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原文每天查經

但我親近神是於我有益;詩73:28

親近亞薩是大衛王朝的詩班指揮和音樂家。1841年,有人把這首詩譜曲,就是我們熟悉的「與主更親近」(Nearer my God)。1912年,在將沉沒的泰坦尼克號甲板上,這首聖詩響起。

qirvath在整本聖經只用了兩次,另一處是在賽58:2,說到以色列人看上去好像很喜悅qirvath神。

這字的含義可以從約翰所說「道與神同在」的介詞pros來明白。耶穌pros父神,是一個距離很近的面對面。耶穌與父如此親近,他也禱告門徒能擁有這樣的合而為一。每天早晚都這樣與神、與人親近合一,是你的願望嗎?

亞薩知道親近神是對人有益的。這位古代詩班長看到了神的膀臂,聽見神的氣息,感受到神的憐憫心腸,這一切比地上任何東西更寶貴、更有益處。

今天的世界極度推崇獨立自主,它用各種方法和事物讓你不認為親近神很重要,不相信與神連結是對你有益的。它切斷人和神連結的紐帶,努力將你從親近神的好處推開。你千萬不要屈服這個謊言,而是要知道親近神是於你有益的。

巫術的捆綁

麗雅是一個華人,她居住的地方有很多馬來人穆斯林鄰居,當他們見面時會互相以「Assalamualaikum」來問安,表示「願你平安」。他們也相信這樣做,邪靈就不會進入屋內。麗雅時常虛心向穆斯林鄰居請教關於他們的習俗,也聲明萬一自己不小心冒犯了他們的文化和習俗,請他們提醒和指教她。

有一次,麗雅在屋內吹口哨,她的穆斯林鄰居表示在屋內吹口哨會邀請蛇進來。麗雅當下的反應是覺得可笑,但她馬上改變念頭向鄰居道歉。現在麗雅曉得如何為鄰居禱告,祈求神的平安能驅逐他們生命中所有恐懼。

馬來人的世界觀深受超自然意識影響,他們深信善與惡的靈同時存在,並懼怕稱為「Jinn」的精靈,因為它會帶來疾病及災禍。他們的生活許多層面都帶有迷信色彩,導致生命充滿了恐懼。懼怕顯示了他們內心的需要,這需要只有耶穌才能滿足。

民眾也經常會諮詢巫師關於各種靈界事物,有時要求巫師驅走邪靈;有時又要求他透過邪靈來詛咒人。巫師被視為擁有強大力量的人。

聖經原文每天查經

陶匠用泥做的器皿在他手中做壞了,他就用它另做別的器皿,照他看為好的去做。耶18:4

做每天早上當你醒來,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要想到「神還在繼續塑造我」;你一天還活著,神就還繼續在塑造你,這是很重要的認知。

耶利米用陶匠的比喻告訴我們,顯然我們不是陶匠,不能決定自己要成為怎樣的器皿,但我們可以選擇要認識神對我們的塑造過程。

我們可以留心每一次神塑造的時刻,也可以盲目地走在每一天的生活道路上,然後等候死亡來到。你會如何選擇呢?用心觀看神做工的手,讓神的塑造來教導我,肯定是更好的選擇,不是嗎?

yashar這個希伯來動詞是「修正的、令人欣賞和愉悅的」,這個詞彙可以用來描述外貌,也可以用來描述道德倫理。通常這字會用來形容正直的人。神所造的器皿不是隨隨便便的,乃是可以反映祂的公義和慈愛屬性,正如著名的藝術家的作品,會顯出作者的特色和風格,別人一看就可以認出來。神所塑造的我們也是如此,會越來越有祂的特色。

宗教教育

法利史(Faris)是一名16歲少年。有一天晚上,他在一間宗教住宿學校裡慘遭高年級學生毆打,送醫幾天後不治身亡。根據警方調查,這些高年級學生之所以如此喪盡天良地霸凌法利史,只是因為妒嫉他的成績名列前茅,並且獲得老師們的寵愛。

