣遭受嚴重的食物短缺,饑餓是目前也門各族群共同面對的危機。

聖經原文每天查經

因為神的國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羅14:17,和合本

國,吃喝basileia是指 「統治」,強調統治者和祂子民之間的關係。神的國不是指一個地方,而是一種關係;只要有神兒女的地方,就可找到神的統治和權柄,所強調的是永恆性和將來的產業。

世上的國所關切的是現在的需要,「吃喝」描繪的是沉溺在「以不斷的索取來滿足自己」的生命態度,相信努力工作和運氣是獲取成功的必經之路,即使他們得到了想要的東西,也不會覺得滿足的,頂多只在過程中獲得暫時的滿足感,一旦到手了就會發現所擁有的快樂不過如此。

你可以思考,若生活中有些你認為可以帶來充實和滿足感的目標,當你如願以償了仍然不快樂,就學到這世界所謂的快樂,就是誘惑人去得到「再多一點」,但無論你擁有什麼,都不能滿足你的欲望,因為沒有任何暫時的東西能令人完全滿足。

可惜,我們承認永恆的真理,可是也想追逐此時吃喝的生活。如果你的生活陷在不斷「要得到」的過程中,是時候該問為什麼了?

也門的索馬利亞人

一群索馬利亞人上了船,離開也門海岸進入紅海。他們的目的地是吉布提(Djibouti)。遠處傳來一陣一陣槍聲,也門的戰事持續不斷,他們只能被迫離開。船緩緩駛出海岸,離開也門越來越遠了。夜幕低垂,船上的索馬利亞人稍微放下心,想到或許可以歇息一會兒。

突然,他們聽到「噗噗」的直升機響聲越來越靠近,船上的每個人都縮成了一團。一會兒直升機上的機關槍無情地向他們的船掃射,船上彷彿人間地獄,許多人當場就被機關槍掃射斃命。

這樣的悲劇常常發生在也門和附近的索馬利亞。自從也門爆發內戰,很多索馬利亞人試圖逃離動盪不安的也門。

幾乎所有索馬利亞人都是遜尼派穆斯林,他們盼望穆罕默德的預言在一片戰土中,能帶給他們平安。幾乎沒有人聽過耶穌基督才可以賜給他們內在平安和豐盛生命。

聖經原文每天查經

義人吃得飽足。惡人肚腹缺糧。箴13:25,和合本

飽足’akal直譯是「吃得心滿意足」,含有「狼吞虎嚥」、「大口大口吞」的意思,一般可以形容蔓延的火燄和蝗蟲之災那種沒有任何限制的意思。

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心中總隱隱覺得神很吝嗇,祂擁有許多東西,可是卻緩慢施捨給人。我們不應有太大的胃口,不然會讓自己有挫折感。經文說:「不用擔心,神擁有很多,絕對夠你吃得飽。」

這節經文有個小的雙關語:appetite源自nephesh,指「氣息、生命和靈魂。」可是這nephesh不是指受希臘文化影響的「靈魂」而已,乃是指人所有的需要,從身體的需求到屬靈的渴望,通通涵蓋在內;nephesh是指整個生命,是一個完整的我想要充實、滿足地活著,是一種進入完全滿足的境界。

人生應該得到如此滿足,因為神造我們原是如此。可是當心!經文告訴我們能得到滿足的是義人,就是那些住在供應者父神手下的人,是像鏡子一樣反映出神心意的人,這些人會心滿意足。

聖經原文每天查經

神啊,我哀嘆的時候,求你聽我的聲音!求你保護我的性命,不受仇敵的驚嚇!詩64:1

驚嚇如果神只在你性命完結時才救你,有什麼益處呢?難道死後得救就夠了嗎?知道將來會進天堂就滿足了嗎?今生的許多驚恐、掙扎就這樣認命嗎?

我們需要永生,也需要現在生活的福音。當我處在困難中,將來會進天堂的應許不能帶來多少安慰。耶穌所宣告的福音並不是給未來的,也不是給死人的。

「驚嚇」的原文pahad,表達當你的生命受到威脅,情緒和生理都在顫抖中時,你可以像大衛那樣呼求神說:「保護我的性命!」大衛不是求神保護自己不受攻擊、試煉,乃是求神保守自己不受驚嚇。

在罪惡的世界中,這種驚嚇是所有人共同的經歷。當我們面對自己身心靈的脆弱和邪惡的勢力時,沒有神的世界是很恐怖的。

大衛求神救他擺脫無法控制的恐慌,他求神:「幫助我找到對你至高主權的信心,不要讓驚嚇抓住我。求你說服我:我是在你完全的掌權之中,這樣我就不會在心中這些強大的感受面前跌倒。」

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見耶和華的恩惠,就早已喪膽了。(詩:27:13)

「主啊,安靜我的情緒,讓我在活人之地看到你的良善。」

也門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

「願他們得著勇氣!」一個忠心的代禱者掙扎地從禱告墊上站起來,擦去眼中的淚水。主給了她一個重要使命,就是為也門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代禱。她知道他們中間只有極少基督跟隨者;由於社會限制和異議,阿拉伯人普遍上十分抗拒福音。她明白代禱是得著他們的關鍵。

同一個時候,也門的一個年輕人阿蔔杜勒(Abdel)在熱汗中醒過來,他擦去眼角的淚。他又再次夢到了耶穌!這些夢使他確信耶穌是救主,但他知道要在穆斯林文化中跟隨耶穌,將會為他帶來很嚴重的後果。社群對他極為重要,就算他不被殺害,也會被整個社群排斥。他需要勇氣!

阿蔔杜勒代表著生活在也門的3萬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在1948年巴勒斯坦戰爭時,他們失去了家園,分散在從約旦河西岸到也門的各處。他們至今仍維持著部落的思維和生活方式,視社群生活是最重要的。他們的村落如山寨一般,拒絕那些他們不願接觸的外人進入,保持著嚴苛的傳統和規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