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傳換日線

在大使命的計畫與藍圖裡

神的兒女、神的教會

 15年前,當時還可以稱自己為青年的我,才27、28歲,隨著福音船忠僕號到了意大利的幾個港口。最後一站我們去到了圖葉斯特。

圖葉斯特或譯的里雅斯德(意大利語:Trieste),是意大利東北部靠近斯洛維尼亞(Slovenija)邊境的一個港口城市,位於亞得里亞海(Adriatic sea)的最深處。

將近600年的時間,這個城市曾經屬於神聖羅馬帝國及奧匈帝國的一部分,因而在語言、文化方面有明顯的中歐特色,與其他意大利城市有明顯的區別。在這個差不多20多萬人口的小城,所有福音派基督徒加起來還不到300人,分散在將近10來個不同的教派。他們的共同特色就是弱小、沒有生命力,而且彼此存在懷疑和猜忌。

一直到今天,意大利的福音派基督徒比例仍不到百分之一,其屬靈環境充斥著眾聖徒和聖母像的迷戀崇拜;同時也被世俗的名利、金錢導向所蒙蔽。當中少數的福音派基督徒中,有1/3都是華人,可以想見其他「純種」的當地意大利弟兄姐妹只剩下多少。

profile picture2

彭書睿
聯合差傳事工促進會理事長
《宣教日引》全球推廣義工

這些華人弟兄姊妹大部分來自有「中國的耶路撒冷」美稱的溫州。當時我們探訪的其中一個教會,是一位弟兄開放他們家的客廳,幾十個人就這樣將就聚會了好幾年。在所謂的「教會」裡面,只看到兩種書,一本是詩歌,另一本就是聖經。其他如屬靈讀物、聖經字典、工具書等,聽都沒有聽過。所以,當我們從船上搬下來一箱校園出版社的全套查經工具書和許多出版品,有人竟然喜悅地流下了眼淚說:「我們可以有一個小的圖書館了!」親身經歷這個過程,對於當時的我,事實上非常扎心。

這個聚會點更像是一個溫州同鄉會,他們過著好像初代教會的生活方式,弟兄姊妹互相扶持,也因為缺少傳道人,所以信仰圍繞在最基本的神的話語上。我一方面很羨慕他們的單純,但也覺得很可惜,總覺得是否可以有更積極的作為,透過每一個海外的福音據點,不論是對信徒的裝備造就,或是在第二代、第三代的年輕人心中埋下宣教的種子,使他們能成為跨文化的精兵。事實上,神藉著這個經歷讓我看見這樣的需要,深深影響了我之後的人生方向規畫。

從5年多前開始,我多次受邀參與溫州教會的跨文化宣教動員與行動(那也是他們一個又一個聚會點受到來自各方明確的衝擊與壓力的開始)。曾有好幾次,我直接向他們的核心同工提出建言,他們的回應保留含蓄,似乎還有許多不容易的轉圜。

我也從他們的分享中,得知散布在全球的溫州教會在不同的階段所面對的挑戰。以意大利來說,各教會都在「意大利華人教會總會」的大傘底下,在幾十個不同的城市有各自的聚會。全職傳道人必須要「巡迴」講台,每週在不同的城市是常有的事(一直到今日也是如此)。每當有培靈會或大型佈道會,或某個聽說有名的講員或是敬拜團來到,大夥兒就會浩浩蕩蕩地開往羅馬或是大城市聚集,也是不得不為。

今年6月下旬,我有機會去了一趟歐洲,從英國、德國、瑞士一路去到最後一站的意大利。當我在羅馬時,有一天中午與一位當地華人教會的領袖見面,一方面分享現在全球國際門戶城市的福音機會,與華人教會的宣教契機;另一方面也關心現在的教會在這些年下來,是否已經因為有幾間神學院的投入參與裝備神的工人,還有更多機構差會的委身之下,而有了更好的進展?當我得知圖葉斯特的教會已經茁壯成長、建立教會,並且開始與意大利的地方教會有往來,心裡特別得到安慰。

這一季,《宣教日引》將我們代禱的眼光帶到意大利、馬來西亞,還有神州大陸。傳統宣教策略,都是依據的地緣政治與民族語言學的板塊來標示未得之民,然後動員基督化的國家差派宣教士去到未得之地,我們的禱告對象與策略也是如此。但求主幫助我們,看見每一個身為神的兒女、神的教會,在大使命的計畫與藍圖裡,少一點計較地點的遠近,多一點在乎眼光的深淺。