這件事爆發後,引起馬來社會的震驚,他們深感不安及擔心,不明白為何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一間著名的宗教學校裡?教育部長把責任歸咎到幫會;政府和社會團體則探討如何處理和避免這樣的社會問題再發生。

馬來家庭很看重宗教教育,兒童從小就必須上宗教課。課後還支付額外學費把孩子送去可蘭經誦讀班。每個兒童被要求至少能誦讀一遍可蘭經。有些家庭甚至選擇讓孩子寄宿在宗教學校,以便學習更多可蘭經。

法利史的死亡是因他遭人妒嫉所致。事實上穆斯林每日祈禱之前都需行潔淨儀式,但這些儀式無法洗滌人內心的妒嫉和罪惡,唯有耶穌的寶血才能潔淨人內心的罪孽。

聖經原文每天查經

我想,神把我們作使徒的明顯地列在末後,好像定死罪的囚犯,因為我們成了一臺戲,給世界、天使和眾人觀看。林前4:9

一臺戲theatron這個字幾乎原封不動地搬進了英文theater,就是一個公共演出的地方。這世界喜歡展示愚人,經文說基督徒被放置在舞台中央,因為跟隨主的人被世人看為是愚蠢的。在世界的舞台上,基督徒得到的不是掌聲和奉承,乃是被石頭打死、被釘十字架。

多數自稱「基督徒」的,都不想被當作愚拙。我們都希望被看為是精明、博學和自信;世界所表揚的是有實力、能力和完美的人,棄絕愚蠢的人。

然而,世界看為愚拙的十字架,神卻用來完成祂的救贖。當你來到十字架前面,看到的是一個為了成全救贖,而甘願成為愚拙的基督。祂不介意世人看衪是愚拙的,當我們還在這世界舞台上拼命追逐名利時,祂已在十字架上承擔了我們的罪。

進入神的國不是舉手決志。這只是個起點,你要為主的緣故成為一臺戲,意味著你會失去想追逐的東西、名譽,會被人嘲笑、排斥。你會退後嗎?抑或,天父會以你的愚拙為傲?

馬來婦女的安全感

我坐在希蒂(Siti)的身旁,一邊聆聽她的傾訴,一邊為她承受的傷痛而流淚。她上個星期才剛結婚,連結婚典禮都尚未完全結束,她已經感受到丈夫通姦的背叛及失落。作為一個新婚婦女,希蒂原本應該從她託付終身的丈夫那裡得到快樂及安全感,然而殘酷的現實卻恰恰與她期望的相反。希蒂不但沒有感受到丈夫的愛,反而深覺遭受遺棄。

在一個允許男性有多個妻子和默許通姦文化的社會裡,女性通常是那個受到不公平對待、被忽視、受委屈的一方。在這樣的文化下,身為妻子的往往會盡力討好丈夫,以博取丈夫的歡心和愛。她們渴望丈夫能忠於她們,給她們安全感,卻事與願違。往往當她們遭受丈夫遺棄後,還要歸咎於自己不夠好。

我陪伴在希蒂身旁,希望有一天她能明白丈夫不能滿足和給她無條件的愛,唯有神能給她完全的愛和接納。

許多馬來婦女在父權社會的陰影下生活,擔心丈夫不忠,更擔心丈夫納妾,常常沒有安全感,這正是可以向她們分享耶穌的愛的良機。

聖經原文每天查經

……受貧窮、患難、虐待,這世界配不上他們,他們在曠野、山嶺、山洞、地穴,飄流無定。來11:37-38

配不上這世界的體繫給人壓力去符合它的要求,想要不屈從它的要求,需要用極大的意志精神去對抗。希伯來書作者讓我們看見,要抵擋世界的體繫,我們反而需要過一種在世人眼中看為無用的生命。

「受貧窮、患難、虐待」是形容那些不屈從世界標準的人。這世界要的是財富、地位、表揚、權力,但神說跟從祂的人雖面對各種壓力,仍然追隨祂,神看他們的價值遠遠超過世界所承認的,他們對神如此特別,以至於神認為世界配不上ouk en axios他們。

axios是個衡量事物內在價值的字,用來形容「秤黃金的重量」。黃金就是本來就有價值,和外在環境無關。

神說,你為祂受苦的價值是這世界所不知道的,神的價值衡量體繫和這世界不同,也無法相比。如果你追求神看為重要的事,很可能會遭遇到抵擋、懷疑、嘲笑和排斥。但何時我們按照世界的標準追求,就遠離神國度的方向。世界對你越友好,恐怕你是採納了它的價值體繫。所以,你在哪裡尋找成功的標準?你的生活是與世人和平共處,還是與神的心意更接近?

馬來人的宗教自由

安妮塔(Anita)和明發來自不同的宗教背景。當他們決定要結婚時,遇到了一個大難題,就馬來西亞不會接受穆斯林與非穆斯林的註冊,兩人都必須成為穆斯林才可以合法註冊結婚。

安妮塔是一個穆斯林,她幾乎不可能向宗教局申請脫離伊斯蘭教,那是違法的,會面對嚴重後果。他們只有一條路可走,就是明發必須放棄自己的信仰,改教成為穆斯林。

或許安妮塔和明發可以到國外結婚,獲得一份合法的結婚證書,可是在馬來西亞他們的婚姻還是不合法的。因此有些人不得已選擇移民國外結婚,然而並非所有人都有能力如此作。

婚姻問題只是冰山一角,反映了這個表面是宗教包容和自由的國家,仍有許多人失去宗教自由。諷刺的是,占多數人口的馬來族群,卻得不著少數族群所擁有的宗教自由。馬來人擁有進入伊斯蘭教的自由,卻沒有出來的自由。

聖經原文每天查經

不可貪愛錢財,要以自己所有的為滿足,因為神曾說:我絕不撇下你,也絕不丟棄你。來13:5

不可貪愛錢財對我們來說,有錢或沒錢都會給生活帶來張力和種種問題,因此明白神對錢財的看法很重要。

aphilarguros幫助我們了解神的想法。這個字是由3個字組合起來的。第一個字a表示否定的「不」;第二個字philos是「朋友」,最後一個字arguros的意思是「銀」(銀的化學符號是Ag)。3個字結合起來就是「不是銀的朋友」,中文翻成「不貪愛錢」。

不過,這個字的核心是philos,不只是「朋友」,還是「所愛的、親愛的、仁慈的」,是一個關係的詞彙。這句話的關鍵在於:錢不該是你所珍愛的朋友、不該變得和弟兄姊妹一樣親近。錢不屬於關係的範疇,它只是供你使用的工具。

你若不想被錢財牽制,就要看清楚它和世上所有東西一樣,本身並沒有任何價值,只有當它們為造物主服務才會有價值。再者,所有東西都屬於神,你只是管家,應該要聽從主人的權柄而行。

如何不被金錢影響?很簡單,不要當把它朋友、親人,要在神的引導下來使用它,使它成為你服事神的管道。

13oct-iStock-eskay-lim

城市的馬來人

年輕的愛莎(Aisyah)到城市求學,同學邀請她去參加團契。當她第一次去時,一連發問了許多問題:「為什麼你們會相信經過修改的聖經?」「為什麼你說耶穌是上帝的兒子?上帝並沒有兒子。」、「為什麼你說耶穌是神?他只是一位先知。」、「聖書告訴我耶穌沒有死,為何你說祂死在十字架上?」

盡管愛莎心中有許多疑問,但她仍然每星期都來團契聽有關耶穌基督的事。6個月後,她接受了耶穌成為個人救主。

阿末(Ahmad)來自一個傳統和敬虔的穆斯林家庭。他畢業後留在城市工作,認識了一位基督徒同事。他對這位同事的宗教信仰感到很好奇,平時常聽他分享見證,以及個人與耶穌相交的經歷。阿末很驚訝這位朋友相信的神不需遵循任何儀式,隨時都可以親近祂,也不像他所相信的阿拉如此遙遠,而且常會懲罰人。

阿末逐漸發覺過去自己對基督教信仰有很多誤解,過去他從宗教師接受的訊息也不完整。感謝神讓阿末可以遇到忠實的基督徒,將真理的光照明在錯誤的教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